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六十四章 要一辈子

    第六十四章 要一辈子

    施绡安一路跑了过去,见有仆人过来,便问:“表哥在哪?”

    好不容易,到了书房,还未敲门就直接推门进去,却在踏入的一刹那,只感觉一阵含着杀意的剑气过来,她,灵巧地一闪,躲过了,却仍在脖间留下了一条血痕。

    “表哥,为何这样对绡绡?”施绡安弱不禁风,满目含泪地看着他,眼在看到一旁的茶杯后,眼底闪过一丝诡异。

    安月君仿若没看到般,低着头,写着些什么。许久,说:“滚!”

    施绡安面色一僵,深吸了一口气,说:“表哥,记得以前在伯母面前,你答应过什么?你想让伯母死都不安心吗?”

    “啪!”

    一个巴掌打了过去,安月君冷冷地看着她,不,应该说是嗜血的杀意布满了眼睛,奸邪得让人感到害怕,无情得让人胆寒,冷酷,残厉,如地狱厉鬼般,恐怖至极!嫣红的唇瓣紧紧抿住,冷冽,“你没资格说!滚!”

    “我没资格?”施绡安冷冷一笑,从怀中拿出一个扳指,通体浑圆,质地极好,琉璃泽,却又有些翠绿,晶莹剔透,极为漂亮。她转动着这扳指,说:“表哥,我记得只要有了玉琉璃,月家堡都得听令吧。”

    安月君眸色加深,唇角勾起了一派冷冽笑意,未说话。

    “表哥,我用玉琉璃命令你,娶我。”施绡安自信满满地说道。

    房内一阵静谧

    “你以为就凭这破扳指就可以命令我?”安月君嘲弄地笑了笑,他可以杀兄弑父,还会在乎这些东西?

    自信满满地施绡安见他这样,不禁有些慌了手脚,说:“表哥,你这样视祖辈何物,也未免太不敬不孝了。”

    安月君冷冷一笑,敬?孝?他为何要敬孝?他冷冽地说:“已经给我你机会了。”

    话一落,施绡安肩上血狂涌而出,右肩又是一下,血腥味浓重得让人窒息。安月君轻笑出声,问:“知道什么最痛苦?”那笑,却如地狱阎罗般,森冷。

    施绡安恐惧地摇摇头,身子不断地往后退,而,安月君却是闲闲地站那,如神祗,像是很享受她这般的恐惧。

    许久,血汩汩地流出,安月君像是生厌了,走上前,阴冷地说:“你不该伤她!”

    这一刻,施绡安是真正的恐惧了,她惊恐地看着他,说:“我没有,表哥,我没有。”血不断地流,她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感觉了,仿若这一切都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

    “连念头也不该,否则,死!”安月君森冷的目光直视她,手一扬,想要给她最后一击,倏地却停了下来,眸光变柔。

    施绡安愣住了,这怎么回事?表哥是要饶过她了?心中不禁一阵窃喜。

    “哒哒哒”

    安月君眸光已如春水,柔的让仍施绡安心一阵悸动。未见他走动,却已到了门口,眼神里透着雀跃之心。

    门开了,

    “砰!”嫩黄色的身影猛地撞进他怀中,他紧紧地抱住了。

    许久,叶溪倩抬起头,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是我来了?”

    安月君抚上她的脸,轻轻地说:“娘子,我就是知道。”她的脚步轻灵,却又带着些急缓,不知为何,一下子就知道是她。

    “君,我跟你说,我学了好多字,一开心就写了封情书给你,要不要看看?”叶溪倩扬了扬手中的纸,兴奋地说。

    “情书?”安月君疑惑地问。

    “呃,反正你看就好了。”叶溪倩一愣,这个时代应该不知道什么是情书,也不好解释,就忙将纸塞进了他的手中。

    见安月君摊开纸,看了起来,她就转到后面,却脸色一白,地上一滩血迹,施绡安已晕倒在地,脆弱得毫无生命迹象。

    “君,这是怎么回事?”叶溪倩皱着眉,问。

    “娘子咳咳,就这么一回事。”安月君吞吞吐吐地说道,眼露委屈地看着她,娘子干嘛这么凶。

    叶溪倩狠狠地瞪了一眼,立即打开门,向一旁站着地奴仆说道:“快去叫大夫,一刻也不得延缓。“

    “是,夫人。“

    安月君看完信,将其小心翼翼地收好,幸福的感觉布满全身,唇角划开了浓浓的笑意,眼里都是笑意,幸福的,开心的,满足的。娘子说要欺负他一辈子,要一辈子陪伴朝夕,要一辈子地吵闹,要一辈子地爱他,一辈子傻傻地笑了起来,一辈子,真的是一辈子!

    “信呢?”叶溪倩转过身,看见他手里已经空空如也,掩住了眼中的羞涩,恶狠狠地问道。

    “娘子,它突然不见了,为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安月君睁着无辜的大眼,无邪地说道。

    “你少胡扯。”叶溪倩无奈地笑了笑,说:“又不是问你要回来,你急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安月君轻舒了一口气,眉开眼笑地说。

    “字看得懂?”叶溪倩带着羞涩地说道。刚开始学会,字还是弯弯扭扭,不过,这已经很让她开心了。

    “恩恩,娘子的字很漂亮。”某人睁着大眼说着瞎话,还点点头,重重地说道。

    “懒得理你。”叶溪倩瞪了他一眼,余光看到还躺在地上的施绡安,歉意地弯下腰,想要将她扶起来。

    “娘子,不可以碰别人。”安月君嘟起嘴,吃醋道。看着施绡安,冷冷一笑,因为娘子,这次就放过你了。

    “来人。”安月君冷声说道。

    “在。”

    “将她抬到梅清阁。”

    “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