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洁净雪白的绝世容颜此刻片片黑色,却衬得嘴儿更为嫣红。乌溜溜的眼珠子不停地转动,充满哀怨与不甘,翘起小嘴,埋怨撒娇:“娘子,你使诈。”声音稚嫩,配着这面容,可爱至极,却也十分可笑。

    叶溪倩不给面子地放声大笑,边笑边指着他的花脸,说:“活该,谁叫你欺负我的。”

    周围也产生稀稀落落的笑声,却被一计冰寒无比的冷眼给制住了,但看她的笑脸时,却是充满暖意以及深情爱恋。

    “君,你过来有事吗?”叶溪倩好不容易止住笑声,仍是笑眯眯地说。

    “今天,施琅会过来。”安月君柔柔地说,眼就痴痴地看着她,指尖轻抚过仍有着墨汁的脸蛋儿,轻柔地仿若珍宝,又带着点点眷恋。

    “谁?”叶溪倩被他的动作迷惑住了,眼珠子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转动,室内温度在慢慢地升高,带着浓浓地暧昧气息。

    “施绡安的哥哥。”指尖在她嫣红的唇瓣上停住了,随即又细细地摩挲。眸色加深,什么时候,她才能属于他?他,真的快忍不住了,这样日思夜想,连梦中都满是她的倩影,但,醒来怀中却什么都没有,这会让他心痛不已。什么时候呵!是不是

    突然,眼中闪过一丝渴望,随即隐没。

    指尖带来的热度让叶溪倩脸变得通红,结巴地说道:“他他是谁?”

    “一个即将死之人。”冷酷的声音响起,霎时打散了一室的氤氲暧昧。

    “啊?”叶溪倩诧异地看着他。

    “我会让他多活些时日!”话里的仁慈却显得异常残忍,嫣红的小嘴又开口:“娘子,你要小心他。”在堡中,他不至于很猖狂。告诉施琅来只是一个借口,一个想见她的借口。

    “他来干什么?既然你不喜欢,就不要他来。”叶溪倩低声嘟囔道。

    “找东西。”不让他来,不是少了好多乐趣了吗?既然他想要,他就让他找,只不过也得看他有没有这本事!狂傲的眼神,残血,杀意。

    “什么东”

    话未完,安月君却欺上了她的唇,如狂风暴雨般的炽情,浓烈到让人窒息。

    好甜,好甜,为什么总是吻不够她!为什么总是想她,为什么她的一举一动总是让他着迷不已,为什么总是想将她禁锢在自己怀中。他,忍不住了呵,怎么办?好想把她一口吃进肚里,这样,她就永远离不开他。总是想不通,为什么他会这么爱她!呵,难道这是报应吗?报应他杀了这么多人,报应他这么冷血无情,报应他竟然杀兄弑父!可是,这样甜美的报应,他心甘情愿,愿意一辈子沉溺。以前,他没有弱点,自遇到她后,他的唯一弱点就是她!

    而,秋儿与冬儿等人早已识相地退了出去。

    许久,许久,

    “唔唔”嘤咛的声音一出,暧昧不已,带着无形的诱惑力,惹来了更狂野的深吻。

    在叶溪倩快要窒息的那一刹那,安月君才放开了她,叶溪倩靠着他的胸膛,大口大口地喘气,说不出回来,氤氲带着湿气的眼眸朦胧。

    “娘子,怎么办?为什么总是吻不够你!”安月君低喃。

    “那就吻到地老天荒。”叶溪倩站直身子,看着他的眼睛,嫣然一笑,一字一句地说道。

    “好,地老天荒。”安月君答道。绝美的面容带着满足与开心,深情,眼中的温柔地宠宠溺,让人深陷不已。

    什么东西,似变了,却又没变。

    经他这么一闹,识字的气氛完全没有了,想了想,决定出去走走。

    打开门,却见冬儿与秋儿一脸暧昧地看着她,她瞪了她们一眼,却见她们捂着嘴不停笑,无奈地说:“两位小姐,笑够了没?”

    两人摇摇头,叶溪倩轻叹一声,说:“那你们继续闹,我要出去走走。”

    说完,便走了。

    冬儿追上去,问:“夫人,你要去哪?”

    “去找诗儿聊聊天。”叶溪倩说道。

    “夫人,要我们跟着吗?”冬儿问道。

    “不用了,又不是路痴,这么几步路还走不到吗?你们去忙你们的事吧。”叶溪倩扬扬手,说。

    说完,不等冬儿的反应,便扬长而去,正好冬儿也有事,无奈地看着她走远了,夫人应该没事的,在堡中又不是像外面一般。

    “该死,真不该说大话,这下怎么办,应该往哪儿走?”叶溪倩皱着脸,看了看周围完全陌生的地方,无奈地低喃。为何只是随处逛逛,也能迷路,现在,还真不知道身在何处了。怎么办?早知就该让她们那两丫头跟着了。

    这里,景色很漂亮,微风拂面,带着丝丝凉意,假山座座,杨柳随处摇曳,淡淡的花香,沙沙的树叶声,如音乐般美妙。

    “啊…”

    一道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叶溪倩听到了,为之一震,看来这地方是有人了,她终于离开这个地方了,光顾着高兴的她,完全没有细听话语中的含义。

    闻着声音走了过去,发现在一座假山后,悄悄地走近,却完全震住了,眼前的一幕让她目瞪口呆,白净的脸蛋儿刷地变得通红,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尴尬不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