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四十九章 1

    第四十九章 1

    施绡安倚在门旁,眉目含情地瞟了一眼安月君,却发现他没有看自己,失望以及妒意在心中翻滚,紧咬下唇,袅袅娉婷地走了进来,我见尤怜。

    她走到安月君面前,接过一旁的婢女递来的杯盏,柔声说:“表哥,你这一路赶路回来也累了,我早叫人备了冰糖燕窝,给表哥补补。”

    安月君冷冷一笑,可媲美千年寒冰,说:“杨和。”

    “堡主,在。”杨和立即答道。

    “好好安排他们。”安月君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说,不带丝毫感情。

    “是。”杨和明白地答道。

    说完,杨和便对司徒谦与吴雨诗两人说:“这边请。”

    在他们点点头后,杨和看了眼安月君,没有反对,便带领他们退了下去。

    转头看向叶溪倩时,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让天地为之失色,美得仿若神祗,绝代风华,他小心讨好地说:“娘子,这样满不满意?”

    “恩恩恩,满意。”叶溪倩笑眯眯地说,捏了捏他白里透红的腮帮子,粉嫩的脸颊立即出现了一道红印子。

    “娘子开心就好。”安月君乖乖地说。

    施绡安被晾在了一旁,这燕窝不知是该放下还是该一直拿着,手微微地握紧杯盏,指尖泛白,眼底闪过一丝幽光。

    片刻之后,“堡主,房间按您的吩咐已经收妥当,夫人可以在洛安阁住下了。”杨和走进来说道,奇怪了,他们不是夫妻吗?怎么在两个厢房住?

    洛安阁,洛安阁,居然是洛安阁,施绡安心里怨愤地想着。洛安阁是表哥住的地方,凭什么这女人可以住进去!然,却是一脸柔媚,带着点点娇喘,有股弱不禁风之感。

    “娘子,赶这么久的路也累了,要不要先休息?”安月君乌溜溜的大眼转动,嘴角有着一丝疼惜,柔柔地说。

    “好吧。”叶溪倩也是一阵疲惫,便应声道。

    安月君搂着她走了,自始自终,他都没有理会施绡安,连看一眼都没有!

    施绡安留在原地,脸色一派柔和,然,杯盏却不停地在抖动。望着这空荡的大厅,说:“明月,我有哪点比不上她?为何表哥要她不要我?”

    站在一旁的婢女明月,回答:“小姐是仙子之姿,她哪能和您比。”

    “可是,为什么表哥不要我?”施绡安咳嗽了一声,轻轻地问。

    明月上前拍了拍她的背,说:“小姐,堡主以后便会知道您的好。”

    施绡安点点头,但愿如此,如果不能,她便会要求他娶她!

    在叶溪倩绕得快头晕之时,终于到了洛安阁。刚进,自有一股芳香入耳鼻,心情一阵舒畅。

    叶溪倩见安月君一会儿替她倒茶,一会儿又替她捶背,忙的是不亦乐乎,吃豆腐吃得是不亦乐乎,唇角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你刚进堡没事干?”叶溪倩狐疑地看着眼前的人。

    “有。”安月君乖乖地回答,但手却仍是没有停下来,仍在帮揉捏。

    叶溪倩舒服地叹息一声,说:“那还不起?”

    “娘子重要。”

    “行了行了,你还是先去吧,不然月家堡垮了,我就踹了你,找别人去。”叶溪倩没好气地说。

    “娘子,原来你是看在月家堡才会喜欢上我的。”声音委屈哀怨,可怜兮兮,带着一点哭音。

    “答对了,民以食为天。”叶溪倩笑眯眯地说。

    “娘子,你难道不是因为可爱的我吗?”

    “又答对了。”

    “”

    “行了,行了,你快去忙吧。”叶溪倩扬扬手,像赶苍蝇般,说。

    安月君站起身,冷如冰的眼看了眼四周,说:“你们好好照顾夫人。”

    “是。”

    正要跨出门时,他转身对叶溪倩说:“娘子,你要小心刚刚的女人,她对你说什么,你也不要相信。”

    刚刚的女人?哪个?脑中一闪,明了后,叶溪倩摆摆手,安月君这才走了出去。

    安月君刚踏入书房,杨和早已在此等候,见他过来,忙说:“堡主。”

    点点头,坐下,问:“有何事?”

    “堡主一切安好,只是最近有些不太安稳。”杨和摇摇头说道。

    “恩?”

    “我们经营的古玩店以及酒楼还有其他一些商铺,频频有人去闹场。”

    “什么?”安月君扬扬眉,反问道。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隔三岔五便会来,而且最近经常有人抢我们的生意,最近利润少了许多。”杨和无奈的说。

    安月君面无表情,冷然的眼睛直盯着杨和,许久之后,问:“可有查明何人?”

    杨和迟疑了很久,才说:“正在查之中。”

    “损失了多少?”安月君眸中一闪,冷然,肃杀,以及暴戾之气闪现,让杨和心顿时一惊。

    “几十万两。”杨和硬着头皮说道。这虽对月家堡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常人来说毕竟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书房内,一片安静

    “还有其他事?”安月君冷声问道。

    “还有一件事,堡主,司徒谦是清乐王爷之子,清乐王爷在朝廷之中也算得上是重臣,而司徒谦年纪轻轻便是大将军,朝野上下对他甚是好评,堡主,不可怠慢了他。”

    安月君没说话,只是,肃杀之气更重,当然,杨和也不敢说话。

    许久之后,终于开口说道:“你先下去吧。”

    “是。”

    待人已走远后,便叫了一声:“星影。”

    一道黑影出现,立即跪在他面前,恭敬地说:“堡主。”

    “最近,他可有什么动静?”

    “没有。”

    “没有,还是查不出来?”安月君轻轻地说,却让星影心倏地一抖。

    “堡主,我会再去查。”

    “不用了,叫月影回来。”安月君摇摇头,说道。

    “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