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四十一章 她只能我欺负

    第四十一章 她只能我欺负

    “砰!”

    一拳打了上去,叶溪倩瞟了他一眼,凉凉地说:“废话,我也知道是用手采的,难道你还是用嘴采的?”

    “娘子,想知道吗?”安月君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洋溢着纯真无邪的光彩,唇畔逸出一丝狡黠的笑容,眨了眨眼,满是诱惑地问。

    “你说不说?”叶溪倩没耐心地问道,眼已经眯起来,充满威胁的意味。

    “娘子,我好想你噢。”安月君视而不见她的怒容,粉嫩细致的脸颊凑到她胸前,死命磨蹭,撒娇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才分开几个时辰不到吧。”叶溪倩狐疑地问道。

    “看来娘子一点也想我,好想跟娘子每时每刻都腻在一起。”安月君哀怨地皱起那张美丽精致又可爱的脸蛋儿,可怜巴巴地指控道。

    叶溪倩一阵沉默

    很久以后,

    “你到底说不说?别想转移话题。”叶溪倩开口问道,虽口气很凶,却是一脸柔情。

    “娘子,这祈玉山上本来就有。”安月君看了眼坐在轮椅上的诡异地看着自己的齐天放,手悄悄地搂住她的腰,见他脸色一变,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呵,她是他的!

    “本来就有?你怎么会知道?你以前来过?”叶溪倩疑惑地看着他,问。

    “恩,以前就在这座山上看到过。”安月君老实地回答。

    “难怪你会说很快就会回来。”叶溪倩恍然大悟地说道。

    “安月君,既然只要几小时,你怎么不想去?那时候是不是故意要吃我豆腐?”叶溪倩一想到离别前被他猛吃豆腐,就气得牙痒痒,敢情这小子是故意的?越想越气,一记厉眼杀了过去。

    安月君脖子一缩,眼里隐约有泪花闪现,抽了抽鼻子,委屈地小声说:“娘子,哪有,我是后来走得时候才想到的嘛。”

    “真的?”叶溪倩明显不信地看着他,信他才有鬼!

    “娘子,当然是真的。”为了配合话的可信度,还拼命点了点头。

    叶溪倩正要说下去,但床边传来的呻吟声,止住了她说出口的话。她一个箭步就冲到床边,紧张地问:“你醒了?”看得安月君心里颇不是滋味,娘子这么积极干嘛?他回来,都没见她这么积极过。

    “他还没醒。”被他们遗忘很久的齐天放出声说道,随后勾起一丝笑容,口气嘲讽地说:“你有见过刚服药就能醒的病人?而且还病的这么重!”

    言语里明显的讥讽让叶溪倩涨红了脸,虽然他说的很对,但也

    “不准你这样说我娘子,不准欺负她。”安月君满脸不高兴地叫道,声音稚嫩,眼狠狠地瞪着他,隐隐看得到狠意。

    “不错,夫君,看来我平常没有白疼你。”叶溪倩点点头,开心地说。

    “所以,以后娘子要更疼我。”安月君也是点点头,转头看向她,乐滋滋地跑过去,边跑还边摇头晃脑,好不可爱。

    “明白明白。“叶溪倩说道。

    安月君冷面对着齐天放,勾起一抹笑容,似嘲讽,含着无限的冷意,说:“她,只有我可以欺负。”

    笑得开心的叶溪倩一听,脸倏的一僵,“蹦!”的一声,狠狠地敲在他脑袋上,毫不留情,她满含怒意地一字一句地说:“你说什么!”

    安月君乌溜溜的大眼转了一圈,讨好赔笑地说:“娘子,我说只有你可以欺负我。”

    叶溪倩啼笑皆非地看着他,摇摇头,这家伙,变得也太快了吧。

    安月君转头看向齐天放,轻轻地勾起了一抹笑容,说:“过两天,会有你意想不到的人来。”

    齐天放脸色一变,未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又是几天过去了,安月君真如他所说的,时时刻刻都跟叶溪倩黏在一起,每当叶溪倩实在受不了想赶人时,他总是眨着一双纯真可爱的大眼看着她,让她的心霎时就软了,默许地让他继续跟着。而,叶溪倩的手伤也渐渐转好。

    这天,难得的,叶溪倩一个人安静了会,独坐在桌子上沉思,齐天放便推车进来了,她没有出声。

    “你为何不问我,为啥来?”齐天放淡然一笑,轻轻地说。

    “你想说便说,不想说谁也逼不了你。”叶溪倩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

    “你的手感觉怎么样了?”齐天放看着她的手,温柔地说。

    叶溪倩呆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好好多了,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他怎么突然温柔,让她好不习惯。

    齐天放笑着摇摇头,温柔地将她的手抓过来,仔细看了下,说:“复原的不错,只要好好调理就行了。”

    这,他是不是真的受什么刺激了,是不是发烧了?叶溪倩用手碰了碰自己的额头,随后再贴上他的,喃喃自语道:“没有发烧啊。”

    额头上的柔软让齐天放不禁一阵心荡神移,他没想到,她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会碰他,只为了确定他有无发烧。心,有一阵暖流缓过。除了那个女人,她是第二个让他有温暖的感觉。

    “天放”

    一道柔柔地声音,却让齐天放脸色大变,表情阴沉,眼里满是阴鹜,手不住地颤抖,慌乱间,猛地抓住了叶溪倩受伤的手。是幻觉,绝对是幻觉。

    “啊。”叶溪倩疼得大叫了一声,额上冒出薄薄的汗。

    齐天放满含歉意地跟她说:“很疼吗?”

    叶溪倩摇了摇头。

    “天放”

    又是柔媚地声音,温柔,却又满含深情的声音,让齐天放浑身发颤,转头,大声地叫了一声:“滚!”声音充满了痛苦以及厌恶,还有隐隐地思念之情。

    脸色恐怖,让人退避三舍,竟如地狱阎罗般,不停地踹着气,眼中却闪过一丝痛苦。她来做什么?为什么还要在他面前出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