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四十四章 他还是如此强烈的爱她!

    第四十四章 他还是如此强烈的爱她!

    “安月君,你在干什么!”叶溪倩没想到他会出手,呆呆地站在。但随即便朝他大叫了一声,眼里满是疑惑,他虽然残忍,但不会随意伤人。可是,这怎么回事?

    安月君只是眨了眨葡萄般美丽的眸子,一丝无辜,两丝纯真,更有几分妖娆。却在她转眼之际,眸光一沉。

    “不!”齐天放悲痛地叫了一声,脑子一片空白,身子不断地颤抖,眼里只看到她昏迷不醒的样子。

    他想也没想,便站起身要走过去。但,却跌倒在地上了。浑身在痛。头痛,脚痛,心更痛。苦笑了一声,可是想见她的念头竟是如此强烈,他艰难地站起来,却又跌了下去,又站起来,跌下去,又站起来。很多次很多次,终于,能够平稳地站起了。

    叶溪倩眼湿润了,她以为他寡情,她以为他薄情,她以为他绝情。然,他的情只是针对杨若儿。这样的一个男人,怎能不让人流泪。

    齐天放好不容易走到她身边,一把抱起她,手不住地颤抖,像是要哭出来一般,哀求地说:“若儿,若儿,醒来,不要睡了。”他终于明白,不是不爱,而是爱到已将她烙在内心深处。情愿她的背叛,情愿她杀了他,也不要她受伤。他,果然没救了。

    杨若儿却是苍白着脸,在他臂弯处静静地沉睡者。

    心里的恐惧感越来越深,齐天放颤颤巍巍地将手伸向她的鼻尖,再感知到若有似无的呼吸后,心稍稍地放下了。不断地喃喃自语:“若儿,你怎么还不醒,我会救思思的,不要”

    “你不是神医吗?”叶溪倩实在看不下去了,摇摇头,忙提醒他,爱果然能让人失去理智。

    “对,对,我要救她。”

    像是醒悟过来般,齐天放点点头,眼神覆上紧张,不顾脚上的痛楚,将她抱走了。

    时间仿若静止般,室内十分寂静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叶溪倩走到安月君面前,疑惑地问。

    “娘子,你不觉得他们之间变了吗?”安月君轻轻一笑,绝艳的脸蛋儿有着绚丽惑人的光芒,却又圣洁不已,投足之间都是魅人之色。

    叶溪倩一脸迷惑地看着他,变了?哪变了?还不是一个很可怜地哀求,另一个很。突然恍然大悟,果然变了。

    她瞟了一眼安月君,双眉一紧,不赞同地说:“你说的很对,可是也不用这样的方法,万一把人弄重伤了怎么办?”

    “不是还有神医的嘛。”安月君颇有微词地低声嘟囔。

    “你呀,真是胡来。”叶溪倩无奈地摇摇头,有些担心地说:“她应该没事吧。”

    “娘子,肯定没事,我只是用了很小很小的力。”安月君保证地说道,很小很小说的很响。

    “他,真是痴情种。”叶溪倩欣羡地叹息一声。

    “娘子,你羡慕?”安月君眸光覆上了浓重的色彩,轻轻地问。

    “不羡慕,因为你让我很幸福。”叶溪倩听到他口中的酸味,笑了笑。

    安月君满足地笑了,眼眯成了一条线。

    眼神看向远处很久,有些担心地说:“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安月君一把拉住她,直接就往外走,说:“娘子,我们直接去看吧。”

    两人直奔齐天放的住处,在经过受伤男子住的地方时,安月君眼看了看里面,眸里的亮光一闪而过,随即搭上眼睑,往前走。他,快醒了吧。

    走到他的住处,叶溪倩想要上前悄悄地推开门偷看,但随即又想到电视里经常演的,也学着将窗户上的纸捅破,用一只眼往里面偷看。

    然,安月君却只是从后面抱着她,头枕在她的背上,细细地浏览她的脸,眼,嘴唇儿她看他们,他看她!对于除她之外的人,他从来都不需要关心。眸色深了几分,娘子穿这身嫩绿色的长裙还真是好看,随即喉咙紧了紧。

    室内,齐天放仔细检查了她,见没什么事,只是一些地方有些红肿,心也就放下了。随即坐在杨若儿的床边,眼神丝毫没有离开她。以为很恨她,以为很厌恶她,以为将她忘了,到头来却只是自己的自以为是。她这样的背叛,为什么还是这么贪恋她,为什么非她不可?

    指尖颤抖地抚上了她的眉,眼,鼻,唇,流连许久,许久。室内的气氛温馨不已。

    一直沉醉的眸子,突然一变,捏紧了自己的拳,愤愤地看向她,心却在颤抖。他可以原谅她杀他,可以原谅她的背叛,可以原谅她让他倾家荡产,可是却怎么也原谅不了他娘因她而死。

    像是下定决心般,他站起身,向门口走去。他不要再受她诱惑,或许他需要又一个三年忘掉她!

    叶溪倩一看齐天放要出来,忙想要往后退,随后逃跑。可是,却忽略了后面抱着她正沉醉于吃她豆腐的安月君,随即

    “哎哟!”

    安月君与叶溪倩两人双双跌了下去,这一声惨叫自然是安月君的。不是因为他摔疼的,而是他色迷迷地盯着正摔在他身上的叶溪倩的胸口,叶溪倩突然意识到后,一掌拍在他的眼睛上,凶狠狠地说:“色胚,你看哪呢!”

    话一落,门口就传来开门的声音,叶溪倩突然意识到两人的姿势实在不雅观,立马站了起来,却被安月君手一拉,又倒了下去。

    齐天放眼略抬,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们两眼,未说一句话便离开了。

    “他会去哪?”。

    “他该冷静一下。”安月君眼盯着他离开的方向,说。对,他该冷静思考,他该怎么办。更何况,还有很多事,他不知道,或许该给他一点提醒

    如果她背叛,如果,心就撕裂般疼痛,很疼,很疼,不敢再想下去,脸色一正,对叶溪倩说:“一定不可以背叛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