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六十二章 娘子,我们成亲吧

    第六十二章 娘子,我们成亲吧

    “你是谁?”冷到极点的声音传来,带着很浓很浓的怒意与杀气。

    风静止了,这一刻,安静,安静,死寂

    紫昊转身,却大惊,风华绝代,绝色妖娆,如神仙人儿般,白衣谪仙出尘。美眸变成妖艳无比的紫色,冷如冰,无一丝人气,杀意,残忍,狠意,嗜血,周身弥漫着浓重的杀气,狠辣无比。

    “安月君?”紫昊竟像是没看到他的杀意,反问道。他就是冷面玉君?竟是这样一个人,还真是让他大为惊讶。

    “你碰了她!”如地狱森罗般的声音,竟带着血淋淋的嗜血,恐怖至极。

    还没等紫昊反应过来,眼前,一道白光闪现,“昊,你先走。”司徒谦不知为何出现在此地,挡在他的面前,立即说道。

    此时,紫昊却扬起一个笑容,说:“冷面玉君的本事,我早想领教领教了。”

    霎时,空中,白光与青光纠缠了在一起,白光洒脱,美妙,如袅袅轻烟轻灵,游刃有余,青光却时时被压制住了,有些笨重。

    下一秒,停止了,紫昊嘴角血一滴滴地落下,咳嗽了一声,扬起笑容,是钦佩,亦是不甘,摇摇头:“安月君,你让我佩服。”

    “滚!”安月君面不改色,脸色平静,冷冷地说,转身离开了。

    “倩倩很可爱。”或许是不甘,脱口而出。虽说是不甘心,而说出的话,可是,却是真心话。

    已平复的杀气,又染了他全身,他转过身,说:“滚,不然,死!”不是因为不杀,只是他答应过她。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为了她,他可以毁天灭地,为了她,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他,只要她!能让她开心,他什么都可以做,更何况,只是要他不杀人而已。

    紫昊笑了笑,血韵红了他的唇,如罂粟般绚烂,他点点头,转身离开。要想得到她,不一定,要死缠烂打,既然打不过,就聪明地选择离开。生在帝王家,有着无奈,却也有着别人一直欣羡的东西—权利。

    安月君眸光一闪,眼底却闪过一丝恐惧,他该怎么办?先是齐天放,后是这个男人,而后要有多少男子会青睐上她,她是他的,别人不准碰一分一毫!她什么时候才会真正属于他,或许,他该趁早了。

    心倏地一阵疼痛,那种害怕失去她的惊恐,让他早已失去了方寸,揪了心般地疼,他向一旁的杨和问:“她在哪?她在哪?”

    杨和看到他眼中的痴狂与痛苦,震撼了,竟不能言语,许久才反应过来,急忙说:“堡主,别急,我马上派人去找。”

    说完,转身跑开了。

    没过一会儿,杨和气喘吁吁地带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叶溪倩走了过来。

    下一秒,叶溪倩就被抱在怀里,她阖上眼睑,舒了一口气,心,却突然疼了起来,问:“君,怎么了?”只是紧紧地抱着,心却有了片刻的安宁幸福。

    “娘子,我们成亲吧。”闷闷地声音传来,带着恐惧感,他要确定她是他的,一定是他的!

    叶溪倩一愣,她该答应他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该答应吗?这样脸泛着柔和的光和,她反手抱住了他,却不说话。

    安月君等了许久,却没有回应,急了,带着痴狂与霸道,撒娇:“娘子,不管,你一定是我的,我们一定会成亲,你就是我的,一定!”

    叶溪倩摇摇头,这家伙,连求个婚也这么无赖,让人哭笑不得,抬头,坚定地看着他,说:“好。”

    安月君绝美的脸上露出了小孩子的纯真与欣喜,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傻傻地,却又是幸福的,他一把抱起叶溪倩,转着圈,边笑边大叫:“娘子答应了,娘子,你是我的了。”

    如孩子般全然的开心,他兴奋地向一旁明显受他感染,正笑得开心的杨和说道:“杨和,娘子答应了,她是我的了。”像是得到了全世界般开心喜悦,她是他的了,终于该是他的了。

    杨和点点头,欣慰地说:“恭喜堡主。”

    “娘子,我们马上成亲,就可以马上入洞房了。”说完,还真向杨和说道:“杨和,快去准备,我要和娘子中午成亲,要是误了时辰,你看着办。”

    杨和顿时傻了,不会吧?堡主开心,也不用拉他下水,到中午还有几个时辰,怎么也来不及呀,这不是要了他老命吗?

    “砰!”

    “哎呦,娘子,干嘛又打我?很疼的。”安月君可怜兮兮地抱着头,睁着无辜纯真大眼,撒娇地说,嘴角却是忍不住向上去翘,连眼睛都是笑意。看起来,可爱至极!

    “你个笨蛋,有必要这么急吗?”叶溪倩无奈地说,如果还有什么不放心,那么此刻都没了,她已经是他的了,不是吗?如果,幸福只有一秒钟,那么她就要好好享受这一秒,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说她自私也好,骂她无情也罢,或许,哪天回去,君会受不了,可是她只想抓住这一刻的幸福。况且,上天让她到这个世界上,便不会让她再回去了吧,是吧。

    “恩,很急,真的很急,我就想要娘子早点属于我。”安月君重重地点头,讨好地看着她,温柔,开心,幸福,暖意。转身却横着眉,说:“杨和,还不快去!”

    杨和苦哈哈地只能转身离去。看来,等这差事完了,他还是提早回去天天喝着茶,抱抱孙子吧,跟着堡主,他天天一惊一乍,不知啥时被他吓死。

    “慢着。”

    叶溪倩无奈地摇摇头,说:“杨和,挑个好点的日子吧,最少也得在半个月,一个月之后吧。”哎,这家伙,真是的,让她说这样的话,羞不羞人啊。

    “是,夫人。”杨和感激涕零看着她,说完,便转身离开。

    “小姐,有件事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明月一脸担忧地看着施绡安,这个消息要是被小姐知道了,不知能不能承受,不过,却不能不说,早晚都是得知道的。

    “什么?”正在绣着花的施绡安放下手中的东西,抬起头问道。

    “小姐,堡主快成亲了。”明月艰难地说道。

    “哦。”施绡安听完这句话,只是点点头,眼瞥了别处一眼,淡淡地应道,随后低下头继续绣着花,仿若一切都无关紧要,只有不断哆嗦的手泄露了她的秘密。

    “小姐,你怎么了,没事吧?”明月奇怪地看着她,小姐怎么会是这个反应?太平静了,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明月,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施绡安笑了笑,平静地说道,云淡风轻。

    “小姐”明月迟疑地说道。

    “下去吧。”施绡安语气稍稍加重了,眼里带着坚持。

    “是。”明月无奈地点点了头,应。

    说完,退了出去,将门掩上。

    “出来吧。”等走远后,施绡安轻轻地说了一句,了然,眼中闪过一丝诡异。她会得到表哥的,因为,她不是一个人奋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