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三十八章 安月君,你是我唯一的男人!

    第三十八章 安月君,你是我唯一的男人!

    安月君喜孜孜地跟了上去,嘴唇咧开一抹笑容,轻轻地,傻傻地。

    离开房门,走到院落时,叶溪倩转身,眼直直地盯着他,小心地问:“为何不想去?”

    安月君扁着嘴,水汪汪的大眼看着她,可怜兮兮地说:“就是不想去,不想离开娘子,一分一秒都不想。”

    叶溪倩没有说话,许久,她抬头问:“你是不相信我?”

    安月君一愣,眸中闪过一丝幽光,嘟着嘴,纯真无邪地问:“娘子,你在说什么?当然相信娘子呀。”

    叶溪倩沉默了,看向他的眼里竟有着一丝丝心疼,轻声地说:“要怎么样你才会相信我?”

    “娘子。。。”安月君没说别的话,只是幽幽地叫了一声,却充满不安,小心翼翼。

    “安月君,我只说一次,你记。我,叶溪倩,只会有你一个男人,不管以前,现在,甚至将来,你都是我的唯一。”叶溪倩正色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眼里满是神情。

    “娘子,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安月君很小声很小声地说,怕这样的美梦被打扰。他想要再次确定一下,心被融化了,她的唯一吗?会是真的吗?他该相信吗?

    “安月君,只有你是我的男人。”叶溪倩又再说了一次。

    “娘子,再说一次。”

    “安月君,只有你是我的夫君。”

    “娘子,再说一次,我还要听。”

    “安月君,你到底要我说几遍才够?”叶溪倩说了一遍又一遍,最终受不了,恶狠狠地说道。

    “娘子,一直都不够,以后每天娘子都要跟我说噢。”安月君软声软气地说道,像是霸道的宣言,又像是撒娇。

    “砰!”

    一拳打了上去,叶溪倩眼瞄着他,无奈地轻叹口气,好笑地说:“你这家伙,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是哪根神经不对,会挑上你这么个家伙。”

    “娘子,什么叫卖乖,我本来就很乖,娘子说东,我就不敢说西,娘子让我站着,我觉不敢坐着。”安月君大声地反驳道,大大的眼里满是委屈,随后神气地说道:“娘子看上紫月王朝第一俊美帅气的我,那说明娘子眼光好呀。”得意洋洋的表情,像是尾巴翘到天上去了一般。

    “第一绝美帅气,我倒不觉得,不过我觉得你有一个肯定是第一。”叶溪倩憋住笑意,正经地说道。

    “什么?”安月君好奇地问,大眼里满是疑惑,十分可爱。

    “第一厚脸皮啊。”说完自己大笑不已。

    安月君一愣,随即不高兴地看着她,哭丧着脸,苦兮兮地说:“娘子,你就会耍我,为夫真是可怜。“

    “你少给我鬼扯,为什么我这次叫你去,你不去?”叶溪倩轻轻地瞥了他一眼,说。

    “娘子,那是那是”安月君一阵语塞,迟疑地说道。他爱她,只有紧紧地将她栓在身边,拈着她,无时无刻都不想不放开。只有这样,他才会有她是他的感觉。他是不是该放开一段时间了?虽然不想,真的不想。

    他眼突然看着她,像是要看进她的灵魂深处般,深情地说:“娘子,因为是你,所以,我去。”因为是你,所以愿意,因为是你,所以选择去相信,只因为是你,所以爱你。

    叶溪倩笑了笑,松了一口气,温柔地说:“夫君,谢谢你。”谢谢你去,谢谢你开始相信她。

    安月君也是笑了笑,笑得妖艳,笑得无辜,笑得绝美,笑得所有为之失色。温柔只在一刹那,随后,色迷迷地盯着叶溪倩的唇瓣,吞咽了一口水,嘟起嘴,撒娇:“娘子,要怎么谢我?”

    叶溪倩看了一阵好笑,心,却突然疼了起来。她摇摇头,踮起脚尖,将自己的香唇印了他的,轻轻地摩挲,柔柔地,许久,想要离开,却被一把紧紧地抱住,但,却是很小心地不碰到她受伤的手。

    开始的温柔,缱绻,变得激烈,缠绵,却又温柔得心醉,叶溪倩嘤咛了一声,却被他有机可趁,舌尖灵活地钻进她的膻口,几近疯狂地吸食着她口中的香甜。

    不想放开,想就这样抱着她到地老天荒,一刻都不松开。

    直到,叶溪倩开始挣扎,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两人不停地喘着气。叶溪倩双眼迷蒙,红唇微肿,安月君看了,邪魅妖异的脸阴暗了几分,眸色加深,想要俯下身继续。她却突然清醒过来,头一撇,让安月君扑了个空。

    安月君不满地嘟起嘴,撒娇道:“娘子,你干嘛逃?”眼往旁边看了看。

    “你够了没?”叶溪倩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不够,就是不够,怎么会够呢,一辈子都不够!”安月君说着说着,头又了低下去,准备继续。

    叶溪倩忙用手堵住他的嘴,叫道:“可以了,可以了。”

    “娘子害羞了?”安月君色色地笑了笑,异常美丽,精致绝伦的脸蛋儿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如罂粟般,甜美而又抵不住的妖艳疯狂,向她眨了眨眼,突然舔了下她的手心,叶溪倩差点腿软,心一阵酥麻。

    她深吸一口气,再呼气,吸气,呼气,重复做了很多次,才勉强镇定下来,说:“既然你答应了,我们可以进屋了。”口气凶狠,掩饰害羞,以及心中的悸动。

    “娘子,你要抛弃我?”这下,安月君又换上了怨妇的表情,带着十足的电力,红得魅惑异常的唇瓣翘起,可怜兮兮地说,时不时还小声抽气。

    叶溪倩傻眼了,这是哪一出?她有说什么话吗?这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

    “娘子,默认就是承认了。”安月君已经可以说泫然欲泣了,声音里满是埋怨,生气地说:“娘子果然要抛弃我了,是不是嫌弃我了?”边说还偷瞄她,手悄悄地摸上了她的腰,缓缓向上,直至肩,脸,眉,发,看她没反应,心中一阵窃笑以及开心。

    这又是哪一出?叶溪倩死命地想了半天,她刚才真的有说什么惊人的话吗?她有说嫌弃他了吗?

    两人,就这样,一个在拼命地想,一个在不断地吃豆腐,并且哀怨地看着她,嘴里不断地碎碎念。

    不远处,一个白发男子坐在轮椅上,眼神冷冽地看着这一切,淡漠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唯有握暴露青筋的手泄露他的秘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