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四十八章 再见他们

    第四十八章 再见他们

    走进月家堡,叶溪倩完全被震住了,这,这简直太美了。虽不说是多么的富丽堂皇,但,却一点也不显寒酸之意。假山环绕,小桥流水,自有一番意境,花,娇嫩欲滴地绽放,林木葱笼绿草茵茵,无一不透着清新,优雅恬静,隐隐中也有着一股子霸气。

    路上,众多的奴仆见到安月君行礼,他却无从理会,只是得意地扬起灿烂耀眼的笑容,双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不停地叽叽喳喳:“娘子,这是子明湖,这是月溪亭”

    叶溪倩看着眼眼前的凉亭,抬头看向匾额,确实是月溪亭三个浑圆有力的字,惊讶地问:“月溪亭?怎么会这么巧?”

    “恩恩,这说明我和娘子有缘呀。”安月君喜不自禁地点点头,眼因高兴都已经眯成一条线。

    叶溪倩点点头,踏上了位于水中央的凉亭,景色真的很美,坐在一旁的栏杆上,不禁深深沉醉了。微风吹来,带来阵阵凉意,稍解了因行路而引起的闷热。湖烟波淼淼,犹如宝镜般,闪烁着炫丽的金色,好一片摇曳生姿的荷花,为这片湖平添了几分美。

    安月君坐上石桌,殷勤地倒了杯水,凑到叶溪倩唇边,讨好地说:“娘子,走路是不是渴了,喝点茶润润喉,然后,娘子再继续生我的气。”

    早已不生气的叶溪倩,看他这模样,只能一阵好笑地摇摇头,接过茶杯,一口喝尽。

    两人煞是悠闲,柔情蜜意,却急坏了一旁的杨和。

    他想了片刻后,说:“堡主,夫人,实在不想打扰你们恩爱,可是,正厅内还有客人在等,这,让他们久等未免”

    叶溪倩一听,双颊微染粉色,眼带羞涩地瞪了一眼一旁正笑得开心的安月君,说:“那走吧。”

    安月君眼底闪过一丝幽光,嘟起嘴,任性地说:“让他们等,反正又不是娘子等,不要理会就好了。”

    虽说已经习惯了他面对叶溪倩的模样,但杨和又一阵惊吓,他们英明的堡主,什么时候这么不理智了,顿时冷汗直流。

    叶溪倩瞥了他一眼,看向一旁明显吓得不轻的杨和,说:“杨伯伯,带路吧。”

    “可是,堡主这”杨和迟疑地说。

    “没事,别管他,他过会儿就会跟过来了。”叶溪倩笑了笑说。

    杨和点点头,虽有些对不住堡主,但也只能这样做了,虽然他们也是刚到,但是毕竟他的身份特殊,不能怠慢,便说:“夫人,这边走。”

    他带着叶溪倩先离开了。

    只留安月君在原地愤愤地诅咒杨和,这老糊涂真是难得精明!

    看他们走远了,翘起小嘴儿,不高兴地追了上去。

    而,只留给施绡安一个白色背影,她眼红地看着前面,眼底闪过一丝幽光,在那沉思了许久许久。

    正厅,叶溪倩与安月君刚进入大厅,就听见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倩倩,好久不见了。”

    叶溪倩惊讶地抬起头,在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开心地叫道:“司徒谦!”

    司徒谦一身藏青色的长衫,简单却又不是华贵的气质,发丝有些凌乱,却不减一丝俊美,反而平添一分张狂以及颓废,含笑温柔地看着叶溪倩。

    “你怎么会来?”叶溪倩开心地放开旁边一直拉着的手,跑到他前面,双手张开,闭上眼一把抱住了。对于司徒谦,她可以说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或许是他长得很像她唯一的好友苏扬的关系吧。

    张开眼,却见是一张含着无限委屈嫉妒的魅颜,一时未反应过来,许久才问:“安月君,怎么是你?”

    “不能是我吗?娘子讨厌。”看向她的眸子纯真无邪,唇角微微向下掉,显得很不高兴,红畇畇的脸蛋儿,满是伤心。

    在不经意间,又像是故意显示所有权般,他搂住了叶溪倩,眼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冷冷地说:“你们来干什么?”

    话语里带着明显的厌恶让司徒谦顿时一阵尴尬,说不出话来,站在一旁不出声的吴雨诗看不得她喜欢的人受委屈,忙说:“堡主,我是特意向你道歉的。”

    安月君冰冷奸邪的眼直直地盯着她,随后淡淡地说:“不用,不是为你。”

    吴雨诗听了,也是一阵尴尬,却仍说:“虽然这样,但还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我,我早就被”

    安月君像是不屑,又像是嘲讽,唇畔掀起冷冽的笑意,说:“何时走?”眼盯着司徒谦,眼底闪过一丝冷意,他,不该碰触他的人!

    他们两愣住了,吴雨诗随后只能尴尬地笑了笑,说:“马上,马上就走。”

    叶溪倩死命地捏了一把安月君,在他哭丧着脸求饶的时候才放开,走上前拉住吴雨诗说:“先在这住几天吧,好久未见,也想你们了。”

    “可是”吴雨诗迟疑地偷偷看了看安月君,却见他面无表情,垂下眼睑,拒绝道:“还是不了。”

    叶溪倩随即明了,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慢慢地叫道:“夫君”

    “娘子,在,娘子,我在。”安月君一身戾气顿时散去,笑眯眯地凑到她面前,闪烁着纯真无邪的大眼,急忙问:“娘子,叫为夫什么事?”

    “他们真的不能在这住着?”叶溪倩挑了挑眉,面无情地看着他,淡淡地问。

    安月君缩了缩脑袋,吞咽了口水,结结巴巴地说:“娘娘子,这个”

    “恩?”一阵冷哼,声音倏地拔高,带着明显的怒气。

    “娘子。。。”安月君没有正面回答,不停地撒娇道。

    叶溪倩瞄了他一眼,自顾自地对前面的两人说:“放心吧,我说能住就能住,要是有人敢反对,哼哼

    重重地哼了两声,明显的威胁之意让安月君冷汗直流,思量再三,无奈之下,只能委屈地答应道:“娘子”

    “表哥,有客人来了?怎么不叫上绡绡一起招呼?”

    声音响起,所有人往门口看去,除了,安月君看着他娘子,那般专注,那般深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