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七十章 要出远门

    第七十章 要出远门

    安月君走到走廊的拐角处,停下来,冷眼看着前面的人,淡淡地问:“什么事?”

    “堡主,里面已经安排好了。”星影单膝跪地,恭敬地说道。

    安月君点点头,眼底闪过一丝幽光,说:“明天出发。”

    说完想要转身离去,却“堡主,月影不见了。”

    却在下一刻,被打倒远处,他吐了口血,艰难地说:“堡主”

    “以后,别的事不要多嘴!”安月君如水晶般剔透晶莹的美眸掠过一阵杀意,眸色暗了许多,让星影寒意顿生,勉勉强强地站起身,跪下地,说:“遵命。”

    安月君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踏进沁雪阁,却见一片温馨,腻人的甜蜜。

    他的娘子正趴在桌边睡觉,嘴边还留着糕点的碎末,睡得十分香甜,小嘴儿微张,红艳艳的,小巧的鼻子白净可爱,双眸紧闭,却仍旧可以想象出睁开时该是何等的醉人。仿若正在看着天下美景般,安月君温柔地笑了,痴痴地笑了。虽然,脸上的疤痕很明显,他眼里却只有痴迷,他的娘子真是美呢。

    感受到窗外,微风吹来,他紧皱眉,无奈地摇了摇头,轻轻地将她抱起,看到她无意识地动了动,将小脸蛋儿蹭到他胸前,又沉沉地睡去了。略带沉静的眼,仿若被吹皱了一湖子春水,泛着腻人的温柔,心涨得慢慢的。

    将她轻轻地放在白玉床上,呆呆地看着她,手紧紧地握住,这样,一辈子都不会腻。

    就这样看着,看着

    直至天幕降临,叶溪倩悄悄地醒来,无意识地伸了个懒腰,转过头,却发现安月君深沉的眸光直直地盯着她,吓了一跳,立即站了起来,问:“你,你在这干什么?”

    安月君像是如梦初醒般,先是一呆,随即灿烂一笑,如星辰般绚烂夺目,撒娇:“看娘子呀。”

    “现在的我有什么好看的?”说完,眼睑垂了下来,闷闷地说。

    “哪有,娘子的眉形好好看,柳叶眉,娘子的眼睛灿烂如宝石般,好漂亮,娘子的鼻子小巧又可爱,娘子的嘴儿,嫣红如樱桃,每一处都好美好美,一辈子都看不腻。”安月君眉说一处,手变悄悄地抚了上去,轻轻地摩挲,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温暖甜蜜沁人心。

    “你个呆子。”叶溪倩瞪了他一眼,却又不好意思地看向别处,脸露淡淡的粉色,衬得伤疤稍显猩红,恐怖,然,安月君眼里却只有刻入心股,令人心悸的爱恋。

    “你这张嘴越来越甜了,我都快招架不住了。”叶溪倩微微一笑,继续说道。

    “哪有,为夫说的都是实话,娘子,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安月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眼含着湿意,哀怨。

    “好了,好了,你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叶溪倩见他这架势,怕又要没完没了,忙转移话题。

    “娘子,为夫明天要出去一趟。”安月君心不甘情不愿地嘟起小嘴儿,像是赌气地说道。

    “恩。”叶溪倩点了点头,便坐上凳子,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不再言语。

    安月君像是讨不到糖吃的孩子般,一脸不高兴,埋怨,重重地坐到她旁边,绝美的小脸蛋儿凑到她面前,泫然欲泣:“娘子,你不再喜欢我了吗?”字字里含着指控。

    “啊?”叶溪倩愣愣地叫了声,这是唱的哪一出?

    “为何,我要出去,你都不想我的?不问我去哪里?”安月君越说越伤心,水灵灵的大眼已经可以隐约看出泪珠。

    叶溪倩白了一眼,重重地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你又不是不回来了。”

    看到他一脸要哭的表情,忙改口问:“你要去哪,去几天?我会很想你的。”

    安月君像是吃了蜜一般,傻傻地笑了起来,随后说:“娘子,我也不知道,不过,很快就会回来的,很快。”很快,因为,我会很想很想你的。

    “恩,出门要小心。”叶溪倩絮絮叨叨。

    “是。”

    “没了。”

    “”

    许久,

    “娘子”不知为何,心总是忐忑不安,总是感觉有不好的事发生一般,心绪不宁,想将她带在身边,一刻也不分离。可是,他知道她会不同意,他不想让她不开心,也不愿意做让她不开心的事。随即,正色道:“答应我,我走以后,你出门都不要一个人。”

    “会有什么事啊?”叶溪倩笑了笑说,“我这个样子,谁会来害我,是你多心了。”

    “杨和。”安月君摇摇头,朝门外轻轻地叫了声。

    门外,杨和立即出现,恭敬地说:“在。”

    “她的安全,交给你,我不允许什么差池。”安月君冷声道。

    “是,以我的生命起誓,夫人绝对会安全。”杨和一脸肃静,说道。

    安月君点点头,有杨和在,他就可以放心了,然,心底的不安,却一直隐隐地存在

    随即像是下定决心了般,笑眯眯地说:“娘子,我明天不出去了。”

    “为什么?”叶溪倩一脸奇怪地说。

    “我离开了,会很想很想娘子的,哪像娘子都不想我。”安月君抽了抽鼻子,可怜兮兮地说。娘子,你的一切都是我最在乎的,为了你,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哎哟!”

    安月君揉着被打得疼的头,抱怨道:”娘子,你为何又打我?”

    “不出去,以后就不要见我了。”叶溪倩狠狠地说,希望在他回来后,能看到原来的她,顶着这样一张脸,她虽不介意,可是,却仍是会难过。

    安月君见她一脸的坚决,闷闷地吞下想要说出口的话,忙点头,晶亮的大眼里满是讨好,说:“娘子,都听你的,全听你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