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二十四章 娘子,我们是夫妻!

    第二十四章 娘子,我们是夫妻!(本章免费)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有些歉意地看着叶溪倩,许久之后,司徒谦开口问:“如果他发现不是本人的话,那”

    叶溪倩淡淡一笑,略显神秘地说:“只要有他在,一切都可以了。”只要有他在,什么都可以解决,她相信。

    这时,“娘子,你跑的这么快干嘛,我都快追不上了。”安月君气踹嘘嘘地追了上来,粉嫩的双颊透着红艳艳的光泽,乌亮有神的眼看着她,带着一抹深沉。

    李凤走到安月君面前,激动地说:“要不是你,诗儿就”

    安月君一改原先的可爱与纯真,显得有些冷意地说:“不是为你。”

    霎时,气氛僵了下来

    “呵呵,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得好好谢谢你。”吴轩看气氛有些僵,忙打圆场道。

    “是啊,是啊。”别人应和道。

    吃过晚饭后,安月君与叶溪倩被带到后面的厢房,环境颇为雅致,兰花触目即是,不似牡丹那般高贵,不似玫瑰那般绚烂,也不似芍药那般淡雅,却有着清新素净的感觉,小排树木布置显得尤其小巧。

    “安公子,倩倩姑娘,这是你们住的厢房,若有什么不好,提出来。”李凤推开门说。

    安月君喜孜孜地走了进去,却被叶溪倩一把拉了过来,她恶狠狠地说:“不准进去!”随即,转过头有些为难对李凤说:“伯母,为何只有一间房?”

    安月君无辜地被她扯着,一听忙举手,美眸睁得大大地,嘴翘得高高地,抢答道:“因为我们是夫妻呀,你是我娘子噢。”

    “是啊,你们夫妻闹矛盾了么?”李凤一脸笑意地问。

    “没有,我很爱娘子的。”安月君像是怕她误会,又像是告白般,响亮又大声地说。

    “砰!”

    一拳打了上去,叶溪倩笑眯眯地说:“夫君,你别给我转移话题,给我去另一个房去!”

    “娘子。。。娘子。。。”安月君纯真无邪地看着她,软软地撒娇道。

    而,叶溪倩瞄都没瞄他,直接跟辛苦憋住笑意的李凤尴尬地说:“伯母,还有别的空房么?”

    李凤咳了一声,忍住笑意说:“倩倩,你不用担心,他马上去另一个房间的。”

    叶溪倩一愣,随即明白是何事,点点头说:“恩恩。”

    “倩倩,那我先去忙了,有什么不满意地,丫鬟照顾不周,房间环境不好,直接跟我说就好了。”李凤说。

    “恩,谢谢伯母。”叶溪倩回道。

    李凤点点头,便离开了。

    叶溪倩走了进去,虽不是富丽堂皇,却也是典雅有致。窗边几台上一盆水仙花,简简单单的茶几,精致梳妆台,落花屏风,透着淡淡的暖意。

    安月君屁颠儿屁颠儿跟了进去,笑嘻嘻地说:“娘子,我们今天又一起睡了噢。”

    “哈哈,怎么会?”叶溪倩看他得意的脸,灿烂一笑,说。

    “娘子,什么意思?”安月君无辜地瞅着她,乌溜溜的大眼里晶亮纯真剔透。

    “你不知道过会儿就要去对付‘冷面玉君’了么?”叶溪倩凉凉地说,然,眼底却闪过一丝暖意。

    “知道了,讨厌娘子。”安月君扁着嘴,头一撇,不甘愿地应道。

    叶溪倩正要继续说,这时,有道声音传了进来,“安公子,老爷夫人叫你去。”

    安月君哪会理别人的话,满脑子都是叶溪倩,走到她身旁,握住她的手,撒娇道:“娘子,我们什么时候回去?现在么?”

    “恩?”叶溪倩一听,一个厉眼杀了过去,安月君乖乖地闭上了嘴,立即说:“娘子,我们一起去对付他。”

    “我才不去。”叶溪倩立即反对道。

    然,安月君紧紧地拉着她的手,眼里有着坚持,让她无法挣脱,只能悻悻然地跟着他走了。

    两人终于走到了吴雨诗的房间,所有人都已等候在那,安月君一扫众人,淡淡地说:“我不明白这么多人何需怕一个‘冷面玉君’?”

    这话淡淡的,却带着一股子嘲讽,顿时让众人脸子都有些挂不住,司徒谦苦笑地说:“‘冷面玉君’据说有双紫眸能吸人魂魄,谁能抵挡?”

    “是吗?”安月君冷冷一笑,不可置否地应了一声。冷眸一扫众人,轻轻说:“之所以答应,只是为了我娘子,博她一笑。”

    众人都点了点头,安月君继续说道:“既是为她,你们可以走了,若谁看到,则是死!”厉眼一闪而过的是浓重的杀意。

    他们看了,心底渐渐升了一股子恐惧,他冰眸子狂野残忍,表情更是冷酷异常,唇畔扬起的是狠觉的笑容。他,是说真的。

    “那,我们先走了。”李凤说完先走了出去向周围使了个眼色,众人领会地鱼贯而出。

    见众人都走后,安月君冷然地将门关上,转身时,笑嘻嘻地说:“娘子,你帮我换衣服吧。”

    “做梦吧。”叶溪倩坐在椅子上,替自己倒了杯茶,品尝一口后,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闲闲地说。

    “娘子,你要是不帮我更衣,我就走了噢。”安月君一脸纯真无辜地威胁道,然,妖魅无比的眼全是温柔,笑意盈盈地看着她,散发着无限的诱惑。

    “靠,威胁我!”叶溪倩一听眼一眯,口气凉凉的,却全是怒火,霎时,气压越来越低,安月君胆战心惊地看着她,冷汗直流,她突然开口而且很温柔地说:“好,我答应。”

    “啊?”安月君傻眼了,看着慢慢向他靠近的清秀脸孔,小心翼翼地撒娇:“娘子,你怎么会同意的?”

    “我同意你不高兴?”

    轻轻地飘来一句话,安月君拼命地点点头,说:“高兴,高兴,怎么会不高兴呢。”随后小声嘀咕道:“可是娘子的突然温柔让我好不习惯。”

    叶溪倩看他可怜的模样,只能拼命忍住,拍了一下他的可爱又绝艳无比的脸蛋儿,好笑地说:“好啦,别耍嘴皮子了,快开始吧。”

    “是,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