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三十九章 娘子,你要每时每刻都想我!

    第三十九章 娘子,你要每时每刻都想我!

    两天过去了,安月君本来惨白的脸,在叶溪倩细心的照料下,变得红扑扑的,透着晶莹剔透的光泽,如诱人的苹果。

    这两天,安月君时时刻刻地黏在叶溪倩的身边,一刻也不分开,夜晚都是小心翼翼地抱着她甜甜地入睡。

    这不,安月君刚醒来,看见她不在身边,立即大叫:“娘子,娘子,你在哪?”声音幽怨宛若被抛弃的小孩。

    一会儿,叶溪倩急冲冲地跑进来,紧张地问:“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安月君漾起抹灿烂的笑容,甜得让人发腻,幸福得让人沉醉。他跳下床一把抱住叶溪倩,闷闷地说:“娘子刚刚去哪了?”

    “你马上要走了,我看看有什么要带走的。”叶溪倩在他怀中深吸一口气,低低地说。尽力想要掩饰,却仍是有滴滴泪掉了下来,舍不得,除了舍不得还是舍不得,自从她来到古代,他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他是她的守护神,时时都让她有好全感。如今却要离开她,虽然只是一时的,但还是有些不习惯以及浓浓的担心。

    “娘子,手受伤了,还乱动什么,该打。”安月君佯装生气地说,眼却一直看着她受伤的手。

    “没事,别担心了,我都快整理好了。”叶溪倩说完将手中领着的包袱,放到他手上,还有些不放心地说:“看看还少了什么东西?”

    “我只要带一样。”安月君将包袱仍在床上,轻声地说,带着委屈。

    “什么?”叶溪倩理了理情绪,问。

    “我要把娘子打包走。”安月君大声地宣布,带着稚气,小嘴微翘,为自己能想到这么一个好办法而不断地沾沾自喜,眼神兴奋,透露着期盼。

    “蹦!”

    叶溪倩用力地敲了一下他的头,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无奈地说:“在胡扯些什么呢。”

    “没有胡扯。”安月君幽幽地长叹一声,小声委屈地继续说道:“娘子,为什么还没分开,就这么想你?”抱着她的手又用力了几分。

    室内十分安静

    像是很长,却又像是一刹那,安月君放开叶溪倩,眼眸深邃,像是要把深深地印在心中,不,或许说早已烙在心上,无法磨灭了。

    “夫君,你一路要小心,要是少了一根毛,我就找你算账。”叶溪倩面色凶恶地说,却无一不透露着关心。

    “娘子,遵命。”大声地应答。

    这时,轱辘辘的声音传来,没多久,齐天放推车进来,见他们两人,眸色一冷,淡淡地道:“你一定要将全株都带回来,不然药性则会尽失。”

    安月君眼半阖,仿若没听见般,将雾霭霭的残历之色遮掩住。他转头对叶溪说:“娘子,娘子,我会很快就会回来。这里很危险,不可以乱跑,不可以不吃饭,不可以”

    “好了,好了,知道了。”叶溪倩浅浅一笑,无奈地说。

    “最后,不准不想我。”安月君深情地说。

    霸道到心悸的话,让叶溪倩心跳动不已,脸慢慢地变红,口气却有些调侃:“要不要我一天三顿,再加上宵夜都想你?”

    安月君摇摇头,邪魅的眸子流转着缕缕多情,红唇娇艳欲滴,散发着道不尽的魅惑,却只是轻吐:“不。”

    “不?”叶溪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脸上闪过一丝恶质的笑容,点点头,喃喃嘀咕:“哦,明白了,就是不要我想,看来我还是把想你的时间省出来去干别的事。”

    “不准,不准,娘子要每时每刻都想我。”安月君一听急了,立即猛扑过去,一把抱住她,撒娇道。

    齐天放仿若无动于衷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在看到他们两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时,冷冷一笑。

    几个时辰以后,

    安月君拎着她为他整理的包袱,走到门口,转过头,轻轻地说:“娘子,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想我。”

    眼看了眼齐天放,眼底的幽光转瞬即逝,他突然飘出一句:“或许很早就会回来。”

    叶溪倩听到这句怪异的话,不说话,只是点点头。心却有些疼,她会很想很想他,正如他所说,还没分别,就已经很想了。

    安月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叶溪倩站在那许久,直到,旁边齐天放冷声地说:“进来。”

    “什么?”叶溪倩反问道。

    “解毒。”又是很冷的声音,却掺杂着柔情。

    “哦。”叶溪倩应了一声,转身之际,再回头看了一眼,便跟了上去。路上不断嘀咕,解毒?又有谁中毒了吗?

    跟着齐天放走了进去,来到一间房子,里面一排一排的小抽屉,上面都有一个个标签,写着当归,人参不由得感叹万分,果然是神医,光看这些药,她就已经头晕了。

    “上面数第四排,左边第三个,将里面的药材拿出来。”

    叶溪倩点点头,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拿出来后,却睁大了眼睛,惊讶地问:“这,这,这是什么?”掌心处有着一朵蓝色的花,有些干涸的迹象。

    “秋芯草的花瓣。”

    冷冷的声音却如平地雷把叶溪倩炸晕了,很久回过神,又问:“你说的是真的?”

    齐天放点点头。

    “为什么?”叶溪倩满眼不相信,愤怒地叫道。

    “没什么。”

    冷淡的回应,让叶溪倩愤怒到了极点,她一把揪住齐天放的衣服,问:“你本来就有秋芯草?”

    齐天放再次点点头。

    叶溪倩深吸了一口气,问:“你既然有,为何叫他去采?”

    “因为他在你身边,看了碍眼。”齐天放看着她,话中有些厌恶。

    “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