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六十八章 你,不简单

    第六十八章  你,不简单

    “易容?”叶溪倩面色平静,问:“秋儿怎么了?”

    “她?死了。”妍夕淡淡地说,仿若杀一个人对她来说稀松平常。

    “你怎么忍心?这么小,你怎么下得了手?”站在一旁的冬儿忍不住了,忙跑她面前,揪住她,伤心地问。

    “只是为了大局,有些人必须牺牲。”妍夕冷冷地说道。

    “你究竟是谁?”叶溪倩忍不住了,冷声问道。

    “邪衣教的右护法。”妍夕眸瞳一闪,继续说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说,不要出什么岔子,那眼神里一闪而过的冷淡杀意,我想,不应该在一个十二三岁涉世未深的小丫头上出现吧。”叶溪倩望着远处,轻轻地摇摇头,眼底闪过一丝难过,说:“那时候知道你不简单。”

    “你也不简单,可是,就凭这个,你会知道是我?”妍夕笑了笑,冷然地说。

    “香气,是香气。”叶溪倩嫣然一笑,轻轻地说:“你不知道你身上有什么香气?”

    “什么!”妍夕脸色大变,眼里掠过惊慌,刹那,却恢复平静,问:“什么香气?”

    “当天晚上,我便在你房间里放了秋芯草,它是解毒草,却也是香草,香气很淡,不仔细闻,是闻不出来的,那天你打昏我时,便是这个香气。”叶溪倩亦是笑了笑,一字一句地说。

    “你!”妍夕瞪了她一眼,如果这次任务失败,回去也是死,还不如拼一次,随即诡异一笑,问:“你不怕我杀了你?”

    “你后悔过吗?”叶溪倩仿若未看到,突然问道。

    妍夕先是一愣,随即明了,淡淡地说:“我从不做后悔的事。”即使后悔,亦是没用。

    “我一直把你当姐妹看,同样,直到这一刻,我也没有后悔。”叶溪倩叹息了一声,似是遗憾,又似惋惜,阖上眼睑,轻轻地说。

    妍夕没有说话,只是手在不停地颤抖,闭上眼,许久,才恢复平静,睁开眼,手中不知何时出了一把鞭子,镀银,泛着冷光,说:“废话不多说,受死吧。”

    “为何要杀我?”叶溪倩没有害怕,只是睁着双清丽的大眼,看着她。

    “因为,你是安月君深爱的女人,你是月家堡堡主挚爱的女人,所以你必须得死。”妍夕带着狠意地说。

    “你躲在那也够久了,怎么不累的?”叶溪倩好笑地看着趴在窗外的身影,无奈地摇摇头,心,放下了,这呆子还是不放心呢。

    门外,白色身影走了进来,翘着嘴,一脸的委屈,讨好地说:“娘子,你怎么会发现的?”

    “早发现了。”叶溪倩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不叫,你是不是不会出来?”

    “娘子大人,真是英明,睿智,聪慧,贤淑,漂亮,温柔,是第一美人”安月君越说越起劲,眼神闪闪发光,红昀昀的脸蛋儿尽是迷人的光彩,樱桃小嘴儿一开一合,煞是可爱。

    “行了,行了,可以了,你还真能说。”叶溪倩忍俊不禁地笑开了,温柔?贤淑?第一美人?亏他说得出来。

    “娘子,实话嘛。”安月君抽了抽鼻子,可怜兮兮,眼却不着边际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妍夕,森冷,奸邪,不似人之眼,连那周身之气,都如一个索命厉鬼般阴冷,妍夕顿时不禁战栗不已。

    “你呀,就会给我耍嘴皮子。”叶溪倩幸福地眯起眼,摇摇头,笑着说。

    安月君顿时笑起来,笑得仿若得到一切,那般痴傻,那般疯狂。

    许久,安月君一步步,缓缓地走到妍夕面前,冷冷地说:“今天,不杀你。回去告诉他,五天之内,必定把邪衣教灭了!”

    妍夕一听,身子一冷,仿若置身于大寒天般,冰冷至极。

    安月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畔扯开一抹笑容,冷冽,森厉,说:“你,也逃不了!”

    妍夕被他冰冷至极的气息给愣住了,她经历了多少恐怖的事,杀了这么多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让人心底涌起骇异的人。她就这么傻愣愣地站在那,一动不动。

    “滚!”红唇微启,轻轻地飘出一句话,却不容忽视。

    妍夕像是反应过来,看了眼叶溪倩,转身离开了。

    “你啥时发现的?”叶溪倩好奇地挑挑眼,问道。

    “救你出来的那天。”安月君老实地答道,心,却疼了,他是不是太没用了,总是让她陷入危险。他深深凝视了她一眼,问:“娘子,你怨我吗?”

    “你个呆子。”叶溪倩笑了笑,却是口气凶狠地说,看着他很久,问:“你耗费了多少内力?”

    “娘子说什么?”安月君傻傻地问道,眼底却闪过一丝幽光,杨和这个多嘴的,总有一天,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笨蛋,装傻是没用的,以后别做那样的傻事了。”叶溪倩合上他的手,柔柔地说。

    许久,不说话。

    “娘子,没有你,我要内力做什么。”安月君看着她,轻轻地说:“没了你,什么都没了意义,没了你,我也不会独活。”

    “你”叶溪倩眼里含泪,颤抖地说。

    “娘子,你的芙蓉酥没了,娘子不会怪我吧。”安月君见她这样子,忙转移话题,撒娇地说。

    “再去买去!”叶溪倩心底涓涓流过的是幸福,他是不想让她担心吧,除了感动,只有幸福。

    “娘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