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五十二章 是救命之恩?

    第五十二章 是救命之恩?

    此人,面如冠玉,鬓若刀裁,眉似墨画,束发紫金冠,一双美眸荡漾着醉人的春波,眉尖隐隐的霸气若现,一袭紫色锦布长袍更显俊逸洒脱。修长的手握着一把白玉折扇,平添几分高贵,可以说投足之间都满是高贵霸气。

    “臭小子,不要多管闲事!”其中一人说完,眼底却闪过一丝害怕,表情虽凶狠,却显得过于逞强。

    而,司徒谦眉头微蹙地看着他,隐约可以看见敬畏之情。

    叶溪倩一言不发,犀利的眼眸却直视着他与他们,眼底闪过一丝狐疑,害怕?敬畏?他们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她看错了,还是

    “啪!”白玉折扇一合,慵懒的声音响起:“放开她!”

    云淡风轻的话语,却让他们身子一顿,有些结巴地说:“凭,凭什么?”

    “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低沉的声音多了分杀气以及威严。

    “好,好,小子,算你运气好。”其中一人颤抖地看着他,眉目里全是害怕,随后朝其他同伙喊道:“我们撤。”

    话刚落,五个人皆迅速地仓惶逃走。

    因为架着吴雨诗地人突然放开了她,她一阵腿软,跌倒在地上,司徒谦忙走上前,将她扶起,问:“诗儿,还好吗?”

    “没事,谦哥哥。”吴雨诗摇了摇头,这么近看到,长大后还是第一次,手因紧张微微冒汗。

    “我们走吧。”叶溪倩突然开口说道。

    “倩倩,不要向他道谢一下吗,毕竟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吴雨诗看了看正向他们走来的男子,有些迟疑地说道。

    “呵呵,很有幸看到你们。”男子手轻轻一甩,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微微一笑,说道。眼却若有似无地看向司徒谦,眼底一抹精光闪过。

    成功地止住了司徒谦想要说出口的话。

    “在下紫昊天,姑娘呢?”紫昊天走到叶溪倩面前,爽朗一笑,如旭日般温暖绚烂,却又感觉是那么遥不可及。

    “你没必要知道。”叶溪倩冷冷地说道。

    这话一出,司徒谦一改原来的谦逊温柔,有些紧张地说道:“倩倩,怎么可以跟他这样说话。”

    “为什么不能?这是我的自由。”叶溪倩清浅一笑,却含着无限的凉意。

    这时,吴雨诗不舍的离开司徒谦,走到叶溪倩面前,说:“倩倩,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呢?”

    叶溪倩眼直直地看着紫昊天,冷冷一笑,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却含着冷意,说:“你确定这是救命之恩?”

    “倩倩,这是什么话,要不是皇咳,紫兄的出现,我们早被那些贼人抓去了,而你,肯定也会”司徒谦看向紫昊天,见他没有发怒的迹象,这才放心地说道。

    叶溪倩听到他的话后,对紫昊天清冷地说:“哈哈,救命之恩,是吗?你确定这不是你自编自导的一个闹剧?”

    “姑娘为何这么说?”紫昊天心底升起一股赞赏,没想到这个长得有几分姿色的女子竟观察如此仔细,这般聪慧!可是,发现又如何?他不在乎!丝毫没有被发现后的紧张与窘迫,扬起一抹笑容,问道。

    “你为何要这样做?”叶溪倩答非所问道。

    “姑娘叫什么?”紫昊天笑了笑,回答地也是非她所问的。

    叶溪倩没有再说话,她回头看向后面的两人,说道:“我们走吧。”

    吴雨诗迟疑地说:“可是”

    “倩倩,要不带他一起走吧?”司徒谦看着一旁正意味深长看着叶溪倩的紫昊天,问道。

    “他要到哪里,是他的自由,我们走就是了。”叶溪倩斜看了看他,却看见他似笑非笑地回看她,随即撇过头,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

    说完,拉着吴雨诗便离开了,司徒谦无奈地跟上前,再经过紫昊天身旁时,听到“今晚,亥时来见我。”

    在他点点头后,勾起一抹笑容,转身便离开了。

    叶溪倩拉着吴雨诗两人走在前头,她眼看向后头的司徒谦,转过头,笑了笑,问:“诗儿,司徒谦可会武功?”

    “谦哥哥?不曾听说啊。”吴雨诗想了片刻后,回答道,但又随即说:“小时候他曾习过武,几年未见,应该有所长进了。”

    “恩。”叶溪倩淡淡一应,眼底抹过一丝幽光,又问:“他现在可在做什么?”

    “不知道,这要问爹娘,我也是好久未见他了。”吴雨诗老实地说道。

    是吗?他应该认识紫昊天吧,不然也不会这样说!他这样大费周折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是单纯的好玩?显然不是,看他打扮不俗的样子,应该是富贵人家子弟。

    正想再说什么,吴雨诗随意向旁边一看,兴奋地指着前方,说:“倩倩,前方正是书斋,我们要进去看看吗?”

    被他们一搅合差点忘了这次出来究竟是为了何事,经她一提醒,立即点头道:“恩,我们进去吧。”

    走进去,一股檀香味迎面而来,清幽,古色古香,店面虽不大,却很有自己的特色,布置整齐,因此买书的人也比较多。

    “诗儿,我要买什么书好?我也不懂这些。”叶溪倩轻轻地问道。

    “我看看。”吴雨诗低应一声,随即就随手翻起书来。

    叶溪倩看了这么多书,也是眼花缭乱,也不认识几个字,索性就坐到一旁的椅子旁,看门外的人来人往,以及站在门口的司徒谦。

    许久,吴雨诗抱着几本书走到她面前,歉意一笑,将书递到她面前说:“倩倩,这我也不是很懂。就随意挑了几本。”

    叶溪倩随手翻了几本书,都是像《女戒》、《礼记》、《三字经》之类的书,翻完便起身,点点头说:“就这些吧,诗儿,谢谢你。”

    走到门口,司徒谦笑意盈盈地问道:“还要去哪逛逛?”

    “你认识?”叶溪倩随口问道。

    “恩,以前住过。”司徒谦笑了笑,声音如清泉般温润。

    叶溪倩微微一笑,笑里有试探的意味,“你和他认识?”

    司徒谦眸瞳动了动,却仍是如沐春风般笑着,划开一丝沁人的暖意,问:“谁?”

    “紫昊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