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三十七章 娘子,不要离开你

    第三十七章 娘子,不要离开你

    “什么?”叶溪倩疑惑地问道。

    “娘子和他”这两天是不是变得很熟悉了?安月君止住了要说出口话。想要说出口,却不知怎么开口,在看到老虎低吼后,立即开口道:“娘子,你怎么会和老虎这么熟?记得几天前,你还这么怕老虎。现在还害我吃醋,娘子就是坏坏。”

    显然,最后一句话是很小声说的,但是仍传入叶溪倩的耳内,她哭笑不得地说:“夫君,这两天你昏迷,我手又不便。你时不时冒冷汗,我照顾还来不及,多亏了白将军,它一直在一旁帮忙,你才会这么快醒来。虽然,第一次看到它,我吓得差点晕过去,不过这两天下来,我终于知道老虎也是有这么乖这么可爱的。”

    “娘子,它有我乖吗?有我可爱吗?”安月君睁着双大眼,埋怨地看着她,嘴里碎碎念道,满是酸味。

    叶溪倩想要伸手捏他的脸,在看到自己受伤的手时,只能放弃,只是眯着眼,乐呵呵地说:“夫君,你比它乖多了,可爱多了。”

    安月君一听,眉尖,眼里,俏鼻,小嘴,都是笑意与满足,可爱的紧。他本是笑盈盈的大眼,在看到一旁推车过来的男子后,变得肃杀,冷声冷气地说:“你想来送死?”眼就这么盯着他。

    齐天放一听,未说话,淡漠有余,一双眼里无一丝温度,轮廓分明的俊脸上都是冷峻。

    叶溪倩来回得看着这两人,齐天放这个人,虽说开始时很惹人厌,但这两天来替自己医治手,也是十分尽心的。不过,对他还是厌恶,毕竟,他是折断她手腕的人!这种锥心的痛楚,她不会忘。

    眼瞄到齐天放受伤的脚,心底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怜悯吗?不,他弄伤了他的手,除非她白痴了,才会怜悯他。高兴吗?或许吧,她不是什么善心人,没有很好的心肠,向来都是有仇必报的。

    “你不问问另一个人的状况吗,他可是惨多了。”齐天放细长的丹凤眼淡淡地看着他。

    “他怎么样了?”叶溪倩担心地抢先问道。

    “刀伤基本上快恢复了,但是毒还是未解,要一些时日。”齐天放在看到她时,淡漠的眼里掺杂了另一些东西,声音变得有些柔和。

    “他在哪?”安月君不想看到他们两之间的互动,立即冷声插进来问道。

    “隔壁的房间。”齐天放了然地浅然一笑,手吃力地推着轮椅,却是纹丝未动,像是卡住了。老虎看到后,立即上前用脚掌推了推,车子上前行驶了几步。

    推完后,大吼了一声,像是高兴,又像是生气,跟着他走了出去。

    安月君扶着叶溪倩小心翼翼地走着,说:“娘子,我们去看看。”

    下一秒,叶溪倩推开了他,安月君委屈地看着她,苍白的脸蛋儿格外惹人怜爱,让人心疼。她叹了口气,说:“夫君,我又不是七老八十,走不动了。”

    安月君手缠了上来,牵着她没受伤的手,暖暖地说:“娘子,我要一直这样牵着你手,直到我们白发苍苍。”

    叶溪倩直直地看着他,心里是满满的幸福,她突然笑了,那么美,那么幸福,轻而坚定地说:“好。”如果上天允许。

    两人说着说着走到了隔壁。

    走进去,齐天放已在床边等候了,安月君似是没看到他般,直接走到床头,来回看了许久,眉头皱着,说:“多久会醒?”

    “说不准,少了一种药材,制不出解药。”齐天放说。

    叶溪倩跟在后面走了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男子后,十分讶异。没想到,洗尽脸上的污垢,治愈脸上的伤疤后,竟是长得十分帅气,棱角分明的脸孔,眉毛粗而浓密,无一不透露着他的率性。

    “什么药?”安月君冷冷地问道。

    “这可不好找,在离这很远的沁阳山上的秋芯草,在峭壁边上,有五个狭长的叶子,它开的花是蓝色,这花瓣就是药材,现在恰好是开花的时节。”齐天放看了他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幽光,淡淡地说。

    “你的意思”叶溪倩蹙眉问道。

    “必须找一个人去采秋芯草。”齐天放眼看着安月君,说。

    “我不去。”安月君料到他的意思,立即淡然反驳道。

    “夫君,这全是伤员,难道你忍心让我去采?”叶溪倩看了眼周围的人,眼神落到脸色略显苍白的安月君身上,说。

    “娘子,你可以叫他去。”安月君手指着齐天放,嘟着嘴坏心地说。

    “笨蛋,看他那样,能走路过去吗?”叶溪倩对他简直快无语了,只能无奈地说。

    “那爬过去。”安月君冷哼一声,瞥了他一眼,不在乎地说,最好爬出去了,不要爬回来了。

    这下,叶溪倩真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娘子,我也是伤员啊。”安月君不依的撒娇道。他不要离开她,她是他的,一直都是。离开她,他们两个人会不会,不,坚决不要这样的事发生。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好了吗?”叶溪倩眼神一紧,紧张地说。

    “我…我是没好嘛,娘子。。。”安月君翘着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眼里满含泪光,嗫喏道。

    “你再休息一两天就完全恢复了。”齐天放突然插进来,说。

    “夫君,那你休息两日再出去。”叶溪倩一听他的话,立即开心地对安月君说,心,放下了,他没事就好。

    “不管,娘子,我不要离开你。”尤其是在这种情况!安月君见拒绝不成,直接耍赖道。

    “你”叶溪倩无语地看着他赖皮的样儿,真不知该笑还是气,只能说:“夫君,这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不管,不管,无论如何,我都不要离开娘子这么多天,再说娘子都生病了,我在旁边照料才安心。”

    叶溪倩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继续说:“夫君,放心吧,有神医在一旁照料的,等你回来,我就生龙活虎了。”

    就因为他在,我才不安心。安月君红着眼差点把这话说出口,知道不能拒绝,嘴里只能不停地说:“娘子,娘子,我不要离开你,就是不要离开你。”

    叶溪倩看了,心里感动不已,也心疼不已,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看了眼周围,跟他说:“安月君,你给我出来,我们单独聊聊。”便走了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