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七十一章 娘子,我要走了

    第七十一章 娘子,我要走了

    邪衣教在紫月王朝的边界,当初,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因此,紫月王朝的上一任君王紫玉未放在眼里,却在紫昊登基时,已经形成了一个大教,当初一举歼灭了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残火帮,震惊了很多人,甚至是朝廷。他们奸邪,狂傲,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想杀就杀,无恶不作。它地处于深山幽谷,很是隐蔽,机关众多,平常人都是有进无回。

    邪衣教大堂内,

    带面具的中年男子眼神幽冷,嘴紧紧地抿起,透露着不悦之意,隐隐可以看出杀意,他冷哼了一声,说:“怎么回事?”

    “教主,失败了。”妍夕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眼睑慢慢垂落,掩下一片幽光。

    随即,

    还未见他没行动,妍夕却脸色苍白,血一滴滴地滑落,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要你有何用!”他冷哼了一声,残忍,毒辣的话语,倾泻而出。

    妍夕一句话未说,或许说,说什么都没用,幽兰的眼一片死寂。

    他嘴角轻勾,衬得眼愈发毒辣,缓缓地起身,走到她面前,说:“看在你这些尽心尽力的份上,我会给你个痛快。”

    手扬起,却:“教主。教主”

    男子放下手,不悦地说:“何事如此慌张?”

    “教主,教主,有消息传来,明天月家堡堡主会来”跪地的人吞咽了口水,见他脸色不豫,更是紧张,结结巴巴地说:“会会来攻进来”

    他一听,先是一呆,随后朝他扬了扬手,说:“你先下去吧。”

    显然,跪地的人松了一口气,恭敬地说了句:“属下告退。”

    匆匆地转身离去,却在门口时,倒了下来,头颅滚落了下来。

    带面具的男子冷冷地笑了笑,看着远处,安月君?他们还有笔帐要好好算清楚。

    不过,他的武功却是一个大忌,眼看到站在一旁的妍夕后,眼里闪过一丝诡异,随后,轻笑出声,得意,透着奸邪,阴谋的味道,仿若胜券在握。

    安月君,我有王牌在手,还怕你不束手就擒!

    又是一天的清晨,安月君早早醒来,准备去叶溪倩的房间,偷亲她。打开门,却一呆,随后扬起甜蜜的笑容,眼眯成一条线,张开双臂,奋力一扑,将前面的人儿,抱个满杯。在她肩窝处,不断地磨蹭,撒娇:“娘子,娘子,娘子,你怎么会来?我好开心。”

    叶溪倩笑了,开心地勾起嘴角,连眼里都是笑意,从怀中拿出一个锦囊,很破,很小,布料却可以看出很新,由一个蓝色丝带系成,羞涩一笑,说:“我知道,你去,肯定有危险,这个是我给你做的幸运袋,里面有惊喜。”

    看到自己的锦囊很破烂,简直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想要收回去,却被安月君眼明手快地抢走了,眼前一亮,灿若星辰,说:“娘子,好漂亮。”

    说着说着,就要解开丝带,却被一只犹带疤痕的手阻止了,叶溪倩脸微红,摇着头,说:“等你出发那时候看,现在,不准看。”

    “好,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安月君咧开嘴,傻傻地笑了。将锦囊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衣襟里,如若珍宝。

    水灵灵的眸尽是满足,开心,灿烂的笑容从未消失过,日月星辰都为之失色,温暖,开心,绝美的脸蛋儿白里透红,尽是痴傻。在看到她红肿的手后,眼底闪过一丝心疼,轻轻抬起她的手,靠近自己的唇,轻轻地说:“娘子不痛,吹吹就不疼了。”

    嫣红的小嘴儿,轻轻地吹着,此时,熬夜的疲惫因为他而不见了,叶溪倩笑得很幸福,暖暖的气息熨入她的心。

    许久,

    安月君抬起头,温柔的眸色,醉人,漾开点点星光,唇角划开一丝笑意,“娘子,我会心疼。”

    “没事了,没事了。”叶溪倩急着摇摇头,想要将手缩回,却被紧紧地握住了。

    此刻,最为甜蜜。

    然,却有人不识相的闯了进来,星影,虽面无表情,却,仍可以看出眼底的促狭之意,他单膝跪地,朗声道:“堡主,一切皆已准备妥当。”

    安月君点点头,转过头,对叶溪倩说:“娘子,我的倩倩,我走了。”

    “恩,路上小心,我等你。”

    “娘子,我真的走了。”

    “恩,我会想你的。”

    “娘子,我真的真的要走了。”某人心不甘情不愿,一脸哀怨的幽色盯着她。

    “”

    “娘子”

    下一秒,被堵住了嘴,只剩下令人眼红心跳的甜蜜之吻,也,终于成功地闭上了嘴。

    叶溪倩看着安月君离去的方向,愣了很久,君,一定要平安,答应我。

    启程了,安月君刚坐在白色高大的骏马上,眸光一闪,从怀中掏出锦囊,打开了,两张纸条,慢慢地摊开,笑了。一撮青丝,滑落到掌中,纸上:还未分离,已开始想你,青丝即是我,将它给你,便是将我给你。

    摊开另一张,笑得更为灿烂,绝色至极,美得令人屏息,未有只言片语,只有,两撮青丝紧紧缠绕,一粒红豆。

    一辈子的纠缠,永远的思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