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六十五章 要习武??

    第六十五章 要习武??

    梅清阁,

    施琅一听施绡安受伤了,立即赶到房里,见她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一脸的苍白,心一阵抽痛,他一把抓过一旁的明月问:“这到底怎么一回事?绡绡怎么突然会受伤了?”

    “少少爷,我也不知道。”明月哭得稀里哗啦地,断断续续地说:“只是,小姐说要去找堡主,没过多久,就被人抬回来了。”

    “啪!”

    施琅恨恨地说:“你难道没阻止吗?”

    “我有,可可是,小姐都不听奴婢的。”明月摇着头哭道。

    安月君,安月君,又是你!施琅眼底闪过一丝阴狠,冷笑。推开明月,立即走到施绡安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有些难过地说:“绡绡,绡绡,你一定要好起来。”我一定会替你报仇!而且,也不能再拖了!

    眼见到她手上的扳指,拿了下来,紧握在手心,笑了,那笑带着算计与一闪而过的冷意。

    “大夫来了没?”施琅朝着呆在原地的明月吼道。

    “表少爷,来了,来了。”

    外面一奴仆带着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人匆匆地赶了过来,边走还边叫。

    走到施绡安面前,放下腰间的竹子医箱,看了一眼伤势,把脉,许久,才说:“她的伤口不能再拖了,否则,有生命危险,失血过多了。”

    “那还废话,快救她!”施琅着急地说,脸部因为着急而显得有些阴沉,眼中闪过一丝伤痛。她是他妹妹,而且,她也是

    明月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他,表少爷为何如此激动,是因为妹妹的关系,还是因为其他?难道传闻是真的?

    大夫忙点点头,坐下来,撕开她肩头因血而染红的衣服,随即熟练地开始止血,包扎。

    室内一片寂静

    “怎么样,绡绡没事吧?”

    门口冲进一个人,施琅定神一看,立即一脸怒容地缓缓走到她面前,说:“是你。”阴冷地笑开了。

    “是我。”叶溪倩一笑,却多有着不屑,心中大叹,哎,她怎么早没有发现,他是她表哥,肯定会出现的。

    施琅一把揪住她的衣服,得意一笑,说:“你现在在我手里。”这个婆娘居然让他丢脸,他会好好待她!

    “少爷,快放开她。”明月担心地走到他面前,焦急地说。

    “你个小丫头片子敢命令我!”施琅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说。

    “啪!”

    一巴掌打了上去,叶溪倩脸上立即出现了殷红的掌印,显得有些触目惊心,看来他完全是用尽力道。

    “爷过会再好好疼你。”打完,笑着说道。

    叶溪倩冷然一笑,说:“你怎么对我,我要双倍奉还!”

    “啪啪!”立即,两个巴掌打了上去,狠狠地。

    施琅正待发怒,一旁的明月心惊胆战,忙叫道:“少爷,她是堡主夫人!”

    这话一出,施琅高扬的手放下了,顿了顿,问:“你是叶溪倩?”

    “怎么?”叶溪倩反问道。

    施琅突然瞪大了眼睛,问:“你就是叶溪倩!”是堡主夫人也好,不是堡主夫人也罢,他都有办法对付她!

    “有意见?”叶溪倩又问道,眼底闪过一丝幽光。

    施琅愣住了,正想问,却见大夫站起身,正准备收拾医箱,忙追上去问:“绡绡她怎么样了?”

    “血是止住了,不过,还是要注意些,我这开了个方子,她身子得好好调理,不然,以后会落下病根就麻烦了。”

    “谢谢大夫。”明月上前说道。

    “何明,随着去拿些药。”叶溪倩朝静待一旁的奴仆说道。

    “是。”

    大夫想要转身离去时,只听“心力交瘁,逐渐消瘦该怎么办?”施琅问道。

    “这个,只要开个补血养神的方子,按时服用即可。”大夫掳了掳长长的胡须,说道。

    “恩。”施琅点点头,说:“何明,去拿下。”

    “是,表少爷。”何明鞠躬行礼道。

    “那我们就告退了。”大夫说道。

    知道施绡安没有生命危险,心也就放下了,交代了几句后,就转身离开了,却没有发现施琅阴邪的笑意。

    “娘子,你怎么去这么久,为夫想你了。”正在路上思考的叶溪倩被紧紧地抱住了,随即耍赖的声音响起,她笑了笑。

    “谁叫你把别人给弄成这样。”叶溪倩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

    水汪汪的灵动大眼,红晕晕的绝色容颜,透着一股子出尘的味道,他蹭到她面前,撒娇地说:“娘子。。。”

    说着说着,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叶溪倩倏地眼睁大了,问:“只是哪?”

    偌大的场地,空旷,鲜少有人烟,感觉出了寂寞的味道。

    哀怨的瞅着她,时不时地抽了抽鼻子,俊颜满是埋怨,嘟起嘴儿,愤愤地说:“娘子,你不会忘了吧。”

    “什么?”叶溪倩莫名其妙地问道,她忘了什么?

    “娘子,不喜欢你。”安月君转过头,好一阵,见没啥动静,眼偷偷地看向她,却见她正朝四处打量着,完全没有想看他的意思。随即,大眼含泪,晶莹剔透,脸皱成一团,连眉毛因伤心而弯弯扭扭,他可怜兮兮地说:“娘子,你说要习武的。”

    “是啊。”叶溪倩点点头,“然后呢?”

    “笨笨娘子,现在开始要习武了。”安月君笑嘻嘻地说道,嫣红的小嘴儿划开了阵阵笑意。

    叶溪倩瞪了他一眼,不是说明天吗?怎么是今天?想要问,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兴致冲冲地问:“君,你要教我啥武功?”

    “娘子这么笨,我得好好考虑考虑”安月君思考道,眉头紧锁着,想的是十分辛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