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六十六章 安月君哭了

    第六十六章  安月君哭了

    “凌波微步?天女散花?还是玉女心经?”叶溪倩激动地报出一个个电视上看到的武功招数。

    “娘子,你在说什么?”安月君疑惑地问。

    “呃”叶溪倩一阵语塞,随后满含期待地问:“那你想教我什么?”

    “轻功。”安月君开心地说,有了轻功,在娘子有危险的时候就可以第一时间跑了,这样娘子就不会被别人碰到了。

    越想越开心,露出了个颠倒众生的绝丽颜容,美得不似凡间,绝艳却不俗,眼里透着幸福的味道,红涟涟的脸蛋儿,如偷腥的猫咪般,极为可爱。娘子是他的了。

    “你在打什么歪主意?”叶溪倩狐疑地问他,他这笑容太贼了。

    安月君拼命地摇摇头,无辜地说:“没有,绝对没有。”

    “娘子,我们开始吧。”安月君笑得开心地说。只要和娘子在一起,总觉得好幸福,却又好短暂。

    “好吧。”

    是夜,很安静,却又很不安静。

    “谁?”叶溪倩刚睡下,然,一向浅眠的她,立即觉得有些不对劲,忙问道。

    没有回应,却仍觉得有些不对劲,那股感觉太强烈了,而空气中飘来的一股味道却让她有些熟悉。

    忙站起身,磕磕碰碰地走到了,桌边,点好灯,四周一照,却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喃喃自语道:“难道我感觉错误了?”

    打了个哈欠,却突然晕了过去,而,灯掉了下去,迅速燃烧了起来,顺势烧到了一旁的纱幕,火越来越旺。

    而静谧的夜,无一丝声响,只有火燃烧噼里啪啦的声音。

    不知是谁大喊一声“不好,着火了。”

    “快来,着火了,着火了,大家快起床。”

    “洛安阁着火了。”

    没多久,大家都纷纷聚集起来,手里都拿着盆子,到井边打水,纷纷跑过去浇灭火。但,火没有减小的趋势,反而越来越大。

    正在大家手忙脚乱的时候,这时,正有一个人往火里冲去,却被紧跟随后的杨和拉住了,说:“堡主,现在火势太大,进去有危险。”

    “放开我。“安月君冷声道,声音仿若无一丝人气,如地狱的厉鬼,表情恐怖,骇人之气顿生,笼罩了整个地方,时间冻结了,停滞了。

    “堡主进去了,要是夫人不在里面,那也是白费力气。”杨和很为难地说。

    “她死,我也不会独活。”冷情的话语一出,震慑住了杨和,让他缓缓地松开了手。心没了,他该如何活下去?没有她的日子,他该怎么办?连呼吸都会觉得累,都觉得痛。他是不是太懦弱了?得依附一个人而过下去,谁都无法代替,只有她!好悲哀,可是,好想好想被一千

    她死,他就不会独活!这到底是哪种感情,竟会这样浓烈!在场所有的奴仆,竟没有言语,有些默默地掉泪了。

    安月君冲了进去,绝色洒脱的身影渐渐地没入大火中,所有人都在祈祷,祈祷他们没事,祈祷突然下雨,浇灭这场火。

    一片寂静

    才过了一会儿,却竟是这样的漫长,大家开始觉得绝望,有些奴婢竟大声哭了起来。

    突然,火光竟生生地被劈成两半,随后,从中间走出来一个人怀里抱着一个人。

    是堡主!

    是夫人!

    刹那间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杨和站在原地,眼睛微湿,堡主竟然将火分成了两半,这,得耗费多少内力,这要多少的执念,而这只是想让夫人少受一点伤吧。他真的感动,被堡主的痴情感动!他不是无情,而是将所有的情都投注到一人身上!

    “快去找大夫。”安月君大声地说道,抱着怀中的她,虚弱,眼睛紧紧地闭着,,仿若下一秒,她就要离他而去。心紧紧地抽痛着,从刚开始,他就一直疼,很疼。此刻,她在自己怀里,他还是疼。脸上,手上,身上都有着烧伤的痕迹,竟刺痛了双眼,晶莹剔透的泪,一滴滴地落了下来,滴落到她的无生气的脸上,慢慢滑落,他心好疼。娘子,不要离开他,一定不要离开他,一辈子禁锢在他身边!

    紧紧地抱着她,仿若想要嵌进他的身体一般,身子在不停地颤抖,眼底闪过阴邪,以及浓浓的杀意,嗜血,森厉,手一扬,不远处的凉亭倒塌了,唇畔掀起森然狰狞的笑意,不管是谁,只要伤了她,都得付出代价,生不如死!

    火光的照应下,绝美的脸竟比鬼魅还恐怖,狠毒,在场的人,心里打了一个寒颤,周身散发的杀气,更是让众人望而却步,仿若置身地狱般。

    “堡主,大夫来了。”

    安月君却仿若未动,仍是紧紧地抱着她,杨和忙大声说:“堡主,大夫来了,得找个安静的地方,替夫人医治。”

    一听到夫人二字,这才有了反应,缓缓地走了,后面好多人跟了上去,都关系着夫人的伤势。

    沁雪阁,隔洛安阁有着一大段的距离,环境清幽,芳香扑鼻,如若仙境。

    先到了沁雪阁,他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细细地看着,颤抖地手柔柔地抚着她的脸,低低地说:“娘子坏,以后不要再这样吓我了。”也不准你这样吓我!如果再有一次,他是不是会发疯,发狂,他不知道,只知道,他不能失去她!

    唇轻轻地印上了她,许久,离开,说:“幸好,你没事。”娘子,幸好你没事,幸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