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三十一章 坐上马车

    第三十一章 坐上马车

    中午,安月君安排妥当后,正要上楼去叫叶溪倩出来,抬头却发现她正准备下楼,脸上冷硬的线条立即化柔了,他委委屈屈地小声说:“娘子,终于起床了呀,为夫等好久了。”

    “那奖励一下。”叶溪倩柔柔地说,说完便轻轻地亲了一口,笑眯眯地说:“夫君,可以了么?”

    “不够,怎么都亲不够。”安月君嘟着小嘴儿撒娇道。

    叶溪倩看着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但是更多的是满足与柔情,她手主动拉上他的手,十指相扣,紧紧地,说:“夫君,我们回家吧。”就是他了,他的柔情,她喜欢,他的撒娇,她喜欢,他的孩子气,她喜欢,甚至,他的残酷狠觉,她也喜欢。

    安月君浑身一阵,眼深深地凝视着她,那般专注,他抓住她了么,她是他的了么?绝美的脸上慢慢露出颠倒众生的笑容,那般绝艳,那般专情,那般温暖。他点点头,轻声说:“恩,娘子,我们回家。”

    他带她到了门口,一驾华丽的马车出现在叶溪倩眼前,叶溪倩还是第一次见到古代的马车,两眼立即被吸引过去了,时不时摸摸车厢,还激动得跑向前头,见到马后,一把就抱住了它,不住地抚摸,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马,好想骑一下。”

    安月君眸光一闪,走上前,把她从马旁拉远,生气地说:“娘子,马有我好看吗?有我重要吗?”话里满是醋味。

    叶溪倩一愣,大笑不已,笑得快踹不起来,她边笑边说:“笨笨蛋,哪有人跟马比的啊?”

    随后脸一正,说:“夫君,我相信,你比马好看。”但,眼里仍满是笑意。

    安月君呆呆地站在那,终于反应过来,脸倏地红扑扑地,在阳光下,散发着一丝邪气以及绝美的诱惑,他哀怨地看了她一眼,嗫喏道:“娘子,你又取笑我。”

    “是你笨蛋啊,怎么能怪我?”叶溪倩捂住嘴窃笑。这样的家伙,怎么能不让人爱呢,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更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渴望一份单纯真挚的感情。因为喜欢,所以想欺负,因为喜欢,所以单纯。

    “娘子。。。”安月君睁着双大眼幽怨地她,不赞同地说。娘子,因为你,才笨:因为你,才傻:因为你,才幸福。对,是幸福,现在的他因她而感动幸福,她不能离开他!

    叶溪倩笑着钻进了马车,果然不出所料,外面如此漂亮,里面肯定不错,果然,空间宽敞,坐垫全是上等的丝绵坐的,中间放了一个张小桌子上,放着书,茶具,以及点心等等。

    她一屁股坐了上去,安月君就跟着上了车,她一屁股踹了上去,说:“出去驾车,你不要以为它会自己动。”

    “娘子,别担心嘛,我已经雇了人,你没发觉车子已经开始动了么,娘子笨笨。所以,我们这几天可以一直呆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了噢。”这口气好像带着某种邪恶的目的,边说还边偷偷地挪近她,眼还时不时地偷看她,直到在她旁边后,才停止。

    叶溪倩好笑地看着他的小动作,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意拿了本书,翻来看看,随即厌恶地扔掉了。

    “娘子,怎么了?”安月君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种古书谁看得懂!”一脸嫌恶地表情。

    安月君眸子一闪,他开口问:“娘子,你以前没看过吗?”

    “鬼才看,我那个”止住了刚要说出口的话,她看了他一眼,说:“呵呵,只是很少看,因为不认识多少字。”

    “哦。”安月君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心里不禁怀疑,古书?这书明明是这个时代的?为何会称作古书?她这样的言行举止,真的是紫月王朝的人么,不像,越相处越发现她的特写,越觉得她遥不可及,心中的恐惧越来越深。他该怎么办?

    “娘子,你家住哪?”安月君突然问道。

    “住得很远很远”叶溪倩轻叹一声,眼里突然涌现一股思念之情,虽说不怎么想回去,但是,毕竟也是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地方,总该会有一些不舍。

    “住很远是在哪?潇青国?明安国?还是其余一些附属小国?”安月君继续问,有着一股子坚持。

    “夫君,你几岁了?”叶溪倩听着他的话,眼里闪过一丝紧张,突然插嘴问道。

    “二十三,娘子是不是嫌我老了?”安月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你觉得我有几岁了?”

    “娘子,最多不会超过十八。”安月君仔仔细细地看了她,老老实实地说。

    “哈哈哈”叶溪倩笑得花枝乱颤。

    “娘子,你怎么了?”安月君紧张地问。

    “没事。”被说得年轻这么多岁,谁会不高兴,她满含笑意,得意洋洋地说:“我二十二了。”

    安月君愣了好久,随后紧张地说:“娘子家里可有夫君了?”眼里是嗜血的杀意。

    “嘣!”

    叶溪倩猛地敲了一下他的头,没好气地说:“你觉得我像是这样随便的人吗?有了夫君还会叫你?”说完还死命瞪了他一眼,转过头,把车内的小窗的窗帘拉开,欣赏外面的风景,一副再也不想理他的样子。

    “娘子,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安月君凑到她身旁,一把把她抱住了,可怜兮兮地说。

    车内悄然无声

    “娘子,你要是不理我,我就一直抱着你,不放。”手不自觉地搂着她的腰,小脸蛋儿紧贴她的背,一脸贼笑,但口气仍是可怜哀怨。

    依旧悄然无声

    这下,安月君急了,正要开口说话,马车却突然一个踉跄,停了下来,安月君眼神一冷,扬声问:“怎么回事?”

    “堡主,路中央有个受伤的男子。”门外诚惶诚恐的声音。

    “继续上路。”安月君冷哼了一声。

    “可是”

    “绕路,不行,直接过去!”安月君的声音冷到近乎残酷,让门外的人一阵胆寒。其他人的生死与他无关,他只在乎他怀中的。

    “慢着!”

    清脆的声音响起,叶溪倩瞪了他一眼,说:“我去救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