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六十三章 阴谋未起,却已灭

    第六十三章 阴谋未起,却已灭

    偌大的皇宫内,万籁俱寂,昭阳殿内,却是灯火通明,隐隐可以听到声响。

    “你说什么?”紫昊大力地拍了桌子,惊讶地说。

    “陛下,查不到叶溪倩这个人,竟是一片空白。”跪在地上的人也是一脸不甘,甚是奇怪,为何怎么查也查不到她的资料。

    “你堂堂一个焰洄堂的堂主,掌握天下的情报,居然会查不出一个人?”紫昊嘴角勾起一抹怀疑,眼露嘲讽地看着他。

    “是。”下面的人咬了咬牙,点头道。

    “一点也查不到?”紫昊不相信地又问了一遍,

    “只知道,堡主和她快要成亲了,只是日子还没定。”

    紫昊点点头,说“你先下去吧。”

    快要成亲了?他是不是要加快速度了?

    这厢,月家堡的书房内,静悄悄。

    安月君正伏案前,看着什么东西,倏地,放下手中的毛笔,眼不离纸,冷冷地说:“有何事?”

    月影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到他前面,单膝下跪道:“堡主,邪衣教最近活动频繁,再不行动,恐怕会再造事端。”

    “月影,你自由了。”安月君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淡淡地说着与她话不搭的言语。

    “什么?”月影不可置信地抬起头,问。眼里满是惊讶与不相信,他这是何意?为何这样说?自由,多少人想要自由,可是她不想要,没了他,要自由有何用?

    “你最近不安稳。”邪魅的丹凤眼结了冰,寒如冬天之雪,无一丝温度。

    “堡主,这什么意思?属下不明白。”月影有些激动地说,直盯着他面无表情却依旧美如罂粟般的脸。

    “滚。”安月君只是说了这么一个字,再也没搭理她。

    “堡主,你相信我,我从没做伤害你的事。”月影不相信,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她竟可能做到他满意,可是为何他还是不要她了?

    “我只相信她。”安月君淡淡地说,仿若对她激动的样子,视而不见。

    只相信她!呵呵,他从来没有将她放在眼里,一直以为他让她做左手右臂,是因为习惯,是因为喜欢。原来,原来任何人都可以代替她,她竟没有给他带来一点涟漪,不,或许,他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眼泪,就这样刷刷地流了下来,十多年,十多年只为追随他,可是,却只换来一个滚字。摇着头,无法相信这个现实,泪眼朦胧间,却仍旧可以看到他那张已刻入她骨,融于她血的脸,心,痛得无法呼吸。

    他狠觉?不,为了她,他可以背弃一切,可是为何他能弑兄杀父!他残忍?不,为了她,他什么都愿意做,可是为何他一夜竟能杀数百人,却仍是一脸冷笑!只因他的心,他的情,他的爱,只给了那个女人!浓情,热爱,只给了她,竟没有给别人丝毫!

    心早已麻木,却仍旧可以感觉血在汩汩流着,眼神空洞地站起身,想要离开,去听见“慢着。”

    眼里突然出现了一道希望之光,他叫住了她,嘴角微微扬起,却在下一秒垂了下去。

    “告诉她,尽快滚!”他不会让一点危险留给她,爱她,就要保护她!

    月影点点头,他知道了吧,堡主就是堡主,才刚商量要杀那个女人,却这么快知道了,眼神空了,心空了,整个身子都空了。

    一步,两步,三步

    离开了他的书房,该去哪?她何去何从?从小,她只为他而活,现在,失去了他,他该怎么活?

    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随即,一双手将她抱起,走了。

    一大早,安月君便早早来到叶溪倩的厢房门口等着,没有敲门,没有动,只是眼盯着窗户,以为这样便可以看到房中的人儿。

    冷淡,甚至冷酷,千年不化的寒冰,却在门开的那一刻,划开了点点温柔,片片浓情,勾起唇角温柔一笑,说:“娘子,好早。”

    “恩,睡不着。”叶溪倩睡眼朦胧地说道。

    “娘子,想我想的睡不着?”安月君眼露窃喜,像偷腥的猫般,可爱,沾沾自喜,白净如雪的面容,尽是满足,心高高地期盼着。

    “不是。”很不留情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让某人赌起小嘴儿,不悦哀怨地看着她,娘子怎么可以不想他,他可是一直都很想很想娘子。

    仿若感受到他哀怨的眼神,叶溪倩无奈地摇摇头,说:“乖,很想狠想你。”

    安月君上前亲了一口,重重地,抱住她,说:“娘子,我们真的要成亲了吗?感觉好像在梦中一般。”

    “哎哟。”安月君可怜兮兮地揉着被捏红的腮帮子,含泪的眼眸看着她,扁着嘴,低低地嘟囔:“娘子就喜欢欺负人,好凶。”

    “会疼吗?”叶溪倩笑眯眯地看着他,佯装没听到他的低语。

    “疼。”安月君重重地点点头,眼神更是哀怨。

    “那还觉得在做梦吗?”

    “夫君,相公,你怎么不说话了?”叶溪倩看着他呆愣的样儿偷笑道。

    “娘子,要不要习武?”安月君笑了笑,乌溜溜地大眼,盯着她,散发着无尽的诱惑。

    “习武?好。”叶溪倩想了想,说道。脑中不禁浮现电视中侠女英姿飒爽地打强盗,眼露向往。

    “娘子,从明天开始,习武。”这样,别人就再也不能碰她!

    梅清阁内,

    杨和领着一大帮子人,走进了施绡安的房间,得意地看着她,幸灾乐祸地说:“堡主让你立马滚出去。”这讨人厌的人终于可以走了,也可以少受一点气,虽然最近堡主老做糊涂事,不过还算做了一件最明智的事。

    施绡安眼神一滞,随即摇摇头说:“不会的,不会的,表哥不会这样做的,我不要走。”没当上堡主夫人,她不会走,没得到表哥,她不会走,没害死那女人,她不会走,总之,她是不会走的!

    “明天再来时,不要让我看到你。”杨和脸色一正,严肃地说。

    “我不信,我要去问他。”施绡安脸色苍白,一把推开杨和,跑了出去。表哥以前说过,以前答应过的,她要去问他。

    “小姐,慢点,别摔倒了。”明月担心地跟在后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