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二十五章 你不该动了我在乎的人!

    第二十五章 你不该动了我在乎的人!

    叶溪倩见安月君坐下后,柔柔地说:“闭上眼。”

    安月君听话地乖乖地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微颤,粉嫩嫣红的小嘴嘟得高高的,头仰起来,叶溪倩一阵好笑,说:“安月君,你这是干嘛?”

    安月君无辜地张开眼,一派无邪地说:“亲亲呀。”

    叶溪倩翻了翻白眼,捏了捏他的脸蛋儿,哭笑不得地说:“鬼扯,给我乖乖地坐好。”

    安月君一脸闷闷地瞅着她,水汪汪的大眼里盈满了委屈,想要摆出一副可怜的表情,微翘的嘴皮儿却显得有些可笑俏皮,叶溪倩看了失笑不已。

    “娘子。。。”一阵闷闷的声音传来,带着不甘不愿。

    “怎么了?”

    “我突然发现我吃亏了。”这声音幽怨不已,可怜不已。

    “为什么?”

    “我这么辛苦还要打跑坏蛋,娘子都不给我奖励。”声音继续哀怨中,想要博取同情。

    “娘子,我们好久没亲亲了噢。”诱惑的声音带着某种渴求,娇软却不失纯真。

    “砰!”狠狠地踢了一脚

    “娘子,我想要”声音又比刚刚多了几分可怜。

    “砰!”又是一脚。

    “你给我闭嘴!”叶溪倩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家伙什么时候能安分一点!

    安月君垮着绝艳的脸蛋儿,抽抽鼻子,不情不愿地说:“好嘛。”

    一阵寂静之后

    “娘子,这镜中的人是谁?”安月君指着镜中的人,眼瞪得大大地,惊讶地叫道。

    “你呀。”叶溪倩满带自豪地说,那可是她辛辛苦苦的杰作,怎么能不高兴!

    “娘子,我又不是猴子,没有猴子屁股的。”安月君看着镜中的人儿,不高兴地赌起小嘴儿,生气地说道。

    只见镜中的人儿柳叶眉,眉尖画了一颗美人痣,平添了几分妖艳,邪魅的一双含情目,晶亮动人,顾盼生姿,似流转着万般风情,似又点着点点泪光,纤细柔弱,撩人心怀。鼻子小巧而笔挺,绛唇映日。一笑道不尽的妩媚妖艳,回眸一笑百媚生。该是绝世倾国的绝色,该是魅惑世人的妖艳,然,白皙的脸蛋上却有着两个很浓很浓的腮红,破坏了这一份美,让人忍俊不禁。

    叶溪倩笑意盈盈地说:“我知道你不是猴子啊。”

    安月君不高不兴地嘟起嘴儿,神色带着几分埋怨,说:“娘子真坏。”

    叶溪倩忍住笑意地将他脸上的腮红擦掉了,露出一张粉嫩可爱的小脸蛋,配着紫色的纱衣,长长的青丝随意披散,更有几丝飘渺的味道,好一个绝世佳人。

    “真是个美女啊。”叶溪倩色迷迷地看着他。

    “娘子,爱上我了么?”

    绝艳的脸上是深深地期盼,叶溪倩正想说什么,不料,“娘子,屏住呼吸。”冷淡的声音带着分紧张,却仍是晚了一步,叶溪倩咚的一声倒地不起。

    安月君看了眼叶溪倩,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后,走到屏风前面,坐在桌边,轻啜着清茶,眼瞄了眼窗户的一处,邪魅却又残历地笑了笑。

    门轻轻地开了,显然进来的人没料到有人在,一愣,本来有些惶恐自己的药怎么会没用,想逃出去。在看到他的长相后,色心一起,淫亵一笑,说:“虽然不是吴雨诗,但你比那个小美人更美,看来我真是捡到便宜了。”鼠目般的贼眼一直盯着他,眼神显而易见地透着淫邪。

    “你,用了什么药?”安月君似没看到他的淫意,冷冷地问。

    男子笑着说:“美人儿,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到的药,当然是用来跟美人儿共度**了。”

    安月君脸色一变,纯黑的眸子似有了些颜色的改变,狠狠地说:“你用了春药!”

    “哈哈,应该说是合欢散,美人儿,我相信一定会让你感到舒服的。”男子说着下流的话,随即又是一阵大笑。

    “冷面玉君?”安月君无动于衷地喝着茶,冷冷一笑,淡淡地说。

    男子一听这么他说,得意地说:“只不过是盗用他的名号,做坏事却有人背黑锅,哈哈,一群愚笨的人。”

    “我知道。”安月君轻轻飘来一句。

    “啊,你怎么知道?”男子停止了狂妄而又得意的笑声,疑惑地问。

    “因为我才是。”

    淡淡地说完这句话,安月君放下茶杯,站起身,完完全全地面对他。纯然妖魅的紫瞳冷冷地看着他,虽没杀气,却让男子全身颤栗,倏地想起关于冷面玉君的传闻,双腿已经颤抖到不行,虽然自己武功不弱,但是在他面前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倏地,男子突然跪倒在地,不住地求饶:“您高抬贵手,放了小的一条生路,我再也不敢了,放了小的吧”男子已是泪流满面,眼里是全然的骇然以及绝望。

    安月君紫瞳微微流转,轻轻一笑,在男子看了以为自己有了希望之际,却听到:“你杀了多少人我不在乎,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动了我最在乎的人。”这声音已是冰冷无比,带着浓重的杀气。

    在男子还没有为自己的话反驳时,就已经被截成了一段段,散落房间里,血慢慢地蔓延开来,透露着一股子死亡的气。安月君不在意地转回身,走到屏风后面,换上男装,将叶溪倩抱起,走了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