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六十七章 你是谁?

    第六十七章 你是谁?

    大夫走了进来,安月君乖乖地让出了位置。

    他直直地盯着,心里七上八下,美眸里满满的担心,许久,到他快没耐心的时候,大夫才慢悠悠地说:“幸亏救得及时,夫人没什么大碍,只是被浓烟呛着了,至现在还不醒。身上的多处烧伤,虽以后能慢慢变好,却还是会留下疤痕。我这有药膏,天天给她涂抹在伤处,伤疤慢慢会淡化,想要完全变好,就得要雪域膏。”

    安月君点点头,高悬的心就放下了,娘子没事就好。

    “我先把伤处用绷带绑好,以免伤的更重。我会定期来更换纱布,不出个几天,便会好。””说完,大夫熟练的包扎了起来,没过一会儿,就已完毕。

    杨和见安月君早已将心思放到了夫人身上,叹了口气,问:“大夫,还要注意些什么?”

    “少碰水,多注意便可。”

    “恩。”杨和从怀中拿出一些碎银放到大夫手中,说:“麻烦你了。”

    大夫接过后,便离开了。

    这时,

    秋儿与冬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见躺在床上包扎严重的叶溪倩,立即冲了过去,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不住地说:“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你们刚刚干什么去了?”安月君冰冷的声音传来,他的视线仍注视着叶溪倩。

    秋儿一脸害怕,怯生生地说:“堡堡主,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被人打昏,醒来听说后,忙赶了过来。”

    “奴婢在睡觉,可是,一向浅眠,不知为何今天睡得很沉。”冬儿一脸担心地看着床上的夫人,鼓起勇气问:“夫人没事吧。”

    “没事,只不过脸上会有疤痕,哎,不知夫人知道后会怎么样?”杨和摇摇头,代回答道。

    希望没事才好。

    安月君一脸冷然。

    一夜过去了,而安月君一宿没睡,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痴痴地看着,等着她醒来。

    突然,他一震,揉了揉眼睛,摇了摇头,结结巴巴地说:“娘子,你醒了?”

    却未见有任何动静,安月君沮丧地继续守着,却再次感受到手微微地动了动,心突然跳得很快,眼眨都不眨地注视眼前地人儿。

    叶溪倩眼慢慢地睁开,无意识地叫道:“水水”

    安月君咧开了一个傻笑,立即站起身,急匆匆地跑到桌边,却因为过于兴奋,“砰”的撞到了桌脚,却仍是傻笑,迅速地倒好茶,却连心都在颤抖,娘子,醒了。

    在床边坐了下来,将茶凑到她唇边,手在颤抖,想了半天,喝了一口茶,随后俯身印了上去,一次又一次,直到她的唇瓣不再干涩为止。

    又像是过了很久,叶溪倩才完全睁眼,想要说话,却发现嗓子嘶哑难受,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说:“我怎么了?”

    “娘子,没怎么,只要没事就好。”安月君乌溜溜的大眼一如从前,温柔宠溺。

    眼瞄到身上的纱布,手颤巍巍地摸了上去,随后抚上了脸,问:“我的脸怎么了?”

    “娘子,没事,只是有点小伤,会好的。”安月君眯着眼,开心地说。

    “会毁容吗?”叶溪倩有些担忧的说,虽说不在意自己长什么样,可是,站在他面前,她会自卑,不想他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不会。”安月君信誓旦旦地说。

    “那就好。”叶溪倩盯了他许久,问:“君,为何你脸这么苍白?受伤了?”说到这,一脸担忧。

    “没有,娘子,只是,刚刚被你吓着了,很担心。娘子,以后不要这么吓我了,我很怕。”安月君无辜的大眼里闪烁着泪花以及害怕,可怜兮兮地说,苍白的小脸儿没了原来的红润,白得让人心疼。

    “不会了,笨蛋,不会了。”叶溪倩心疼地说。

    “娘子说话要算话。”安月君开心地说道,随即贼贼地说:“娘子要是说谎了,我就要亲你,一直亲亲。”

    “”

    几天过去了,安月君时时刻刻地在陪着她,忙前忙后,却仍是忙得不亦乐乎。

    这天,

    “君,我要吃东街的芙蓉酥。”叶溪倩笑眯眯地说道。

    “遵命,娘子。”安月君屁颠屁颠儿地答道,笑眯眯地说:“娘子,你好好休息,我这就去买。”

    说完,便转身离开,眼却盯着秋儿,冷得如地狱幽魂。

    待他走远后,叶溪倩说:“你们都下去吧,冬儿与秋儿丫头留下。”

    “是。”

    “秋儿,为何要这么做?”叶溪倩盯着秋儿,轻轻地说,因为被纱布包着,所以看不出来是何情绪。

    “姐姐,你说什么?”秋儿疑惑地说。

    “既然你叫我姐姐,就说明话吧,你是谁?”叶溪倩语气轻柔地说。她没有想到,她还是做了,心突然有些难过,一直待她如妹妹,这就是被人背叛的滋味吗?真的很落寞,很难受

    “小姐,你在说什么呀?”冬儿看着这两个人,疑惑地问。

    “你何时发现的?”依旧是那张带着稚气的脸,却突然改了神情,有些冷淡,眼底却有些悔意。

    “秋儿”冬儿惊讶地看着眼前恍若陌生人般的秋儿。

    “嘶!”的一声,秋儿手上多了一张人皮面具,脸已经变了另一个样,应该说是原来的样子,没了秋儿的稚气,多了分冷艳,微翘的大眼,似会勾人魂魄,肌肤似雪,不能说是一个大美人,却也是个小美人,冷然地说:“我是妍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