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五十九章 教训施琅

    第五十九章 教训施琅

    月华倾泻,映照了满目的朦胧,如梦如幻。

    林荫小道上,叶溪倩袅袅往前走,一张素颜在月华的照耀下,竟带着一丝飘渺如仙的味道。

    左拐右走,穿过了数不清的凉亭,走过了长长的走廊。叹了口气,几天前和君一起走的时候,从来都不觉得这地方有多大,或许心境不同了吧,那时候满心满眼里都是他。现在一个人走,竟觉得好长。

    过了很久,终于到了梅清阁,将包袱放下,挑了里面的几样东西出来,放在腰间。看着包袱里其他的东西,只能摇摇头,算了,还是小小惩戒他一下好。将包袱放在了一旁的草丛里,走了。没多久,却有一双手,将其捡起,拿着它离开了。

    奸笑着走到了施琅住的地方,举起手,正准备敲门时,门倏地开了。

    迎面,施琅有点阴柔的脸印入她的眼帘,他温柔一笑,却带着淫亵之意,说:“小美人儿,来得挺早的,看来也是迫不及待了。”说完,手想要抚上她的脸带儿。

    叶溪倩不着边际的闪开了,眸光一凝,这样对他看来是太便宜,这个色胚,不屑的想着,脸却扬起谄媚的笑容,说:“表少爷,奴婢这不是想您吗?”

    施琅点点头,满含笑意地说:“不错,不错,懂得识人,如果你服侍我满意了,以后可有机会当堡主夫人的。”话里带着得意与猖狂与得意。

    叶溪倩眸光一闪,心中升起冷意,就凭你?嘴上却说:“凭表少爷,英明神武,睿智,绝对有可能,以后奴婢得仰仗您呢。”

    施琅笑开了,说:“话不多说了,进来吧。”看来,今天又可以好好**一把了。

    叶溪倩走到桌边,边笑边说:“表少爷,您这次是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偷不,是来看我妹妹的。”施琅话说到一半,突觉不对,立即改口道,眼一直盯着她。

    叶溪倩心一抖,却仍是镇定自若地说:“表少爷为什么要看我?”声音带着嗲意,以及无尽的诱惑。

    施琅脸色倏地冷了下来,说:“你是谁?”

    “表少爷这是什么意思?不是你叫奴婢来的吗?怎么问我是谁?”叶溪倩柔柔地笑了笑,表情无辜地说。

    室内一片寂静

    突然,施琅放心地一笑,或许是他多想了,说:“没什么,小美人儿,要不要”

    叶溪倩拿起放在桌边上的桌子,缓缓地倒了杯茶,手指自然地弹了弹,嫣然一笑,臀部七扭八扭地走到他前面,杯子里的水也随之摇晃,让里面的东西溶解了。

    “表少爷,你刚刚凶我,是不是要赔偿我?”叶溪倩泫然欲泣地说道,一副伤心至极的样子。

    “恩恩,好,只要小美人儿开心就好。”施琅被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迷倒了,立即点点头,说。

    叶溪倩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以及得意,将茶递到他面前,施琅接过,一口饮尽。

    “小美人儿倒地茶果然非同一般地好喝。”施琅色迷迷地说道。

    “谢谢表少爷的赞赏。”

    随即冷冷地站在那,笑意盈盈地等待着,该发作了。

    “小美人儿怎么了?”施琅看到她突然退了一大步,有些奇怪地说。

    但,眼突然朦胧,意识突然模糊了起来,下一秒,陷入了黑暗里

    叶溪倩走到他面前,狠狠地踢了一下,这个种马,不踢白不踢,想到这,又踢了上去。等踢够了后,弯下腰,将腰里的东西拿了出来,该行动了。

    施琅幽幽地醒来,想要动身,却发现自己被困在外面的一棵树上,而且近乎全裸,死命挣脱,却未有任何效果,想要大叫。

    一道冷淡的声音传来,“劝你别乱动,药性快要发作了。”

    施琅抬起头,眼立即眯了起来,怒气冲冲地说:“快给我松绑。”

    “不,拒绝。”叶溪倩冷淡地说。

    “你是谁?”施琅心里发狠,要是他知道了,等以后,他会让她好过的!

    “呵呵,你凶什么?你现在是鱼肉,而我是刀俎。”叶溪倩笑了笑,说。

    施琅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身体内部升起了一股热度,慢慢地蔓延至全身,随即聚集到一处,而,那一处竟伴着撕裂般的疼痛,却仍旧没有冲动。

    他惊恐地看着,又疼又怒地说:“贱女人,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不过下了点合欢散,再在你那泼了很浓的辣椒水,呵呵,相信现在应该很痛苦吧。”叶溪倩云淡风轻地说着这些话。

    “你给我等着”狠话没有说完,热得无法忍耐,那却痛彻心扉,让他再也无法忍受,晕了过去。

    “没用的男人。”叶溪倩不屑地朝他看了眼,随即离开了,任他自生自灭去,不过,应该没多久会有人来救他。

    暗处,一个绝魅容颜的男子看着这一幕,唇畔扬起开心的笑容,不是因为不相信她才来,而是担心她会受到危险。

    不过,有些事该处理了,堡中不需要多事之人。

    梅清阁内尽头的房间内,

    施绡安笑着喝着茶,赞扬地看着明月说:“这次你做的真不错,呵呵,看那女人怎么办?勾搭别人可是重罪!”

    明月心底却有些担心,她不会害了她吧。刚刚,看到堡主夫人将一个包袱扔草丛里,她正好看到,将其捡起来,却见是一些药性极强的春药,只要妓院才有的一些东西。跟着她走,却见她进了少爷房间,立即赶回来向小姐说。小姐却要叫她将其放在堡主的说桌上,本不想同意,却见小姐哭的样子,心一横,立即趁堡主不在,放在书桌上,并留了字条。她是自私的啊,为了小姐,竟伤害了另一个人,但愿夫人没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