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六十章 娘子,我吃醋了!

    第六十章 娘子,我吃醋了!

    洛安阁内,

    或许是因为刚刚的原因,叶溪倩心情显得格外开心,边哼着歌,边喝茶。

    “娘子,你在笑什么?”稚嫩娇软的声音响起,却又些吃醋。

    “呃,没什么。”叶溪倩愣了一下,有些慌乱的说。

    安月君扬起一抹可爱的笑容,却在下一秒沉寂了,许久,闷闷地说:“娘子,我嫉妒,我好嫉妒。”

    “什么?”叶溪倩被他这么一句话,有些犯傻了。

    “娘子,你让他碰哪了?”温柔的声音里,却多了分醋意与晦暗。

    “你不相信我?”叶溪倩脸倏地一冷,心,开始疼了,如果爱情里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她是不是得考虑下了?

    安月君第一次见到她的冷脸,小脸蛋儿满是紧张,以及不知所措的慌乱,嫣红的唇瓣有些泛白,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倏地,一把抱住她,说:“娘子,别生气,不是不相信,只是嫉妒,嫉妒得快发疯了,嫉妒你被他碰到了哪个地方,我不允许,连一点都不行,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我的!娘子,是不是手还是哪?”

    说完,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死命地握着,拼命地磨蹭,嘴里无意识地说:“娘子的身上只要有我的气息就行了。”

    叶溪倩被他这个样子呆愣住了,手上的疼痛却远不及心疼,她另一只手抚上他痴狂的脸庞,轻轻地说:“君,我再问你一次,你相信我吗?”

    “相信你,就如相信我自己,不,比我自己更相信。”安月君轻轻地说道,小鹿斑比可爱的眸子显得楚楚可怜。

    “那就好,君,你听我说,我连一丝一毫都没被他碰到。”叶溪倩一字一句地说道。

    安月君抬起头,愣愣地看着她,慢慢地,嘴角扬起一抹甜蜜至极的笑容,傻到让人心疼,撒娇说:“娘子,我相信你。”郑重而又深情。

    “砰!”

    一拳打了上去,安月君揉着有些红的脸蛋儿,委屈不已,眨了眨美丽含水的眸子,扁着嘴,说:“娘子,你干嘛又打我?”

    “我手很疼!”叶溪倩瞪了他一眼,恶声说道。

    “娘子打得这么重,当然疼了。”安月君嘀咕道。

    “被你捏的很疼!”叶溪倩伸手又想一拳,却又放下,无奈地说。

    “”

    两天过去了,这天晌午,叶溪倩刚学完习字,便出去走走。

    在子明湖畔,却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藏青色锦衫,束发琉玉冠,俊美的面容,剑眉浓而墨黑,朗目灿若星,无不透着霸气与尊贵,以及淡淡的疏离感。此刻,正与司徒谦谈论着什么。

    “紫昊天,你怎么在?”叶溪倩惊讶地问,一想到上次,显得有些不悦。

    紫昊转过头,轻轻一笑,合上折扇,说:“倩倩姑娘,又见面了。”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叶溪倩轻轻地说道,眼眯起,上下打量他。

    “呵呵,能有什么目的,上次遇见倩倩,真是日思夜想,这不,今天就迫不及待来了。”紫昊笑了笑,话里调侃意味很浓,眼神却很是严肃。

    “你!”叶溪倩气结地说道,手紧紧地握紧,忍住想要打上他的笑脸。

    “倩倩,昨晚很精彩,说真的,越来越对你感兴趣了。”紫昊经过她时,轻轻地抛来这么一句话。

    叶溪倩眼睁得大大的,昨晚?那不是难怪,昨天总觉得被跟踪了,果然没有错,不过。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目的?

    富丽堂皇的房子,却被布置得有些诡异,让人毛骨悚然。

    “教主,属下有事禀报。”男子低头跪地,说道。

    “说。”正中央,做着一个中年男子,带了个面具,看不到他的样子,却从毫无温度的眸子里可以看出,他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教主,属下打听到,安月君有个很在乎的妻子,如果想搞垮他,只要将他掳来就行了。”跪地的男子恭敬地说,但,眉目间却有些得意。这么一个重要的消息,这下教主是不是要让他做总堂主了?

    幻想着,然,“啪!”

    没见教主动手,一个巴掌却已印了上去,血丝出现,血滴滴往下落,就听到,“这个,我早就知道了,你到月家堡这么久,就得到这么点消息?”

    阴冷的声音带着隐隐地杀意。

    “教主,饶命,教主,饶命,属下保证在半个月内一定将他娘子带到您的面前。”男子诚惶诚恐地说道,一脸害怕,唯恐自己说慢了,便会死一般。

    “好。”教主点了点头,提醒道:“安月君是个很厉害的人,你小心提防,这次不成功,你提头来见。”他不想再失败第二次!

    “属下知道,属下知道。”男子忙磕头,随后说:“那教主答应属下的事情?”

    “你还有脸提?要不是看你有这么点用处,可以光明正大地进堡,我还需要你?”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看到他脸慢慢地变黑,阴冷一笑,说:“你不觉得,你的脸有什么变化?”

    男子往脸上一抹,见手中的血是黑色,心一惊,结结巴巴地说:“教主,你怎么了?”

    中年男子手一扬,半粒丸子出现在地上,冷声说道:“这是半颗解毒丸,脸上的毒会解,但是手与脚还没解,事成之后,另外半颗会给你的,不然,你就死路一条!”

    男子忙吞下这半颗解药,急切而又害怕,不停地说:“属下遵命,属下一定不负教主的期望。”

    “滚。”

    冷冷的话传来,男子立即起身跑开了,像是后面有东西追赶一般。

    独留,中年带着面具的男子坐在大厅正中央,眼里竟是不甘与狠毒,安月君,你等着,他不会再失败第二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