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五十八章 娘子,不要吓我!

    第五十八章 娘子,不要吓我!

    将正在吃芙蓉酥的叶溪倩紧紧拥在怀里,并上下其手,不,是上下检查,说:“娘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怎么没一直不说话?是不是哪里很疼。”声音带着明显的颤音,连手都在颤抖。

    “咳咳,你想噎死我啊。”叶溪倩憋了好久,好不容易顺了气,没好气地说。

    安月君轻拍了她的背,像是责备地说了句:“娘子,你怎么连吃个芙蓉酥都这么不小心。”

    叶溪倩白了他一眼,说:“要不是你,我会噎着吗?”

    安月君指尖拭掉她嘴边的糕点碎屑,轻柔而又专注,说::“娘子,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没事。”叶溪倩摇摇头说。

    安月君一把抱住她,紧紧地,颤抖地,许久,说:“娘子为什么要说自己身体不舒服?知道为夫会很担心吗?上次,娘子被毒蛇咬伤,那时候的,我痛彻心扉,那样的痛,我不想再尝一次,娘子知道那样的痛吗?”

    叶溪倩默不作声,将手放在他背后,轻轻地说:“对不起,又一次伤到了你。”

    “只要娘子没事就好。”安月君勉强扯开了一个笑容,嫣红的唇瓣有些泛白,说:“娘子,答应我,要好好的。”

    叶溪倩郑重地点点头,抚上他的脸,说:“好。”

    “你不是宴客的吗?”叶溪倩继续问道。

    “娘子才是最重要的。”安月君一脸闷闷的表情,纯真的眼睛眨了眨,诱惑地说:“娘子,你欺负我,应该要给我补偿。”撒娇地嘟起小嘴。

    “我哪有欺负你?”叶溪倩疑惑地说。

    “娘子骗我生病了,让我心很痛。”安月君撒娇地说,眼底闪过一丝邪魅的表情,带着诡异之光。

    “难道你真希望我生病了?”叶溪倩瞪了他一眼,佯装生气地说道。

    “没有,怎么敢?”安月君慌忙摇头,绝世容颜上竟是紧张。

    “那不就行了,为啥还要我补偿你?”叶溪倩扬起一抹笑容,笑眯眯地说道。笑容甜美,清新。

    安月君一呆,傻愣愣的点点头,娘子这样说感觉好像没有错?!

    叶溪倩看他那呆呆的可爱模样,早就憋不住了,笑开了。

    安月君这才明白被她耍了,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无辜纯真的大眼里泪水在打转,撅起嫣红的小嘴儿,指控:“娘子,你又欺负我!”

    一旁秋儿与冬儿早就笑歪了腰,却也深感欣慰,只要在夫人面前,他才会卸下那般冷酷的模样。不过,堡主好适合耍宝!

    夜幕降临,叶溪倩早已在洛安阁门口内不停地踱步,心里碎碎念:这两个丫头怎么还没回来?路上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正想着,秋儿与冬儿拿着一包东西,红着脸快速地走过来,叶溪倩迎了上去,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秋儿抱怨道:“姐姐,为什么不是你去买?买这些东西好丢脸,那药铺的老伯一直盯着我们,那眼神以为我们要做什么事似的。”

    叶溪倩笑了笑,推着她进了门,将她按在坐位上,轻轻地揉捏,说道:“我们秋儿小姐真是辛苦了,姐姐替你揉揉肩。”

    这厢正舒服,旁边的冬儿就不乐意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埋怨道:“姐姐,为什么你替秋儿揉肩,我也很丢脸的,买了那个东西,我都没脸再站那,立即就跑走了。”

    叶溪倩走到她后面,讨好地说:“冬儿小姐也辛苦了,小的给你捶捶背。”

    一室的温馨

    “冬儿,有没有安排好?堡主今天要干什么?我可不想他过会过来,不走了,那我不就白忙活了。”叶溪倩问道。

    冬儿低声嘀咕:白忙活才好。嘴里却信誓旦旦地说:“姐姐,放心吧,一切都已经办妥了,今晚堡主肯定不会过来了。”

    秋儿抬起头,担忧地说:“姐姐,这样做真的好吗?万一出了什么岔子,那我们的命可就难保了。”

    叶溪倩挑挑眉,眼底闪过一丝亮光,拍了拍她的肩,说:“放心吧,我自由分寸。”

    看她一脸坚决的样子,秋儿与冬儿也只能点点头。

    叶溪倩看外面的夜色也差不多了,忙将东西抱起来,放在自己怀中,扬了扬手说:“我走了啊。”

    最终,在她们两担心的目光中,潇洒地离开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