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四十五章 不,拒绝

    第四十五章 不,拒绝

    这时,安月君突然眸色一变,轻轻地说:“他醒了。”说完便将那叶溪倩拉起来,向旁边走去。

    拉开门,只见受伤男子已醒了,正在挣扎着想要起床。

    叶溪倩忙走上去,说:“你的伤还没好,不可以乱动。”

    他抬起头,说:“是你救了我?”

    “是他。”叶溪倩一把将安月君拉了过来,笑眯眯地说。

    “古墨谢谢兄台的救命之恩。”他想要起身答谢,却没有办法,只能双手抱拳答谢。

    安月君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般,拿出古箫在手中把玩,问:“这是谁的?”

    古墨笑了笑,说:“我还有以为丢了,刚刚一直在找。”

    “谁的?”安月君轻轻地问道,却满是让人胆颤的寒意。

    “是我的,谢谢你将它捡回来,这可不能丢。”古墨说完,便要伸手就要去拿那把古箫。

    安月均倏地掐住他的喉咙,冷冷地说:“真是你的?”

    “是是,是我爹给我的。”古墨脸脸快变成了酱紫色,呼吸急促,不断地咳嗽,艰难地说。

    “告诉你爹,尽快去月家堡,否则,全部死!”安月君松手,嗜血的眸光森然地看着他,狠厉,寡情。

    “你,咳咳,是谁?”古墨眼里满是惧意,心倏地一抖,声音有些颤抖地问。

    而,安月君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拉着叶溪倩离开了。

    门外,叶溪倩狐疑地看着他,问:“安月君,你这是干什么!”

    “娘子,以后就会知道的。”安月君嘻嘻一笑,眼里却有着黯然,他看向远处,转头说:“娘子,我们该回家了。”声音轻柔,带着暖意。

    “好。”叶溪倩纵然心里有很多疑问,却没有说出口,点点头道。

    安月君一把拉住显然不往大门方向走的叶溪倩,紧张地问:“娘子,你去哪?”

    “收拾行李啊,笨蛋,有些东西还是要整理一下的。”叶溪倩向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

    “不要。”安月君断然拒绝,拼命摇摇头道。

    本以为他会答应的叶溪倩一愣,随即奇怪地问:“为什么?”

    安月君嫌恶地撇了撇嘴,美眸闪着纯真,小脸蛋儿满是不高兴,闷闷地说:“娘子,这上面有那个男人的气息,才不要。”

    叶溪倩哭笑不得地说:“你少胡扯。”

    “娘子,扔了它们,我们可以重新买嘛。”安月君笑眯眯地看着她,邪魅的脸蛋儿出现了两个小酒窝,十分可爱,说:“娘子,为夫有的就是钱。”那挑高的眉透露着得意洋洋,红艳艳的嘴儿翘着,看样子十分骄傲。

    “有钱也不是这样乱花的。”叶溪倩眉头一皱,轻叹口气,无奈地说。

    “娘子,你不把它们扔了,我就不让你走。”一把抱住她,耍赖地扁着嘴。或许他任性,或许他霸道,但是就是不要她拿走那些东西。

    叶溪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许久之后,抿唇直接就走,当然后面拖了个累赘。

    一段时间后,叶溪倩也累了,气恼地说:“好了,好了,我不去收拾了。”

    安月君这才放开她,满脸的开心,脸蛋儿的小酒窝更为明显,点点头,撒娇地说:“就知道娘子最好了。”

    “不收拾东西,至少要跟齐天放道别一下吧。”叶溪倩说。

    安月君眼神一紧,眉头皱皱地,轻轻哼了声,随即又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眼里闪过一丝幽光,说:“娘子,我跟他说过了。”

    “什么时候的事?”叶溪倩怀疑地问道。

    “中午嘛。”安月君眸子漾开了纯真无邪的光彩。

    “你亲自跟他说了?”

    “我留信给他了。”安月君说。

    “真的?”

    “娘子,我保证。”安月君舔了舔嘴唇,一派可爱天真,举手发誓道。

    “好吧,那走吧。”无奈地摇摇头,说。

    这话一落,安月君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她走了,手上的细腻柔软的触感让他咧开嘴傻笑了起来。

    两人空手走了出去,完全没有犹豫,不,应该说安月君是迫不及待地走了出去。

    齐天放房内,杨若儿醒来,看到齐天放坐在桌子旁,她起身,说:“天放,以前是我不对,救救思思吧,求你了。”

    求他?居然为了那个孽种,竟要求他!齐天放露出一个笑容,却更像是在哭,眉尖一冷,轻轻地说:“好,我去救!”他想看看,那个孽种到底长什么样,去了,不一定要救!

    杨若儿心放下了,开心地扬起笑容,温柔地说:“天放,谢谢你。”

    齐天放看了,心揪得紧紧地,她就这么在乎吗?站起身,淡淡地说:“现在就走吧。”

    杨若儿点点头,两人也走了出去。

    在下山的路上,安月君一直随时警惕着,眼看四方,随时注意叶溪倩的脚下,就怕她又踩到一条毒蛇。

    “安月君,我警告你。”叶溪倩叉腰,凶狠地说。

    “在。”安月君乖乖地说,很是老实地准备听训。

    “以后,不准再做危险的事了。”她不想再看到他一向红润的脸蛋儿有着苍白,不想一向强悍的他这么虚弱。

    安月君沉默了,他好爱她,好喜欢她,喜欢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心里幸福的感觉。每天看到她,就会觉得好开心,总觉得自己更喜欢她一点,为什么会这样?他该怎么办?如果哪一天,她不见了,他是不是会崩溃?或者更严重许久之后,他只是说:“不,我拒绝。”

    他怎么这么傻,眼睛含泪,仿若要在下一秒落下来,摇了摇头,只能用暴力掩饰。

    “砰!”

    一拳打了上去,叶溪倩轻轻地笑了,笑着骂:“傻瓜。”傻到让她心动不已,傻到让她感动不已,傻到让她不知道说才好。

    两人终于走到山下,两人走了很久以后,叶溪倩突然将他的小脸蛋儿扳过来对着她,问:“相公,我们的马车呢?”声音柔柔的,却有风雨欲来的趋势。

    “啊?”

    安月君一呆,嫣红的小嘴儿微张,傻愣愣地看着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