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二十六章 运功逼药

    第二十六章 运功逼药

    走到门口时,

    “砰!”的一声,门开了,司徒谦首先冲了进来,满目的血和尸块,眼里是一片猩红,惊呆了,再看到抱着叶溪倩的安月君一脸冷然的出现在他眼前,心中一惧,紫色的眸子冷冷地看着他。紫眸?他是

    司徒谦温润如玉的脸露出惊讶的表情,他,失声很久,才反应说:“你是冷面玉君?”

    这话一出,众人都倒抽了一口气,实在无法想象这么一个绝艳不似世间的人儿的人会是杀人如麻的冷面玉君,但是,却又不得不信,尸体碎片,唇畔的冷酷笑意,以及,这被世人说是“妖瞳”的紫眸,据说能吸人魂魄

    正想到这,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喊一声:“妖孽之子,大家千万不要看他眼睛。”

    语毕,人群中一片嘈杂,有些人甚至都退后了。

    安月君显然是听到了,眼直直地看向发声处,只不过是一个奴仆,看起来很平常,到是旁边那个男子有些怪异,虽是奴仆打扮,却有着不同于奴仆的邪气和杀气。他笑了笑,那笑未达眼底,抱着叶溪倩的手紧了紧,他,不在乎,真的。

    怀中的人儿,嘤咛了一声,让安月君心头一震,这药性快要发作了吧,安月君直直地走出去,众人都恐惧得让出一条路,他眼扫了扫周围,看到的只有恐惧,恐惧还是恐惧,冷笑着走了出去。

    “谦儿,这”吴轩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许久才回复过神,迟疑地说。

    司徒谦微微一笑,说:“伯父,我们可不能做小人。”

    “可是,冷面玉君的眼”

    司徒谦摇了摇头,不赞同地说:“伯父,要是他的眼睛真能吸人魂魄,倩倩已经跟他这么久了,为何还在。”

    吴轩还在犹豫中,吴雨诗走了出来,说:“爹,这个情,我无论如何都是要还的,所以我想亲自向他道谢。要不是他,我想我也不会安然无事地站在这了。”

    吴轩犹豫地说:“可是”

    “伯父,我会陪诗儿去的。”司徒谦温柔地说。

    “司徒哥哥!”吴雨诗一脸震惊地看着他,眼底闪过一丝喜悦,他是在乎她的么?

    “好吧,我答应,你们路上要小心。”吴轩终于下定决心说。

    “恩,谢谢爹。”吴雨诗开心地说。

    安月君紧抱着叶溪倩从高府出来后,便一直往东飞过去。感觉她身体的的热度在升高,脸已经越来越红,此刻已变成纯黑的眸子变得更为深沉,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

    走到尽头再左拐,没一会儿,便到了一间客栈,此客栈被装饰得富丽堂皇,稍比其它的要好一些,客栈门口早已有人在等候,见他来了,便恭敬有礼地说:“堡主。”

    安月君点了点头。

    那人看见他怀中的女子,眼里只露了点点好奇,却没有露出什么,便说:“堡主,李青早在半月前便得知您要来,早已为您准备了厢房。”

    “辛苦了。”安月君淡淡地说。

    李青也深知他的性格,与自己无关的事,不可以多问,直接说:“堡主,这边走。”

    在安月君点头后,便将他带到了预备好的厢房,现在虽已是深夜,但也有些嘈杂,李青帮他安排的这个厢房不在客栈内部,在后面,但却与客栈紧紧相连,很静,环境也很漂亮,虽前面是富丽堂皇,然这却显得有些简朴以及清幽。

    李青打开门,弯腰说:“堡主,好好歇息。”

    正当安月君跨步进去时,李青迟疑了半天,下定决心地说:“属下冒犯,不知堡主发现后面一直有人跟着?”

    安月君眸光一闪,冷然的面容一直没有改变,他淡淡地说:“你去解决了他。”

    “可是,是敌是友还未分清,这样冒然”李青一脸惶恐地说。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安月君口气强硬了些,也冷了不少。他还真是不死心,在吴府杀他未成,竟追到这来了。

    “是是是,属下明白。”李青诚惶诚恐地说。

    “你先下去吧,明天之前不要靠近。”说完便走了进去,门轻轻地关上了。

    李青叹了口气,走开了。

    房内,安月君将叶溪倩轻轻地放在床上,她嘤咛了一声,眼缓缓地张开,看见是安月君,嫣然一笑,张开双手,撒娇道:“抱抱,我要抱抱。”

    安月君看着她,宠溺地俯下身,将她紧紧地抱住。渐渐地,叶溪倩眼慢慢变得朦胧,带着某种渴求,脸越来越红,嘴里不断地重复道:“好热,好热,热”

    一把将安月君推开,身子不停地扭动,无意识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安月君的美眸更为深沉,他上前握住她的手,手缓缓地拂过她的脸。

    叶溪倩像是得到了抚慰般,脸不断地向他的手靠近,蹭着他手的小脸露出一个舒服的表情,眼眯着,像一只猫咪般。慢慢地,她开始不满足了,手开始抚上他的身子,却觉得衣服有些碍眼,嘟起嘴想要将他的衣服扯开,却怎么也没办法。

    身子渐渐地偎过去,唇猛地吻上了他的唇,激烈地汲取他口中的津液,手死命地拉扯着他衣服。安月君推开她,微微地喘着气,邪魅的眼已不似平常那么纯黑,已染上了**的味道,手握得紧紧地。

    不料,她又缠了上来,然,却在下一秒失去了意识。安月君松了一口气,却眉头还是皱的紧紧地,点她的穴,只是暂时的,怕是醒来会更猛烈。

    倏地,眸光一闪,将她在床上放正后,自己坐到后面,运功开始将药逼出来。一刻钟之后,叶溪倩身子开始慢慢冒出热气,安月君额头上开始沁出一滴滴汗,落在被子上。

    约莫又是一刻钟过去了,叶溪倩身上的热气已变得很少很少,最后已没热气冒出来了。安月君缓缓地将自己的手掌收回,吐纳了一口气,将叶溪倩放在床上,见她脸上因冒热气而显得红润,喉咙紧了紧,俯下身亲了一口,随即在她身畔睡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