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六十一章 紫昊的调侃

    第六十一章 紫昊的调侃

    清晨,空气清新,凉爽,有着混合青草以及花香的味道,让人闻了特舒服。

    施绡安一夜无眠,只因为明月说的一句,小姐,他们感情很好。心中的嫉妒之情,越来越浓了,却没有任何方法。

    吃完早膳,一个人随处逛逛,心中不断地祈盼着能遇见表哥。

    走出梅清阁,想去秋雪亭坐坐,只因这是安月君去书房的必经之路。

    经过一座院落,星月阁,她轻轻地笑了笑,她跟月影和星影从来没说过什么话。不过,听说他们俩个很受安月君的重用,或许,可以去试试和他们深交。

    正要踏进去,却听见,

    “月影,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这应该是星影的声音,低沉带着分沙哑,亦有些冷淡,此刻却有几分恼怒之意。

    “我也知道,可是,我每次看到他,眼睛总是控制不住。”月影的声音没了以往的淡然,显得有些绝望和悲伤。

    “月影,放弃吧,你和堡主是没有结果的。”

    “我明白,可是,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月影痛苦地说道。

    施绡安诡异地一笑,看,她听到了什么!呵呵,堡主!

    “月影”

    “星影,其实我都知道,可是我不甘心,为什么一个认识这么短时间的女人就可以夺得他全部的爱,而我,却总是在追寻他的背影。可是,他却连一个背影都懒得给我,星影,我真的好不甘心,我哪不好吗?”

    痛苦至极的声音却让施绡安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连眼里都是笑意,以后,看来会很热闹了,她是不是找到一个同伴了?

    没有兴趣再听下去了,因为想听的全部都听到了,那就没有再听下去的必要了。转身离开,却不料,踩到了一旁的枯枝,“咔嚓”一声响起。

    “谁,谁在外面?”星影冷哼了一声,杀意重重地说。

    施绡安见也瞒不下去了,便缓缓地走了进去,月影与星影看到是她,心中一震,却不露声色,行个礼说:“表小姐好。”

    “你们好。”施绡安温柔一笑,却显得过于灿烂,她恳切地说:“来了很久,一直想来看看你们,还想恳请你们在表哥面前说几句好话,以后必少不了你们的好处的。”

    声音里没有一丝慌乱,连眼里都是恳切,月影与星影直直地盯着她许久,才轻轻地说:“谢谢表小姐如此看得起我们,真是不敢当。”

    “呵呵,我们各取所需,哎呀,不早了,我得立即回去了。”施绡安看了看天,轻轻地说。转身之际,向月影看了一眼,含着嘲弄和警示,月影一愣,随即明了,含着无限的绝望,她是听到了。

    待她走远后,月影说道:“她听到了,怎么办?”

    “杀了她。”星影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

    “你不了解,不能杀了她。”月影摇摇头,带着绝望地说。

    叶溪倩是睡到中午,才幽幽地醒过来,秋儿与冬儿一番梳洗后,才晃悠悠地走出去,打开门,却见拿着白玉折扇,一脸笑意的紫昊。

    她先是一呆,反应是立即想要将门关上,“啪!”白玉折扇挡在了中间,阻挡了她的动作。

    紫昊俊脸迎了上去,笑着说:“怎么,倩倩不欢迎我?”眼里闪过一丝冷峻,还没有一个人,会拒绝他,她也不会例外!

    “是。”叶溪倩点了点头,在他眼神愣了后,又继续说:“非常讨厌你,讨厌你的自以为是,讨厌你的自命风流,讨厌很多,免得打击你。”

    紫昊眸色暗了暗,他就不相信他搞不定她,男人不都喜欢挑战高难度么?那么,他就会搞定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俊朗不已,惹得一旁的秋儿与冬儿脸红不已,说:“倩倩,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叶溪倩挑了挑眉,敢情他是完全没将她的话说进去,随即又加了句:“讨厌你的笑容,非常不喜欢。”

    紫昊又是一呆,却又是笑了笑,说:“倩倩,看在我一早等了这么久的份上,陪我出去走走吧。”

    “为什么要陪你?”叶溪倩反驳道,随即又说:“还有,你怎么会住在这?”

    “堂堂的月家堡应该不会容不下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吧。”打开扇子,轻轻地扇着,投足之间,尽是高贵与自信。

    “你!”叶溪倩恶狠狠地看着他,说。

    “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特殊的女人,我想,我真的对你有兴趣了,哈哈哈”紫昊笑开了,心情显得有些愉悦。

    “砰!”

    一脚踢了上去,狠狠地,叶溪倩说:“我很忙,没心情跟你开玩笑。”说完,绕过他,便离开了。

    紫昊啧啧地摇摇头,他是说真的啊,怎么就不相信他呢?不过,她的力气还真不小,这样的泼辣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随即,追了上去。

    一人飞快地跑,另一个迅速地追,紫昊眸光一闪,下一秒便到了叶溪倩的前面,而,叶溪倩因为跑的太过用力,眼见前面的人,却未刹住车,砰的撞进了他的怀里。

    “倩倩,虽然你喜欢我,但也不用急得撞进我怀里吧。”紫昊调侃地看着怀中的她,见她因刚才的运动而脸泛红,眼底闪过一丝柔意,说真的,她这个样子竟比他后宫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美。

    “你,滚。”叶溪倩连多余的话都不想说,直接冷冷地说。

    转身之际,说:“不准跟来。”

    她已走远,紫昊没追上去,眼看到旁边,便问:“出来吧,有什么事?”

    “陛下,这,王爷快要忍不住了,在催陛下回宫。”一个仆人打扮的男子走到他前面,想要失礼,却被他阻止了,只能微微弯腰说。

    “告诉他,给我好好地处理,如果出了什么事,以后休着想做个逍遥王爷。”冷唇一勾,形成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遵命,属下告退。”

    “慢着,去查查叶溪倩这个人。”

    “陛下,你不是”要查邪衣教的吗?见到紫昊的眼神聪明地止住了要说出口的话。

    “现在,我找到了更重要的事了,至于邪衣教,把这封信交给紫傲便可,他看后自会明白。”紫昊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交给前面的人。

    交代完事后,便转身离开。更重要的事,当然是和倩倩培养感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