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五十七章 遇见施琅

    第五十七章 遇见施琅

    交叠的身影,暧昧而又缭乱,男子看了她一眼,未有任何羞耻感,仍是在继续着。

    身下的女子看到后,有些羞涩地阻拦,却在下一时间,失了魂。

    叶溪倩索性就大大方方地站在那观看,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反而,却让那男子失了兴致,停下动作,穿上裤子。

    走到她面前,挑起她的下巴,问:“你是哪里的丫鬟,居然如此大胆。”

    此男子,瘦瘦高高的,虽长相俊美,肤色洁白,却有些阴柔的感觉,尤其那双眼,太过诡异,也有些流气,不似正派的感觉,让人寒毛竖起。

    叶溪倩忍住恶心感,不悦地拍掉他的手,冷冷地说:“你是哪根葱?给本小姐滚!”

    他未生气,轻佻一笑,调笑地说:“呀,美人儿不要生气,是不是本大爷没有碰你,让你心痒难耐?”声音里充满淫亵下流。

    “啪!”她想也不想,就一巴掌打了上去。

    “你!”男子生气地眯起眼,然,却突然笑了起来,说:“这个泼辣的货,好久没尝过了,今晚到梅清阁,美人儿,我等你。”

    梅清阁?那不是转给客人住的?他是月家堡的贵客?脑中突然想起早上安月君说的话,微微一笑,说:“你是施琅。”不是问句,而是很肯定的话。

    “你怎么知道?”施琅惊讶地问道。

    “施少爷,女婢早已久仰你的大名,今日一见,甚是激动。”叶溪倩盈盈一笑,垂下眼睑,遮住了眼中的蔑视,温柔地说。这样下流,下贱的男人,刚来就这么荒唐,该好好教训教训。

    “啊?”施琅被她的这样截然不同的态度一愣,有些怀疑,但是却一转或许是被他的身份吓到了,淫亵一笑,说:“美人儿,今晚,等着你来。”又搞定了一个女人,女人啊,都是不值钱的,看这身打扮,绝对是在堡中有着很高的地位,说不定是那个没用家伙的贴身婢女,那样行动就方便多了。

    边想边笑开了,然而,他却忽略了,一旁近乎全裸女子不断的发抖,眼里尽是恐惧。忽略了,一个婢女怎么会如此大胆,忽略了,一个婢女怎么会这么带着金步摇,穿着有名的雪缎!

    “是,施少爷,女婢绝对不让你失望的。”叶溪倩朝他暧昧一笑,说道。

    施琅大笑着离开了,留下,一脸诡异的叶溪倩。

    叶溪倩走到紧抓着衣服挡在胸口的女子,冷冷地说道:“刚刚的事,不准说出去,不然”

    女子簌簌发抖地说道:“堡堡主夫人,奴婢铃音一定不会的,请请放心”

    叶溪倩满意地点点头,笑了笑,说:“穿好衣服,带我去洛安阁。”

    铃音颤抖地将衣服穿了上去,说:“夫人,这边走。”

    走进洛安阁,已是晌午,只见冬儿和秋儿一脸焦急地在门口等待,望眼欲穿。秋儿眼尖地看到她,忙跑上去叫:“姐姐,你跑去哪里了,秋儿好着急。”说完,还翘起嘴儿,生气地瞥了她一眼。

    叶溪倩叹息了一声,轻敲了她的俏鼻,说:“就是出去走走,怎么,一刻也离不开我啊。”说完,还暧昧地眨了眨眼。

    让一旁的冬儿顿时哭笑不得,她走上前,说:“姐姐,你正经点,刚刚堡主叫人来催你了。”

    “催我干嘛?不是才刚刚见过面吗?”叶溪倩翻了翻白眼,这家伙还真是一刻也不给她安稳。

    “姐姐,该去用午膳了,杨总管因为没请到你,还被堡主狠狠地骂了一顿。”秋儿幸灾乐祸地说道。

    “不去,我没胃口。”叶溪倩摇摇手,说道。

    “姐姐,不行啊,听说表少爷来了,表小姐一听立即缠着堡主大摆筵席,要请他呢。”冬儿有些厌恶地说道。

    “施琅?”叶溪倩扬扬眉,问道。

    “恩恩,是啊,听说他是个美男子,好想看看。”秋儿双手合掌,充满幻想地说道。

    帅个鬼,下流的变态,叶溪倩在心里咒骂着,她诡异一笑,说:“差人告诉君,我不去了。”

    “啊?”冬儿惊讶地张大嘴巴,迟疑地说道:“小姐,真的不去?好像有些不妥。”

    “说我身体欠佳,不去了。”叶溪倩点点头,说道。去了不都揭穿了吗?那晚上的好戏该怎么进行?

    “恩,好。”冬儿欠了一个身,无奈地说道。

    “对了,你们现在有事吗?”叶溪倩睁大眼睛,闪闪发光,兴致冲冲地说道。

    两人均是摇摇头,她开心地笑了笑,说:“你们俩个附耳过来。“

    一段时间后,

    冬儿皱着眉说:“小姐,你怎么会要这些东西?”

    “呵呵,有用。”叶溪倩呵呵一笑,神秘地摇了摇手指,说道。

    “小姐,这”冬儿迟疑地说。

    “哎呀,只管弄来就行了,我要对付他。”叶溪倩说道。

    他?难道是堡主?真是可怜。冬儿替堡主叹了一口气,不过,要是给堡主,那就没问题了,点点头,说:“好,小姐。”

    “记住,一定要在晚膳前给我搞定。”

    “是。”

    梅清阁内,

    “哐啷当”

    清脆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有些不甘的声音说:“那女人太不给我面子了,我哥哥来,居然也不去,明显不把我看在眼里。”

    明月上前,查看了她手中的有无受伤,心疼地说:“小姐,小心点,你的体制不可流血,至于她,不是说了身体欠佳?”

    “什么身体欠佳?分明是不想去,好不容易答应下来的表哥为了这样一句话,直接就走了。”施绡安敲了下桌子,愤愤地说。

    “小姐”

    “表哥是我的,他一定是我的,那女人不会当太久的堡主夫人的。”眼里是绝对的自信以及痴狂。表哥一定会是她的!

    明月看着她,眼里有着担心,小姐太多于执着了,这样下去,会将她逼坏的。

    “娘子,你身体哪里不舒服了?要不要叫大夫看看?”焦急不已的声音在洛安阁内响起,带着些许的恐惧与不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