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四十九章 2

    第四十九章 2

    叶溪倩坐在桌子旁,喝着茶,看桌子上糕点,小点心,立即吃了起来。

    “秋儿,冬儿向夫人请安。”身穿雪色和黄色衣服的婢女走到她身旁,下跪施礼道。脸色紧张,眼睑下垂,唇瓣有些发白,身子不断发抖。

    “起来吧,坐下一起吃吧。”叶溪倩边吃边说,毫无形象可言。

    “夫人,这万万不可。”两人满脸的紧张,不停地摇头地拒绝道。

    “有什么不可的,难道这点心,你不喜欢?”叶溪倩看着精致的糕点,这味道不错呀,入口即化,酥软香甜,看着看着又馋了,立即拿起一块吃了。

    秋儿吞咽了口水,眼睛盯着精美的高点,艰难地说:“是是不喜欢。”

    叶溪倩看到她那个样子,随即明了,笑了笑,说:“何必计较地位尊卑,可以叫我姐姐,快来吃吧。”

    看起来年幼的秋儿听了后,走到叶溪倩身旁坐下,点点头,开心地说:“谢谢姐姐。”声音单纯,可爱。

    叶溪倩看她可爱的模样,笑眯眯地说:“秋儿,想吃什么,随便拿。”

    “恩,谢谢姐姐。”球儿说完,就迫不及待地拿起糕点,吃了起来。

    “秋儿!”冬儿紧张地看着这个涉世未深的家伙,心里十分着急。

    “冬儿,怎么了?这糕点好好吃,快来吃吧。”秋儿满手都是残留的糕点碎屑,开心地说。

    “你”冬儿只能瞪着她,立即向叶溪倩说:“夫人饶了秋儿吧,她涉世未深,不懂规矩,希望夫人别怪她。”希望她的求饶能让秋儿少受点罪。

    “有时候单纯没什么不好。”叶溪倩看着吃得正欢的秋儿,淡淡地说。

    “是,夫人。”冬儿谨慎地说。冬儿抬起头看向叶溪倩,眼里含笑,嘴角也是笑容的她,会是与其他不一样的主子吗?

    许久,

    叶溪倩见秋儿吃好,便说:“我们出去走走吧。”

    “是。”冬儿说道。

    三人走了出去,路上,叶溪倩欣赏着风景,慢慢地走着。

    这时,正于前面的施绡安碰上了,施绡安见到她,满脸的开心,亲热地说:“表嫂,刚刚还和明月念叨你呢,就看到你了。”眼底却闪过一丝幽光。

    叶溪倩点点头,笑意盈盈地说:“很高心认识你。”

    “表嫂,现在是到何处?”施绡安问道。

    “随处逛逛。”

    “若表嫂不嫌弃,绡绡领着随处逛逛,毕竟表嫂刚进堡,很容易迷路。”施绡安热切地说。

    叶溪倩皱了皱眉,听着这话总觉得不舒服,看她,一脸的笑意,眼里都是开心,应该是自己多心了,便说:“好啊,有劳绡绡了。”

    于是,施绡安便带着叶溪倩随处逛着,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像是随意闲扯般问道:“表嫂是怎么认识表哥的?”

    “呃?”怎么认识的?她怎么知道?只知道醒来他就凑在她跟前,不停地叫着娘子,只能含含糊糊地说:“大大概就是这样认识的。”

    施绡安一听,笑了笑,看向远处,说:“我和表哥从小就相识,自小最喜欢粘着他了。”脸倏地一变。

    “恩。”叶溪倩淡淡地应了一声,眼底闪过一丝光芒,快得让人捉摸不到。

    “表嫂”

    远处,跑来两个人,迅速地向她们两的方向走了过来。

    走近时,向施绡安行礼道:“表小姐好。”

    施绡安点点头,像是炫耀般,像是骄傲般,笑着问:“去哪?”

    “总管吩咐有些事要处理。”一人回答道。

    “那你们去忙吧。”

    “谢谢表小姐。”

    说完,两个人准备走了,秋儿立即站出来说:“站住,这是堡主夫人,还不请安,想当没看到吗?”

    两人看了眼施绡安,见她点头后,便扬起头,不屑地说:“什么堡主夫人?我们都没听说过,不会又是哪个妄想当堡主夫人的女人来这瞎闹吧,我们见多了。”

    声音里的不屑,让秋儿一怒,立即走到前面,腮帮子鼓鼓地,生气地说:“你们太过分了,这明明就是堡主夫人,眼睛瞎了吗?”

    “堡主夫人在哪,我们怎么没看到?”两人佯装向四处看看,随即故意走上前,将秋儿撞倒了。

    叶溪倩本不想理会,但看秋儿摔倒在地,便也恼怒了,随即走上前,一人打了一巴掌,冷冷地说:“这是你们的代价!”

    “你,你这个贱女人,敢打我!我让”却突然止住了声音,惊恐地看着她的身后,身子不断地往后退。

    “继续说下去。”冷冷的声音传来,让众人一阵胆寒。

    回头,安月君如神祗般站立,眼神寒冷如冰,表情恐怖,残忍,带着嗜血的杀气,唇角挑起一丝冷笑,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堡主饶命,堡主饶命,我”两人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的肃杀之气,惊恐地饶命道,汗一滴滴地落了下来。

    “也没什么事,君饶了”还未说完,却已经呆住了,嘴微微张开。

    伴随着一声惨烈的哀嚎,两眼珠子已经散落在地上,眼窝处出现了两个洞,血在不停地往下流,实在是恐怖至极!

    施绡安惊恐地叫了一声,立即晕了过去。

    “以后若还有人无视她的命令,下场比这个更惨!”安月君冷冷的说道,声音透着无比的寒气,让人在夏天却犹如在冰窖一般。

    “明白了,明白了。”两人拼命地磕头说道。

    “滚。”

    两人立即惊恐万分地站起身逃跑了,像是后面有猛兽追赶般,血一滴滴地落下,远远看去,竟形成了一条血路!

    “娘子,我好想你。“安月君扬起纯真可爱笑容,甜甜蜜蜜地说道,一把抱起她,深吸了一口她的芳香,开心得连眉尖都是笑意。

    “安月君,你答应过我什么!”叶溪倩刚回过神来,怒气冲冲地说。她不想,他因她而杀这么多人!这样的他,她心会难过。

    “娘子,我又没有杀他们。”安月君委委屈屈地说,嘴角微微往下掉,甚是可怜。

    “你”叶溪倩深吸一口气,无奈地说:“我要去冷静一下。”

    随即往远处走去,在见到安月君刚踏出一步时,说:“不要跟着我。”

    任安月君可怜兮兮地呆在原地,她扬长而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