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五十章 晨间插曲

    第五十章 晨间插曲

    一夜之间,堡中上下都知道了奴仆冒犯堡主夫人而被堡主挖去双眼,也明白了在堡中,她绝对有着崇高地位,可以与堡主相媲美,不,甚至比堡主还厉害。

    这不,

    “娘子,我要抱抱嘛。”水汪汪的大眼里满是祈求,手跃跃欲试。

    悄然无声

    因此,大家纷纷点头认为,惹谁也绝对不能触犯她。

    第二天早晨,

    叶溪倩醒来,就被秋儿冬儿两个家伙架着坐在梳妆台前,她边打哈欠边说:“你们两个丫头这么早叫我干什么?”

    “姐姐,该吃早饭了。”冬儿边说手上的活还没听。

    在昨天,叶溪倩为了秋儿教训了那两个丫头后,冬儿就将她当成真正的主子,她相信那时候她的生气是真的,她相信她是真正为她们好。因此她也就放下心,对她少了些害怕,多了分亲切,也因此跟随着秋儿叫了姐姐。

    “吃个早饭干嘛还要打扮?”叶溪倩没好气地说,又打了个哈欠,好困啊。

    “姐姐,女为悦己者容,当然要打扮得漂亮一些了,把堡主迷得神魂颠倒的。”冬儿轻笑着说道。

    “冬儿,听你这话,你以前读过书?”叶溪倩眼底闪过一丝幽光,轻轻地问。

    “读过些,但是后来家里发生了些事,就没有在读了。”冬儿眼里闪过一丝黯然,样子有些悲伤。

    “你喜欢读书?”叶溪倩问道,像她一样,很小的时候她爹娘死后,便辍学,就再也没有读书,总是在鱼龙混杂的地方混,活过一天是一天,现在,大字也快不认识几个了吧。眼神暗了暗,这样的她配得上他吗?她是不是该做些努力了?

    “恩,可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爹也反对。”冬儿轻笑了一声,充满苦涩,说。

    叶溪倩点了点头,闪过一丝了然。

    经过她们两个人的精心打扮,一个小美人出现了,清秀的脸蛋儿上敷着淡淡的胭脂,螺子黛细细地描绘了,衬得眉下的眸如璀钻,晶莹剔透,嫣红的唇瓣透着醉人的光泽,一袭淡蓝长长的仕女裙逶迤迤,更显飘逸。

    “看不出姐姐竟是个大美人。”秋儿仔细看了后,脱口而出道。

    叶溪倩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翻了翻白眼,说:“秋儿,我以前很难看?”

    “没有,姐姐是最美的。”秋儿急摇头,像是吃了蜜一般,竟说些甜言蜜语。

    “是吗?”冷冷的哼一声,双手叉腰,看着她。

    “你们别闹了,堡主久等了就不好了。”冬儿看两个人像是要无止尽的闹下去,忙插嘴道。

    “好吧,秋儿,本美女就放过你了。”叶溪倩宽宏大量地说道。

    秋儿冬儿偷偷地笑开了,连她自己说完都皱了皱眉,随后笑开了。

    秋儿冬儿两人带着叶溪倩到了正厅,见安月君坐在桌子正中央,面前是一大桌子的菜,满脸寒冰,一言不发地看着前面。往旁边一看,施绡安正端坐在一旁,眼神有些飘忽以及闪躲,以及带着温柔笑意的司徒谦和吴雨诗,叶溪倩向他们两个笑了笑,在得到他们的回应后,转头看向安月君。

    “娘子,往这坐。”见她来,安月君笑若灿华,眸里荡漾着动人的光泽,笑眯眯地招了招手,说道。

    叶溪倩努了努嘴,想要跨前一步,却不料这仕女裙过于长,“扑通”,摇摇晃晃地要往前扑倒。

    进随后的秋儿与冬儿两声惊呼声,随后立即紧张地想要跑上前救她,却谁也没有安月君快,一个手臂就将她搂在了自己怀里。

    安月君眼底抹过一丝兴味儿,绝世容颜上满是调侃,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纯真无邪地说:“娘子,见到相公不用行此大礼的,不过娘子要是想的话,为夫会很乐意的配合。”

    叶溪倩向他瞪了瞪,开口道:“你很幸灾乐祸啊。”

    “没有,娘子,我怎么敢。”安月君死命地摇摇头,无辜地说,嘴角却是微微上扬。

    叶溪倩将他的手搬开,自己走上前,挑了个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安月君不高兴地嘟起嘴,指着他一旁的位置,撒娇道:“娘子,坐这呀。”

    “好啊。”叶溪倩瞟了他一眼,看他可怜兮兮的,便笑眯眯地说道,在他高兴地扬起一抹甜甜的笑容后,立即恶质地说:“才怪。”

    先是一顿,随后安月君闷闷地看着她,眼里满是埋怨以及纯真的光芒,在看到她无动于衷后,更是垂着小脑袋,可怜兮兮地抽了抽鼻子。

    但还没过一会儿,他又开心地抬起头,搬起凳子硬挤在吴雨诗和叶溪倩的中间,在那坐定后,对着目瞪口呆地众人,冷冷地说:“吃饭。”

    “娘子,吃这。”

    “娘子,那个不好吃,不要吃,吃这个。”

    施绡安看了,眼里抹过一丝伤痛,以及嫉妒,握着筷子的手抖了抖,她放下碗筷,柔弱地说:“表哥,吃完陪绡绡去逛市集吧,好久没去了。”

    像是没有听到般,安月君忙的是不亦乐乎,一会儿夹菜,一会儿舀汤,却仍未看她一眼,施绡安尴尬地看向别处。

    “君,我过会儿要出去逛逛,顺便买些东西。”叶溪倩说道。

    “娘子,我也要一起去。”安月君立即响应道,绝美的面容上有着孩子般纯真笑容,讨好地看着她。

    在一旁的杨和,走山前,说道:“堡主,你今天不是要去商铺吗”

    “多嘴。”冷淡的声音传过来,让杨和成功的闭上了嘴巴。

    “安月君,你就不用去了。”叶溪倩向他看了一眼,说道。

    “娘子,为什么,你要抛弃我?”安月君小鹿般可爱的眼里满是委屈以及哀怨,可怜兮兮地说道。

    “笨蛋,你去忙你的事,由司徒谦陪我就行了。”叶溪倩捏了捏他的嫩滑的脸蛋儿,笑了笑,说道。

    “恩,我陪倩倩去就行了。”司徒谦温和地点点头,应声道。

    “你们怎么还没走啊?一直赖在这不走”安月君小声嘀咕道。

    很小声,没入他们的耳朵,却被叶溪倩听到了,她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随即问一旁的施绡安说:“绡绡,你要不要也去?”

    施绡安柔柔地笑了笑,咳嗽了一声,说:“自小身体不太好,还是不去了。”

    叶溪倩点点头,未说话,心里却直犯嘀咕:呵呵,身体不好?那还叫安月君陪你去逛逛?哎,还真是善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