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七十四章 叶溪倩入狱

    第七十四章 叶溪倩入狱

    安月君心咯噔了一下,转身,涌起了一股深深地期盼,暗淡无光的眼眸染上了星光,那般耀眼,他轻扯出笑容,说:“娘子?”

    似乎说别的话都只是在浪费力气,满心满眼只余下:娘子。

    杨和看了有些不忍,脚步也慢了下来,轻叹一声,轻轻地说:“堡主”

    “有娘子的消息?”安月君再问了一遍,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期待以及隐隐的害怕。

    “堡主,不是夫人的消息,是”

    “不听。”

    安月君失望地掩下眼睑,心一下子揪痛了,不,应该说是更疼了,冷淡地拒绝,转身离去了。

    是夜,安月君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沁雪阁内,喝着酒,一杯接着一杯,如饮水般,月华倾泻,独留一室的空寂。手颤抖地拿出一直被揣在怀的锦囊,痴痴地看着,仿若这样,娘子就在他身边一般,未离去,视线越来越模糊,千杯不醉的他,醉倒了,醉给了自己!

    “娘子,你终于来了,回到我身边了。”安月君醉眼朦胧间,看到了他一直心心念念的那抹倩影,痴笑了一声,露出傻傻地笑容,撒娇地翘起小嘴儿,轻声地说:“娘子,你哪里去了,一直都不理我,三日没见你了,我好想你。”声音娇嫩,柔软,却又那般小心翼翼,仿若她顷刻间会消失不见般。

    眼一眨不眨,就这么看着,心,满满的幸福,灿烂得让人心疼的笑容一直未消失过。渐渐地,她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他害怕地追了上去,一把抱住。

    “咣当!”

    他绊住了一旁的椅子,连人带椅摔倒在地,酒,洒了一地,淡淡的酒香味蔓延开来。醒了,梦醒了,是梦,敞开的双臂未放下,满怀的思念,空虚,只有她。苍白的小脸此刻惨白近乎透明,为何要醒来,即使是梦,他也甘愿。

    娘子,你在哪?

    宫殿内,

    离封妃的日子越来越近,还有一天,她从没想到,她一个孤儿,一个没人要的弃儿,到了古代竟能有这样的殊荣!可是,她不屑!她不要成为什么破妃子,她要的只是君,心,蓦地生生发疼,她紧紧地捂住胸口,却是越来越疼。是不是她要见到他,一直以来,都是那个笨蛋在保护着她,这次,她要保护他!

    下定决心了,突然又了斗志,随即坐下来,沉思道,这深宫之中,守卫森严,她就算有翅膀也飞不出去,这可怎么办才好?眼斜看到手上的伤疤后,既然紫昊想尽力掩住,她就要弄得人尽皆知!

    今天刮东风呢,而且这么一个宫殿就她一人住,而且还有这么一个人助她,也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她轻轻一笑,将蝴蝶玲珑灯的灯罩拿起,放到床底下,再将灯芯熄灭后放在西边的床角,离纱帐有一段距离,随即,绕过去,朝外面喊了一声。

    “清若。”

    “女婢在。”从屏风后,走出一个女子,请若,眉清目秀。

    “现在是什么时辰?”

    “已过亥时。”请若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却仍是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这屋子太沉闷了,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吗?”叶溪倩平淡地说。

    “是,小姐。”请若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便答道。心底却犯疑,怎么这个时候出去走走?白天却一直在屋内。

    叶溪倩不着边际地朝床边看了看,随即对请若点点头,说:“走吧。”

    走到门口时,她突然停住了,皱着眉,说:“这屋内味儿有些不对,我去将窗子开下,你在门外等候。”

    说完,便走过去,将靠近东边的窗户打开了,而,清若一直紧紧地盯着她。

    “这下味儿散去了好多,回来就会好多了,走吧。”叶溪倩云淡风轻地说道,眼底闪过一丝诡异,呵呵,一切都已办妥,只欠着东风了,还有,某个人,眼看向东边窗户旁的黑影时,笑了笑。

    “是。”

    两人走了出去,出了宫殿,虽是晚上,却仍是灯笼高挂,亮堂堂的,这还是叶溪倩第一次逛皇宫,果然,天下最富有莫非帝王家,这雕梁画栋,这花草树木,这凉亭假山,哪个不是花大价钱,哪个不是费尽心思,哪个不是最出于名家之手?

