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五十五章 紫昊的算计

    第五十五章 紫昊的算计

    夜深了,安静了,紫月王朝的皇宫御书房内,身穿黄袍的紫昊正坐在桌前批阅奏折,一旁的琉璃龙玉灯,忽明忽灭,不远处矗立一座雕镂琉璃屏风。偌大的房内,竟无一个奴仆在,显得有些空荡与寂寥。

    许久,“啪。”

    毛笔轻轻放下,却造成了不小的响声,随即慵懒的声音响起:“出来吧。”

    从屏风后站出一男子,风度翩翩,俊朗的面容,一袭黑衣,多了分清逸,温文尔雅。跪下来:“臣司徒谦叩见陛下。”

    紫昊皱了皱眉,不悦地说:“司徒,都说了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不用这么拘谨。”

    “可是”君臣有别,司徒谦聪明地没将这话说出口。

    “这是命令。”紫昊脸色一正,说。

    “是。”

    “司徒,你怎么会进月家堡的?”紫昊合上奏折,轻轻地问。

    “当初,他解决了假的冷面玉君,不然诗儿大概就会遭受到危险。因此,诗儿一直都要去道谢,所以去那,不过安月君不怎么欢迎,但是倩倩就让我们住下了。”

    “假的冷面玉君?你怎么知道?”紫昊挑挑眉,纤长的手指正在轻轻地敲打着桌面,问。

    司徒谦眸色暗了下去,顿了顿,说:“因为他就是冷面玉君!”

    手停止了敲打,房内一阵寂静,差点窒息,紫昊眼眸里闪过一丝诡异,说:“司徒,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件事让你做。”冷面玉君?这事情越来越好玩了。

    “陛下,臣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司徒谦斩钉截铁地说。

    “我希望你是以朋友说这句话,而非君臣。”紫昊淡淡地说。

    “你不是知道了吗?”司徒谦温柔一笑,连眉尖都是笑意。

    不是敬语,只是一个你字,便让紫昊面露笑容,他站起身,走到他面前,席地而坐,丝毫不顾帝王的架子与身份。司徒谦只能摇摇头,有凳子不做,偏要这地板,叹息了一声,也跟着坐了下来。

    紫昊笑了笑,笑容里多了分暖意,少了分冷峻,多了开心,少了分寂寥。他说:“司徒,你可有办法让我混进去?”

    “你怎么这么突然要去月家堡?”司徒谦惊讶地看着他,片刻之后,问:“只要你亲自驾临,谁敢不欢迎你。”

    “司徒,你啥时这么笨了?要是这么简单,我会叫你来吗?”紫昊摇摇头,好笑地看着他。

    “”

    “最近,有人查到,月家堡与邪衣教有着往来,如果他们联手的话,就会动摇紫昊王朝的根基。”

    司徒谦皱着眉听,想了片刻,脑中浮现冷着脸的安月君,摇摇头:“陛下,他绝对不可能,这样一个男子,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可以放弃”

    “怎么了?”

    “不,他有在乎的,最最在乎的,最最宝贝的。不过,陛下放心,他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因为他不屑。”司徒谦想到了叶溪倩,忙改口说道。

    “哦?是什么?”紫昊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儿,听说冷面玉君无情,什么都不在乎,何时有在乎的人了?

    “叶溪倩,就是白天你遇见的那个女子。”司徒谦说道。

    “是她,她是挺好玩的。”紫昊轻轻一笑,说。

    “陛下,早上的那场闹剧,你是故意的?”司徒谦脑中一闪,诧异地问。

    紫昊点点头,说:“本来想贪上个救命之恩的名号,可以混进去,没想到,却被她揭穿了。不过,幸好有你在,给你三天时间。”这平凡无奇的女子居然会这么厉害,竟会一眼看穿他。这样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真让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司徒谦看着他眼中的坚持,无奈地点点头,说:“好。”

    房内,寂静无声。

    紫昊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眼底有一丝邪气,平添几分诡异。

    最最宝贝吗?他倒要看看,他有多宝贝她!

    清晨,洛安阁内已经十分热闹了。

    “倩倩,这还是不对,得重写。”吴雨诗拿起纸,看着横七竖八地字,无奈地摇摇头,说。

    叶溪倩叹了一口气,任命地拿起另一张纸,准备继续写,却不料,因为动作太大,毛笔一不小心从她脸颊划过,她却毫无知觉。正在习字的秋儿和冬儿看了,转过头,偷偷地笑开了。

    “娘子,你在干什么?”安月君踏入洛安阁,虽说同住一个阁内,但是两人住的地方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距离。经过昨天,安月君可以说更是粘着她,只要有她在,他的眼必定会落在她的身上。而,眼神更是温柔到缠绵,深情到心悸。

    叶溪倩抬起头,立即有低下头,闷闷地说:“练字。”

    “哈哈哈”

    安月君看到她那张如花猫般的脸蛋儿,放声大笑了起来。

    站在后面的杨和,刹那间,感动了。自从,那件事后,堡主就从未笑过,冷,冷,除了冷意,还是冷意。这是第一次,看到他毫无芥蒂地开怀大笑。

    叶溪倩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奇怪地问:“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笑得这么开心,真是的。”说完,还摸了摸脸,这下,更像一只小花猫了。

    霎时,房内的所有人都笑开了。

    叶溪倩不悦地盯着安月君,问:“君,你在笑什么?”

    安月君笑着摇摇头,不说话,漂亮的眸子眯成一条线,却仍可以看出明显的笑意。

    “秋儿,你最乖,告诉姐姐,你在笑什么?”叶溪倩转头问笑得趴在桌上的秋儿。

    “姐姐,你你的脸”还没说完,又是笑开了。

    “我的脸?”叶溪倩眼突然一斜,看到手上的墨汁,便眯起眼看着安月君。

    安月君好不容易止住笑意,吞咽了口水,缩了缩脑袋,无辜地说:“娘子,干嘛要看着我?为夫是不介意娘子看,可是”

    话未说完,却见叶溪倩站起身,冲到安月君的怀里,脸不断地磨蹭着他的胸膛,手还抚上了他的脸,不断地捏着。许久,满意得点点头,笑眯眯地说:“现在,看你还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