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三十章 要回月家堡了么?

    第三十章 要回月家堡了么?

    “去月家堡?”吴雨诗沉吟道,因她是一个女流之辈,爹娘甚少让她出门,最多也就在临合街以及临近的几条街逛逛,不过她经常倒是经常偷溜出去玩。月家堡离这有挺远的一段路,一路上肯定会发生很多好玩的事,正好应了她爱玩的性子。不过,最重要的是,他可以陪她很长一段时间

    想到这,她抬头看着他,灵动的双眼里写着坚定,斩钉截铁地说:“好,就依你。“

    司徒谦看着她晶亮的眸子失神了一阵子,回过神来,见吴雨诗直直地看着自己,俊颜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他轻咳一声,说:“那就这样定了吧,回去跟伯父伯母说一声。”

    “客官,茶上来了。”

    这一声及时地化解了司徒谦的尴尬,他忙说:“诗儿,先喝茶吧,喝完后,我们立即回去。”

    “恩。”吴雨诗看着他难得慌乱的神情,心中一阵窃喜,应了一声。

    几天过去了,安月君一早醒来,洗漱完毕后,开门时,眸子一闪,淡淡地说:“进来吧。”随后自己走到桌旁的凳子上坐下。

    “堡主。”月影走进去,行个礼,恭敬地说。

    “恩,什么事?”安月君微微一应,眼中闪过一丝诧然。

    “总管来信说,堡中现在不太安宁。”月影担忧地说。

    “呵,是吗?他终于要开始动手了?”安月君冷冷一笑,眸中是嗜血的光芒,以及满是不屑。

    眼底闪过一丝厉色,云淡风轻地说:“还是早已动手了?”

    “有这个可能。”月影应道,想了片刻,随后说:“堡主,上次刺杀您的人马会不会就是他?”

    安月君没有应她的话,端起茶杯,眼闪过残酷之色,他淡淡地说:“还有何事?”

    “自从上次叫她滚,表小姐这几天改了性子,很安静,但是却天天睁着一双泪眼问总管您什么时候回。总管又不好说什么,她仗着以前您的话,赶也不赶不走,害得总管只能天天躲着,立即发来求救信。”月影一想到那个经常欺负别人的总管也会吃瘪的一天,心里就一阵好笑,心底却涌现一股涩涩之意。

    “恩,中午动身回去。”安月君眼中浮现一股冷然,淡淡地说。

    “是。”

    “你先别回去,如果柳文没说错的话,去寒明山庄把他找出来。”安月君口气冷硬了几分,说。

    “是。”月影应道,心里的苦涩已经胀满了胸口,只能面无表情的掩饰这一切,可是眼还是泄露了。

    安月君显然看到了,但是却没说什么,点点头,说:“你先下去吧。”依旧是这么冷然,依旧是这么冰冷,依旧这么疏离。

    月影苦涩一笑,眼直直地看着他,不顾主仆有别,将要有好几天看不到他的背影了。他真的很残忍,竟连一个背影都不留给她!他的情,他的爱,他的喜,他的悲,他的怒,他的甜,都只与那个女子有关么?为什么不分一点给她?他们只不过才认识一个月多,可是他们已经认识十年了啊,竟连一丝都不分给她!让她情何以堪!

    再眼深深地看了他,转身退了出去。

    安月君待她走后,眼露出稍稍地不耐,忙走了出去,走到隔壁房间,轻轻地敲了敲门,随后唇畔掀起淡淡的,宠溺的笑容,静静地等待着。

    只听见,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还伴随着低声的咒骂声。一分钟过后,门砰地开了,叶溪倩睁着双睡眼,一脸怒容道:“你怎么每次都这么早起床!”虽说来到这个朝代也有好几天了,但是好几年的晚睡晚起习惯却不会这么早改掉。

    “娘子,是你起得太晚了。”安月君无辜的反驳道,看着她头发蓬乱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柔情与笑意。

    “砰!”

    一拳到了上去,叶溪倩没好气地说:“不要吵,我要去睡觉。”

    转身之际,却被安月君拉住了,叶溪倩眯起眼,恶狠狠地说:“你有屁快放!”

    “”安月君一脸愕然地看着她,满脸地问号,怕她骂一般,小心翼翼地说:“娘子,我们中午要回去了。”

    “好,回哪?”叶溪倩无意识地问。

    “回我们家。”安月君轻轻地说,却充满幸福,充满紧张。

    “恩,好,我继续睡觉去了。”叶溪倩点了点头,想要转身回去,却又被安月君拉住了,她一把揪住安月君的衣服,咬牙切齿地说:“你还想怎么样?”

    “娘子,你不反对?”安月君脸上一副害怕的表情,然舔了舔嫣红的唇瓣,这么诱惑的动作,却一派纯真无邪地说。

    “对,我不反对,我们中午回我们的家。”叶溪倩一字一句地说,我们的家说得尤为重,说完放下了安月君,打了个哈欠。

    “娘子继续睡吧,走时叫你噢。”安月君满足地笑眯眯地说。

    门关上了,安月君刚要转身离去,门却开了,传来一声很大的声音:“慢着!”

    安月君心一抖,她反悔了么,反悔要回我们的家了?缓缓回过身,小脸蛋儿里满是紧张,讨好地说:“娘子,怎么了?”

    “这离我们家有多远?”叶溪倩问道。

    “不远,大概有三天的行程。”安月君小心翼翼地说。

    “砰!”

    一拳又打了上去,叶溪倩生气地说:“这叫不远吗?你又想我走到虚脱啊。”

    说完,一脚踹了上去,叶溪倩凉凉地抛出一句话,“你给我找辆马车,不然,你就背我回去,否则,我坚决不回去。”

    安月君可怜兮兮地揉着被揍的地方,拼命点点头,紧缩的心不再发疼,保证地说:“娘子,一定会的,我保证。”

    听到他的保证,叶溪倩立即“砰“一声把门关上了,独留安月君傻兮兮地留在门口傻笑,那笑充满了幸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