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五十三章 为什么让我这么爱你!

    第五十三章 为什么让我这么爱你!

    司徒谦依旧笑着,只是眸色暗了暗,眼神落到她怀中的书,诧异地问:“倩倩买书为何?”

    “识字。”叶溪倩落落大方地说道。

    “你不识字?”司徒谦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恩。”叶溪倩点点头答应道,眼睛看到一旁的吴雨诗,眸光一闪,便开口道:“你可以教我识字么?”

    “倩倩,你不是叫我了吗?”吴雨诗愣了一下,说道。

    叶溪倩向她挤眉弄眼了半天,她却是一脸茫然无知,哎,她是在帮她呀。叶溪倩只能摇摇头,叹了口气。

    看到前面围了很多人,眼前一亮,便拉着吴雨诗往前看热闹去。

    这厢正玩得起劲,那厢,杨和却是苦不堪言跟在安月君后面,虽说堡主平日里也是冷着一张脸,可是今日也冷得太过了吧,眉尖悉堆冷意,眼眸里如大寒天般,唇瓣轻抿,却依旧有着让人胆寒的森冷与冷冽。

    “堡主,别别生气了,可能会碰上夫人的。”杨和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硬着头皮说道。他们去要视察的商铺正位于临月的御风街,离市集最热闹的地方也就差几条街,如果现在过去,说不定就可以碰到了,到时候他也就不用去

    安月君沉寂的眼稍稍有了星光,脚下的步子却加快了,踏进了商铺,正在打理的掌柜,见他来了,忙起身,诚惶诚恐地说:“堡主怎么会有空来?”

    他点点头,坐在了一旁的桌子旁,掌柜忙奉上茶,轻抿一口后,放下茶杯,却是重重地声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堡主,最近经常有人闹场,他们都是三五成群,只要人一多,便会来砸凳子砸桌子,因为长得凶狠而且很彪悍,对他们无可奈何,几次下来,生意少了许多,很多客人都不敢来了。”

    “他们有没有说什么话?”一旁的杨和见安月君只是点点头,一脸沉思的样,忙问道。

    “没说什么,只是一来就闹事,不过,经常能听到他们狂妄地叫我们别再喊什么堡主,以后还不是他家主子做。”掌柜说完立即骇然地看了看他,见他没生气,才放下心。

    杨和微微点头,转头问安月君:“堡主,可要报官?”

    安月君摇摇头,说:“这不是官府能解决的。”

    “那要怎么办?”

    “星影。”

    “在。”在两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一个黑影出现在他们面前,恭敬地屈膝说道。

    “东西放进去了吗?”安月君冷然的眸子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嘲讽,又像是胜券在握。

    “是。”

    “好好盯着。”

    “是。”

    “恩,辛苦你了。”

    在星影离开后,转头对呆若木鸡地两人,说道:“以静制动。”

    “什么?”

    “先让他闹一段时间,以后会让他生不如死!”云淡风轻的话语,却有着森然的气息,唇角是奸邪冷冽的笑容,眼里满是嗜血恐怖的冷光。这么等不及了?想玩?他会让他好好玩的!

    杨和看了,顿时身子一冷,冷意从心升起。他早已知道堡主是无人能敌,才智,武功,家世,甚至是狠觉都是无人能敌,没有弱点!他的才智,能让月家堡强大到富可敌国,他的武功天下无人能比,他的狠觉,可以无情到杀兄弑父,可以一夜之间杀数百人,仍是一脸冷笑,这样的人,是无弱点的!不过,他会武功,却甚少有人能知道。

    安月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站起身,显得有些迫不及待,说:“走了。”现在去,或许还能碰到她,纯然的黑眸动了动,随即又一片沉寂。

    见安月君已走远,他忙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这边,叶溪倩兴奋地冲到拥挤地人群中,却发现是有人在卖身葬父,那哭泣的脸楚楚可怜。而,叶溪倩看了,却是立即掉转身子。她是无情,她是冷然,她是无动于衷,她是残忍,她很早以前便知道,想要生存,就只有什么都不在乎。她曾在乎过很多,也曾心软过,可是她得到了什么,亲人的离去,朋友的背叛,甚至,她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好烂的戏码,却发生在她的身上。那时候,她就发过誓,她要冷,不是面冷,而是心冷。

    那段时间,她是如何地绝望地过着的,下雨了吗?为何脸上湿湿地,抬头,却发现阳光是如此刺眼。

    “倩倩,你怎么了?”吴雨诗担心地看着泪流不止地她,想要安慰,却不知道怎么安慰。

    “没事。”叶溪倩摇摇头,她想要擦掉泪水,她不该掉泪,以前的日子已经远去了,她现在至少幸福的。可是真的幸福吗?一直觉得是在佯装的幸福中度过,就像泡沫,一戳就会破。总是用粗鲁掩饰自己心中的悸动,却仍无济于事,他太好了,好到她的心已经沉沦。

    突然,一股温暖袭来,抬头,安月君绝世精致的容颜印入她的眼帘,满脸的疼惜,一脸的宠溺。突然间,很恨他,为何要让她这么在乎!如果哪天,她回去了,该怎么办?

    想到这,“啪!”一个巴掌打了上去,清脆,而又响亮!

    霎时,仿若连呼吸都静止了,什么都定格在了那一刹那。

    好不容易追上来的杨和一脸惊骇地看着她,她不想活了吗?居然这样对堡主!

    安月君森然的气息,欲渐弥重,眸色暗了暗,风悄悄涌起,绯红的巴掌印出现在他绝美却又阴冷的脸上,显得触目惊心。

    叶溪倩泪眼朦胧地看着他,只是看着,未说什么话。

    仿若过了很长时间,似乎听到了轻叹地一声,安月君将她揉进怀里,深深地,紧紧地,温柔而又深情宠溺地说:“别哭了。”

    “为什么?”叶溪倩在他怀里,问了一句。

    心醉的依然不变,眸中的温柔仿若可以溺死人,他抚上她尤带泪痕的脸,说:“因为是你。”因为是你,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原谅。

    叶溪倩身子一顿,又是一阵大哭,手不断地捶着他的胸,哭喊:“都是你的错,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要让我这么爱你?”

    安月君眸光一闪,抚着她脸的手在不停地颤抖,结结巴巴地说:“是是真的吗?”轻柔的声音支离破碎,仿若不愿打破这美好的梦一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