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四十三章 他真的不爱杨若儿了?

    第四十三章  他真的不爱杨若儿了?

    走到一半路时,安月君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想要当没看见,绕道而走,但他紧紧地跟着,在后面可怜兮兮地说:“娘子,你刚刚跑到哪里去了,故意丢下我。现在还当没看见我。”

    安月君是越想越伤心,泪光隐隐闪现,鼻子时不时地抽了抽。

    叶溪倩无奈地转身,看他小鹿斑比那般可爱无辜的眼神,心霎时就软了,摇摇头,轻叹道:“她是你叫来的吧。”

    “娘子在说谁?”安月君眼底闪过一丝幽光,纯真的眼眸丝毫看不见他的小心思。

    “杨若儿。”叶溪倩瞪了他一眼,说:“你还给我装蒜。”

    “她啊。”安月君恍然大悟般点点头,说:“娘子,她不是我叫来的。”

    “不可能。”叶溪倩狐疑地看着他,脸上摆明写了不信两个字。

    安月君不高心地嘟起嘴,闷闷地说:“娘子,真的不是我。”

    “那还会有谁?”叶溪倩还是怀疑地上下打量他,不是他还有谁?

    “月影。”小嘴儿轻轻地吐出两个字,随后就哀怨地看着她。

    叶溪倩点了点头,应道:“恩恩,果然不是你。”

    安月君见她点头,像偷腥的小猫般,笑得特开心,也特可爱。

    叶溪倩脑中突然一道闪光,月影,月影,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这时,

    “蹦!”

    叶溪倩凶巴巴地说:“月影不是你属下吗?如果不是你吩咐,她怎么会擅自行动?”

    “可是,娘子,又不是我叫她的。”安月君委屈地说。

    “你叫她来干什么?”见齐天放这样痛苦,突然感到有些不忍。

    “娘子心疼他了?”安月君眨巴眨巴眼睛,眼底闪过一丝阴鹜。

    “没有,只是觉得他可怜。”叶溪倩叹息地说道。

    安月君垂下眼睑,低低地说:“他一点也不可怜。”真的,一点都不可怜,用这样的方式博取别人的同情,是最可恶的。其实,他只是给他一个教训,让他明白,他的人是不可以随便乱碰的!他有了那个女人,就不会再把心思放在她身上了。说他任性也好,说他可恶也罢,他就是要霸占住她全部的心思!

    “救命”

    远处的呼救声出来,伴随着恐惧声,叶溪倩眉头一皱,难道

    话也说,直接跑了过去。

    进门,却见到的是这幅场景,此刻,老虎正在咬她的衣服,有些看得见肌肤的地方,已经有血丝出现,想必是它的杰作。

    “小白。”

    老虎一听,立即摇头慌尾地离开杨若儿,跑到她身边,轻轻地磨蹭着她。

    叶溪倩摸了摸它,立即走到她面前,关心地问:“你没事吧。”

    杨若儿瞪了她一眼,突然扑到她身上,不断地撕扯她的衣服,紧紧地抓她的头发,恨恨地说:“要不是你,天放就是我的。”天放是她的,她不能让别人抢走他。

    叶溪倩怒火顿生,这关她什么事!眼渐渐地眯起,耍狠地一个过肩摔,低下头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狠狠地扇了几个巴掌,皱着眉冷冷地说:“这是你该得的。”手因为刚刚,而在隐隐发痛,可她不后悔。

    在一旁看好戏的安月君,心中不断地赞叹,娘子,好帅,好漂亮。但,脑子一转,又冷汗直流,她这样子,以后还是少惹她为妙。

    杨若儿想要反抗,眼尖见齐天放推车进来,随即改变了注意,立刻哭出声来,指着叶溪倩说:“天放,天放,这个女人打我。”哭的是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齐天放嗤笑道:“怎么还是这套把戏?”若,以前的他会深信不疑。

    杨若儿脸色一僵,却仍是不停地抽泣,边哭边地说:“天放,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后悔了。”她后悔了,不该这样做,她后悔了,不该独自一个人去承担。

    “你怀他的孩子时,怎么没有后悔?你刺杀我时,怎么没有后悔?”齐天放笑了,却像更像哭,一字一顿地说。

    “天放,你还恨我?”杨若儿看了他一眼,说。

    “恨?”齐天放摇摇头,轻轻地说:“不恨了,现在不恨了。”

    “天放,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就像以前一般。”心松了一口气,如果他能答应,思思就有救了。

    “哈哈哈,我什么时候这样说了?”齐天放大笑一声,眼直直地盯着她,里面有着厌恶,有着无情,还有着说不清的情绪。

    “天放,我也不求你原谅,只要你去救思思就好了,不然,不然她就要死了。”杨若儿泪如雨下地哀求道。

    “思思?”齐天放挤出一个笑容,似哭,似笑,突然眼里满是恨意,他说:“她是你和那个男人的杂种吧,死了好,死了才好。”凭什么,他要靠着恨她过日子,而她却过得如此幸福。

    “不要,她不能死,天放,求求你救救她,求求你”杨若儿嘴里无意识地哀求道,眼里都满是哀求,看着眼前浑身都是恨意的人。

    “啪!”

    齐天放一巴掌狠狠地打了过去,本是触目惊心的脸蛋儿更加肿的厉害,他自嘲地说:“呵,原来只是为了那个孽种,只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神医’的名号。”

    不是为他,不是为他啊。心,隐隐的抽痛。不是早已不痛了,可是为何又痛了?突然明白了,不是不痛,只是因为她来了,看到她,他就早已忘了以前对她所做的事。哈,他是不是太没用了,让一个女子这样耍了一次又一次。

    “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齐天放大吼了一声,想要将心中所有的悲痛喊出来般,那样撕心裂肺,那样听了让人难过。

    “天放天放,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真的不是”杨若儿看到他这个样子,心也在疼。看他这样,她的心更疼,好想不顾一切将事情说出来,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更何况,她现在说了,他也不信吧。

    安月君突然邪笑了下,妖魅的眸子里闪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光,手向杨若儿的方向一挥,只见她的身子快速地向后面的墙飞去,重重地撞了上去,如易碎的娃娃般,掉落地上,昏迷不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