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七十二章 正面交锋

    第七十二章 正面交锋

    虽说要去灭残忍至极的邪衣教,却只有两个人,安月君与星影。或许,只要,他一人就够了!

    安月君冷然着一张脸,却丝毫无损他的绝世美艳的容貌,白色长儒杉,有着谪仙的味道,投足之间尽是魅惑,一路上,莫不说年轻貌美的姑娘,想要投怀送抱,假装摔倒在他面前,连一些中年妇女都忍不住遮面,投以诱惑的眼神。而,安月君漠不关心,眼里只有一片平静,因为,她们,他从没有放在心里。

    月家堡,

    杨和走进沁雪阁,打开叶溪倩的门,却一呆,房间凌乱不堪,桌子倒了,椅子也被砍成了两半,显然,此处刚刚经历过了一场打斗。

    夫人呢?杨和慌张地四处寻找,却未找到,随即,招来所有人,去寻找,心中不断地祈盼,希望夫人没事!

    而,半天过去了,杨和渐渐地绝望了,夫人失踪了!

    找遍了整个月家堡,却仍未见,她的踪影。心,不禁落下几分,夫人失踪了,他该怎么向堡主交代?

    而此时安月君的心猛地一疼,到底发生了什么?

    经过一天一夜,丝毫没有休息,马不停蹄地,终于赶到了邪衣教所在地—无幽谷。

    无幽谷,依山傍水,夏天,草木树荫繁多,花盛开,开满了遍地,整个谷,都浸透着花香。冬天,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白得纯净,美得让人心动。可,谁又会料到,美丽的花下埋着多少无辜的生命,谁又会知道,纯白的雪下,洗涤了多少血腥,可,仍旧浓郁的很。

    安月君下马,站定后,虽风尘仆仆地赶路,却仿若未沾半点尘埃与疲惫,依旧光彩照人,飘忽如仙。轻轻一笑,却犹如索命厉鬼,冷冽至极,他转头,跟星影说:“在此等候。”

    说完,不待他反应,便离开了。

    安月君走进去,刚踏上没多久,漫天纷飞的利剑朝他飞来。他轻勾嘴角,纵身一跃,如行云流水般的穿梭,衣袂翩跹,姿态优雅。

    下一刻,雾蒙蒙,他,竟然将所有的利剑化成粉末,在空中飘散开。

    “怎么,还不出来?”安月君冷冷地说道。

    刹那间,他周围都已布满了人,身穿青色布衫。他面无表情,未露什么表情,未将这些放在眼里。

    从前面的那棵树后面,走出一男子,脸上布满刀伤,虽已结疤,却仍旧很可怕。他双手握着两把短刀,缓缓走到安月君面前,说:“你不怕?”

    安月君未动分毫,当他仿若空气,眼里是化不开的寒冰。

    “真是不识抬举!”男子见他未将自己放在眼里,恼羞成怒地叫嚣。

    而,安月君缓缓地走动,浑然天成的淡漠疏离冰冷的气质,让所有人一呆,傻愣愣地让出一条道来,他,视若无睹地从他身边走过。

    男子脸青白交错,恼怒至极,直直地冲上前,两把短刀在手中不断地变换着,冲到他后面的一刹那,却再也前进不了,身子仿若被定住一样,或者,更应该说,是安月君周身散发的气,让他无法前进。

    “滚!”

    安月君没有回头,嘲弄地勾起嘴角,继续往前走了。

    树影斑驳,沙沙作响,透着一股阴森之意,迎面吹来的风,仿若含着死一般的杀气,鲜血淋漓。或许,是被他的非同一般的杀意,吓到了,他们再也没有跟上。

    走着,走着,突然,安月君眸光一闪,走动的脚步,停止了。天地之间,仿若只身他一人,颀长,如雪的高傲,纯净,如云的飘逸,洒脱。

    “果然,安月君还是安月君,堡主就是堡主,只身一人来灭邪衣教,厉害,厉害。”

    话刚落,一道身影出现,带着面具,只有,阴邪的眼神里,让人辨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安月君直直地看着他,杀意渐渐浓重,妖魅的眸瞳,渐渐地,渐渐地在变,直至紫色!美得心惊,雪白的绝世容颜如千年化不开的寒冰,长长的黑发在风中飞扬,似仙般飘逸,不染纤尘,似妖般妖艳,尽散魅惑。

    带银色面具,身穿绿色长衫的男子,应该说是教主,心一惊,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狂妄地笑开了,说:“安月君,你今天输定了,战无不胜的冷面玉君,输定了!”然,眼里却闪过一丝害怕。

    安月君紫眸动了动,却仍未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教主见他不为所动,也不在意,脚一提,一跃,单掌用力推出去,掌风强劲,狠意。安月君一闪,躲过了。

    下一刻,两个人已经打了起来,强劲的掌风以及剑气,使一旁很多的树木都断了。可以看见,白色身影轻灵飘洒,美轮美奂,处处透着优雅,绿色身影不敌他,却是招招致命,狠毒无比。

    没过多久,胜负已分。

    教主捂着胸口,咳嗽,鲜红的血滴滴落下,擦掉后,勉强站起身。冷面玉君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不过,这又如何!

    这时,似乎所有的教众都已聚集此处,或拿着刀,或拿着斧头,或剑,都等着教主的命令。

    “教主,已经抓来了。”突然,后面传来一人声音,众教徒听后,都让开一条道。

    只见,

    一个有些猥琐的男子,紧紧地绑住一个人,从后面慢慢地走过来。待走近后,却让众人倒吸一口气。

    这女人,怎么脸上尽是猩红的伤疤,恐怖至极,一把锋利的剑,横在她的脖子上,只怕只要一使力,就会香消玉殒。。

    不错,正是叶溪倩。

    “安月君,你的女人已经在我手中,现在自残,否则她命就不保了。”教主带着狠意地说道,眼里露着奸邪,霎那间隐没。

    安月君眼底闪过一丝亮光,紫色眸瞳的杀气,欲渐弥重,却,仍是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

    “怎么,她不是你最爱的女人吗?或者自残对你来说,太残酷了,自断双臂便可。”教主轻轻地笑了,阴狠地说道。

    安月君,仍是一动都不动。

    “救我。”虚弱的声音,哀求道,脸上泪渐渐地落下,犹带伤疤的脸,更为恐怖。

    剑往前了几分,雪白的脖子刹那间出现一道血痕,血,一滴滴地往下落,显得触目惊心。

    “你还没下定决心?”教主挑挑眉,说道。

    “好。”冷淡的声音响起,轻柔,却让教主心中一窒,明明已经掌握了全局?为何,心底却涌起一股害怕,深沉的战栗,让他嘴紧紧地抿住了。

    安月君森冷一笑,一只手往上扬,随即,狠狠地,向另一手臂,砍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