    慢悠悠地走着,神态煞是悠闲,叶溪倩不说话,清若也不开口,气氛特为沉闷。

    这时,一阵微风习习,透着阵阵凉意,含着淡淡的花香,不禁使人迷醉,叶溪倩笑了,该差不多了。

    果然,没过多久,不知是谁叫了一声:“着火了,雪曦宫着火了。”

    这一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清若眸光一闪,眼如利剑般盯着她,许久才说:“你是故意的。”

    “呵呵,清若,怎么会这样认为?”叶溪倩没承认,也没反对,笑呵呵地说。

    “你!”清若狠狠瞪了她一眼,却苦于没找到任何证据,只能悻悻然地放弃,脸色一变,也没有顾上她,立即往雪曦宫的方向奔去。

    叶溪倩见了也不以为意,笑眯眯地跟着走了进去,只是,这步子显得格外缓慢。

    走到时,

    雪曦宫已经燃烧成熊熊大火,而,奴仆们都已乱作一团,不知该如何是好。

    叶溪倩站在宫门口不远处,她还真是跟火有缘,还没隔几天,已经是第二次了。看着这如火蛇般旺的火焰,突然想起,当初有一个人,生生地将火分成两半,只为将她从火中救出,只为让她少受一点伤。君,很想你。

    “这是怎么一回事?”

    愤怒的声音响起,众人回头,纷纷跪下行礼道:“陛下。”

    除了一人,她清冷的双眸盯着这一切,这般孤傲,这般圣洁,眼中没有惶恐,没有胆怯,亦没有谄媚。

    紫昊走到叶溪倩面前,她盯着他,只有厌恶,冷然,却灿若星光,让他着迷不已,他问:“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有问是不是她做的,开口竟然是这么一句话,他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狂放至厮,不将人放在眼里,任性妄为的人也会关心她,她霎那间迷惑了,摇摇头,说:“没事。”

    紫昊像是松一口气般,说:“没事就好。”

    “付海,即刻去宣刑部谢昌过来见朕。”紫昊丹凤眼微微眯起,抿唇,威严自生,声音里含着狠意,又开口道:“一定要找出纵火之人,严办!”

    转头对叶溪倩说:“倩倩,这寝宫是呆不下去了,朕看,要不去玄阳殿住下吧,反正还有一天,你就会是朕的人了。”

    这话一出,众人都倒吸了一口气,玄阳殿?!那是陛下的寝宫,自登基以来,他还没有让哪个妃子住下,现在,竟然,让一个无名无分而且破了相的的女子住下了。这是何等殊荣,霎那间,所有人都羡慕不已。

    叶溪倩勾起唇角,轻轻一笑,淡淡地说:“你会让一个犯人住你的寝宫?”眼里有着坚决。

    众人皆是哗然,她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话来。

    “什么?”紫昊眼里大为震撼,反问道。

    “意思很明显,我就是纵火之人,也不必劳烦付公公走一趟了。”叶溪倩继续说着让人目瞪口呆的话来。

    “我不信。”紫昊大怒。

    “不信也得信,我想,你不会娶一个犯人为妃吧。”叶溪倩冷眼看着他,无动于衷地看着他眼里的愤怒,惊讶。

    紫昊心底却升起一股无力感,她就这么想逃离他吗?为了不当他的妃子,宁愿入狱,也要逃离他!他有什么不好?

    见,一切都已成定局。

    “来人。”紫昊喊道。

    “陛下。”

    “将她打入地牢,等一切查明后,再做定夺。”紫昊艰难地说出这几个字,便甩袖离开。

    “是。”

    皇宫内很少有藏得住的秘密,一夜之间,一个面带伤疤的女子大胆地纵火烧宫,被打入地牢。而,宫内的女子似乎更关注的是,陛下竟让她住玄阳!

    因而,似乎每块地方,都有这样的议论声。

    “陛下让一个丑女住进了玄阳殿,而她居然拒绝了!”

    “陛下,怎么会这样糊涂”

    渐渐地,越传越远

    阴暗潮湿的地牢内,叶溪倩却丝毫没放在心上,颇为怡然自得,此时,她正在假寐。

    突然,牢门开了,她睁开眼,见是穿着龙袍的紫昊,随即又闭上眼。

    “你如果否认,我可以立即放你出去。”紫昊低声说道。

    叶溪倩睁开眼,轻轻地说:“然后?”

    “什么然后?”紫昊一愣,见她理自己了,神情有些开心地说道。

    “然后,我可以回家了?”叶溪倩说道。

    “不可以,不可以。”紫昊愤怒地说,口气略显焦急。

    “那没什么好谈的。”叶溪倩继续闭上眼,打算不理他。

    “只要给朕再多些的时日,朕就能让你爱上朕,只要多些时日就好。”只要多些时日,他就可以弄明白,为何看到她的眼,他会显得慌乱不已。

    叶溪倩没有回答,仿若睡觉了一般。

    这般丝毫不给他面子的叶溪倩,让紫昊恼羞成怒,他冷哼了一声:“你就不怕朕砍了你的头?”

    “滚!“叶溪倩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道。

    这个滚字,让紫昊脸刷的沉了下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对他说这样的话,此时的他就像是暴怒的狮子般,他狠狠地说:“好,既然你不怕死,朕就成全了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