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四十二章 杨若儿的出现

    第四十二章 杨若儿的出现

    门口,一个袅袅娉婷倩影出现在他们面前,姣好的面容,没有涂过多的胭脂水粉,很素净淡雅,很是温柔有修养的女子,但过于柔媚艳丽的眼睛里破坏了这份美感。一袭水蓝色的纱裙,更添一分飘渺。

    齐天放脸上有着浓浓的厌恶,眼神狠狠地瞪着她,语气嘲讽地说:“杨若儿,你来干什么?是来看我死了没?”

    “天放”杨若儿满含歉意地水眸看着他,低声唤道。她相信,即使她做了那样的事,他还是会原谅她的。

    “不要叫这个名字,这会让我想起你有多么恶心!”齐天放听到她这样叫唤,仿若厌恶似地轻笑出声。

    杨若儿脸上一变,想要发作,却又忍住了,跑到他面前,抱住他,身子不断地颤抖,眼泪一滴滴地落了下来,说:“对不起,对不起”

    齐天放用力地将她推开,她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她吃痛地轻叫了一声。他却是无动于衷地睥睨着她,恨恨地说:“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让我忘了所有事吗?你以为一句对不起伤口就不会再痛了吗?”他的心,真的变硬了吗?以前的他只要看到她稍微皱眉,都会心疼不已,可是为什么,现在她哭得这么厉害,却没有任何感觉?真的如磐石般坚硬了么?还是闭上眼,不敢再想下去了。

    杨若儿爬起来又抱住了他,哭喊着:“天放,不要这样,天放”

    齐天放睁开眼,放声大笑,笑里却满含凄凉,他嘲弄地勾起嘴角,淡淡地说:“知道我的发为什么会变成白色?”

    杨若儿抬头,这才看到他满头的白发,却丝毫没有减风采,反而更添一份冷峻,惊讶地张大嘴巴,结结巴巴地问:“你你的头发为什么”

    “哈哈哈,还不是拜你杨大小姐所赐。”明明说好了,要一辈子在一起。可是却在成亲那天,毫不犹豫地将刀刺入他的胸膛。哈,毫不犹豫!他算什么?山盟海誓算什么?还不是一堆废话!爱是什么?还不是虚假无聊的借口!女人都是虚假的,他的生命中再也不需要!

    “天放,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杨若儿泪如雨下,低低地说。

    “啪!”

    齐天放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冷冷地说:“你给我滚!”又是一句不是故意的!当初伤他时,也是用无辜的表情,说着不是故意的。她真的很该死!

    杨若儿嘴角血滴滴落,触目惊心,她低低地说:“天不老,情难绝。”

    “住口,住口,你不配说这个!”齐天放脸色大变,厌恶地说。可是,脑袋中却一直浮现那个场景。在凉亭,他亲自为她画眉,低低地吟唱:天不老,情难绝。死命摇摇头,想要摇掉这些画面,却越来越清晰。

    “天放,那天,那天不是”杨若儿拼命得想要解释。

    齐天放回想起那天的景象,头痛欲裂,再看到她时,想起她的虚伪,一股恶心感袭来,随即脚一伸,想要踢开她,却不料扯动了伤口,立即跌倒在地上。

    杨若儿看到后,焦急地想要扶他起身,问:“天放,你没事吧,你的脚怎么了?”

    “断了!以后再也不能走路了,你是不是后悔来了?停止你的假惺惺。”齐天放满脸的嘲弄以及蔑视,说。

    “为什么?你的腿为什么会这样子?”杨若儿难堪地看着他,痛苦地说,泪痕明显,楚楚可怜。

    齐天放一把推开她,满脸的讥笑,满眼的嘲弄,连嘴角都是轻蔑,说:“滚,不要碰我!”

    眼看到傻愣愣站在一旁的叶溪倩,说:“你,过来!”

    “啊?”

    这让在一旁正看得起劲的叶溪倩傻眼了,这跟她什么事?

    “扶我!”齐天放一字一顿地说。

    叶溪倩傻愣地点点头,看到他眼底的不悦,立即上前,费力地将他扶起,心里却不断地念叨:他们两口子的事为何她要掺和?又不关她的事。

    脑袋中不断地想着,耳中却传来“现在,她是我的女人!”

    叶溪倩脑子霎时醒了,惊讶地瞪着他,她什么时候是他的女人了?她又不是不要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一不小心惹到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杨若儿悲伤地看了她,眼底闪过一丝幽光,摇摇头,喃喃自语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曾说只要我一个的”

    “倩倩,推我出去。”齐天放无视一旁悲伤的女子,对叶溪倩说。

    倩倩?一阵恶寒升起,疙瘩掉了一地,她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了?叹了口气,任命地推他离开。

    杨若儿想要追上前,却惊恐地跌倒在地,门口,一只老虎挡住了她的去路,正朝她怒吼,一步步地向她走去。

    齐天放少言寡语,而叶溪倩自然也不想跟他多说话,因此一路上都很安静。

    突然,

    齐天放他望向远处,像是陷入回忆里般,说:“我们曾是一对令人欣羡的神仙眷侣,我信任她,将所有都交给她保管,而我一直以为会这样下去。”

    “她,伤你很深。”叶溪倩肯定地说。

    他呵呵一笑,却充满悲凉,说:“可是却在成亲那天,她将刀狠狠地刺入我胸口,哭着跟我说她不是故意的,因为她要救另一个男人!他因犯罪被我关在牢里。”

    叶溪倩倒吸了一口气,震惊地说:“什么?”

    “她怀了他的孩子,走的时候,怕我还没死,又刺了几刀,家产全被她席卷而空,那天,娘也死了。”齐天放虽说的云淡风轻,每说一句,胸口就在隐隐作痛。

    他转头看向叶溪倩,脆弱的表情,看了让人想哭。倏地大笑出声,悲凉地说:“我是不是该死?”

    “你”叶溪倩说不下去了,想安慰什么,却不知道怎么也说不出口。好烂的剧情,却也好让人流泪。

    许久之后,

    叶溪倩只是轻轻地说:“一切都会好的。”

    远处,女人的尖叫声,老虎的大吼声传来,让叶溪倩一惊,正要转身跑过去。

    “别去。”齐天放淡淡地说。

    “再不去,那个杨若儿就要被白将军咬死了,你不心疼?”叶溪倩焦急地说。

    “不会死,我只是让白将军给她一点教训。”齐天放说,看了她一眼,嘲讽地道:“心疼,怎么会心疼?她越早死越好!”

    “你还恨她?”

    “恨,很恨,非常恨,每时每刻都恨。”齐天放像是要说给她听,又更像是说服自己般,再三重复。恨吗?真的恨吗?他不是应该恨吗?可是为什么此刻的他竟没有一点恨的感觉?

    “没有爱哪来恨,你恨她入骨,另一方面,你也爱她入骨。你自己好好想想。”叶溪倩淡淡地说。说完便离开了。

    真的是这样吗?可是,他现在却没有恨她的感觉,已经原谅她了吗,不可能。为什么没有恨她,是因为有她陪在身边吗?齐天放望着叶溪倩离开的方向出神地想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