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四十六章 我要宠坏你

    第四十六章 我要宠坏你

    许久之后,安月君那小鹿般可爱无邪的眼,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灿烂的笑容,带着很明显讨好的意味,撒娇道:“娘子,我们可以随处走走。”

    “砰!”

    一拳打了上去,叶溪倩哼了两声,脸上一片笑容,柔柔地说:“走走?”

    安月君看着她,满头冷汗,吞咽了口水,结结巴巴地问:“娘子,你你想怎么样?”

    “你说呢?”叶溪倩笑得愈发灿烂,双手叉腰,宛若女王降临,说。

    “娘子,我不不知道。”安月君想了很久,畏畏缩缩嗫喏道。

    叶溪倩贼笑了一番,走到他身后,倏地跳到了他身上,紧紧地圈住他脖子,威胁道:“我要你背我。”

    安月君先是一愣,随即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无奈的,宠溺的,幸福的,摇摇头,温柔地说:“好,你说什么就什么。”

    一步,两步,三步

    很久,叶溪倩早已在他背上甜甜的睡着了,口水流了一片。

    渐渐地,远处看到袅袅的烟雾升起,已有人烟,而那时候,已经五个时辰过去了,他维持这个姿势竟背了五个时辰!

    马车在笃笃地前进,醒来,被安月君紧紧地搂在怀里,先是一愣,惊讶地说:“安月君,你怎么会找到马车的?”

    “娘子,为何这么久了你还叫我这个名字?看来娘子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安月君闷闷地声音传来,低头哀怨地看着怀中的她,自顾自怜地说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叶溪倩忍住笑意,佯装咳嗽了一声,有些羞涩地叫道:“君咳,君。”

    “恩恩恩,在,娘子。”安月君变脸地速度可谓极快,立即开心地点点头,嘴角儿向上翘,乌溜溜的大眼竟是满足。

    叶溪倩看了看窗外,却发现天已经黑了,奇怪地问:“天怎么这么快就黑了,我记得我睡的时候才中午”

    止住了要说出口的话,心,除了幸福还是幸福,除了想哭还是想哭。他,背了她很久了吧。这样的笨蛋,笨得可以,笨得让她怎么办?心,再也不自由了。

    眼一滴滴地落下,说:“君,你这样下去会把我宠坏的。”她这样幸福着,连上天都会嫉妒,如果哪一天离开了他,她该怎么办?没了他的撒娇,没了他的霸道,没了他的宠溺,没了他的深情,她要怎么办?怎么办?

    安月君一愣,轻轻一笑,却是绝艳至极,缓缓低下头,柔柔地舔舐她的泪珠,时间仿若静止了般。许久许久,才放开她,眼里满是心悸的深情,说:“就是要把你宠坏,让你再也离不开我!”就要把你宠坏,宠到你再也离不开我,只能紧紧地待在我身边!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像是宣言般。

    夜很深,万物都已沉沉睡去,只有马车在继续前进,车内的两人在诉说着情人间的呢喃爱语,甜蜜而又醉人。

    华丽的房内,一个男子高高地坐着,下面是穿着黑衣的男子,跪在地上。

    “你说什么?”男子阴阴地说。

    “安堡主快要回堡了,此刻已经在路上了。”跪在地上的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恐惧,心中悍然不已,却只是面无表情地叙说着。想要活下去,在他面前不能露一丝表情。

    “一群废物!”男子将手中的杯盏向他狠狠地扔去,狠狠地说。

    “他武功实在太高了,属下派了好几组人马都被他”他再也不敢说下去,只能低着头听候发落。

    “都是饭桶,若让他平安回堡,你们就准备提头来见!”男子阴沉一笑,却见有嗜血的光芒在眼中闪过。

    “是,属下遵命。”

    清晨,叶溪倩又是在他怀里醒来,睁开迷朦带着随意的眼,见安月君正凝视着她,眼一眨不眨,便问道:“君,什么时候醒来的?”

    “刚刚。”安月君扯了一个小谎。

    见他眼底淡淡的黑眼圈,有些心疼,伸手捏住他可爱粉嫩的脸蛋儿,死命揉捏,恶狠狠地说:“敢骗我!”

    安月君无辜地看着她,没说话,昨夜,就这样看了她一宿,怎么也看不腻。

    突然,

    “你你们是什么人?”

    安月君看向窗外,脸色一冷,眉尖的杀气顿现,转过头,却是柔和地说:“娘子,你先再睡一会儿,我一会儿就回来。”

    下车,一群黑衣人包围了这辆马车,安月君冷冷一笑,说:“想来送死?”

    为首的男子说:“我们奉主人的命拿你首级回去复命,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安月君妖魅的紫瞳淡淡一扫,狠厉,冷冽,残忍,唇畔是嗜血邪恶的微笑,犹如地狱修罗般,一步步地走上前。

    “慢着。”

    只见一个男子押着双手被绑住的叶溪倩,慢慢地从人后面,走向前面,带着得意地说:“如果想她活命,就自刎。”刚刚已经观察许久,他知道这个女人对他是何等的重要!就不信,他不会照着做!

    “不,君”

    叶溪倩突然合上了嘴,她无须多言,只需相信他!

    合下眼睑,安月君的像是变了个样,戾气顿生,邪佞乍现,森然的样子仿若地狱暴走的孤魂厉鬼,狠毒,残忍,不带一丝人气。

    颀长的身形霍然横空向前飞去,宛如行云流水般在他们之间闪移,千百道白亮的光影交叉,一道道哀嚎声响起,却下一秒消逝于,他和叶溪倩已在马车前站定,他冷冽地笑着,犹若鬼魅般,“这,是代价!”他不容许他的人,被别人碰触!

    人消失了,剩下的是残肢断臂,剩下的是带血的碎片,血缓缓地蔓延开,死一般的沉寂,空气像是冻结了,时间仿若静止了。这,竟如人间地狱。妖魅又嗜血的紫瞳,唇畔的冷冽微笑,完美的身手,他是谁?他就是冷面玉君!

    “你,为什么不杀我?”为首的男子浑身血淋淋,沾满了血沫腥子,几乎认不出是什么样。他已是魂飞魄散,心胆欲裂,想要逃走,无奈的却是双腿簌簌发抖,问。

    “回去告诉他,他,还有一个月可活!”

    黑衣男子知道他不会杀他,连忙点点头,慌乱中逃走。

    正准备拥着叶溪倩转身进马车,却

    “砰!”

    安月君一愣,小脸蛋儿满是疑惑,扁着蜜桃般的嘴儿可怜兮兮地说:“娘子,你干嘛又打我?”

    叶溪倩一把捏住他的耳朵,缓缓地,用力地,转动。

    “哎呀呀,娘子,疼,呜呜呜,娘子,好疼。”安月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被眼泪浸湿的眸子更显晶亮诱人,满脸委屈地哀叫道。

    “我上次说啥了?叫你不要”闻了这么久的浓郁的腥味儿,腹中一阵翻滚,恶心感往上涌,突然吐了出来。

    安月君眼里尽是疼惜,替她擦了擦嘴,许久,见她终于舒服了一些,然,却是怒气冲冲地瞪着他。只能怯生生地拉着她的手不停地摇晃,撒娇:“娘子,我错了,你原谅我嘛,下次再也不敢了,娘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