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七十九章 成亲(二)

    第七十九章 成亲(二)

    一根红丝带塞到她手中,紧跟着而来,他紧紧地将她握住,一起走了出去。

    坐上轿子,一路前行,到了沁雪阁,由喜娘搀扶着,进了喜房内,静静地等待着。

    安月君只是在前厅,稍稍露了下脸,众宾客没有敢留他,,虽,他嘴角勾起的是甜蜜的笑容,脸却是冷冷的,让众人一阵胆寒。他们,又不是不要命了!

    他马不停蹄地赶到沁雪阁,越靠近,绝美的笑容越是明显,红红的烛光映照了他一身的喜气,他勾起唇角,推开门,却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抬眼看去,却笑了出来,笑得好不开心,笑得让人怦然心动,摇摇头,眼里噙着笑意,无奈地说:“娘子,你又抢了我的权利。”

    正坐在桌边吃的不亦乐乎的叶溪倩抬起头,嘴角还残留着饭粒,愣着,霎时可爱,随后,醒了过来,急匆匆地走到他面前,硬是将他推出门外,囔囔道:“不行,重来,重来。”

    一旁的丫鬟喜娘们又在旁边笑得开心不已。

    “砰!”

    门关上了,安月君可怜兮兮地被推到了门外,眼底闪过一丝奸邪,嘴角亦是微微向上扬起,娘子,今天的闭门羹,过会儿可要一并讨回来!

    许久,等平静过会,安月君朝里面喊了声:“娘子,为夫可以进去了么?”

    一阵笑声过后,归于平静

    于是,他将门打开,见,他的娘子正端坐在床边,笑了笑,扬扬手示意正在偷笑的丫鬟与喜娘们退了出去。

    待所有人的退了出去后,他坐到了床边,虽挑红盖头的如意就在床边,却没有那个闲工夫,直接用手挑起,轻轻地说:“娘子!”

    一张清新的丽颜映入眼帘,大红的衣服衬得她肤白如雪,他的娘子好美呢,轻轻地一笑,不加掩饰火热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大胆,火辣,却又深情缠绵。

    “干嘛 ?”某人无视他柔情无限的眼,狠狠地瞪着他,愤愤地说道,他耍她的还不够么!

    “娘子!”声音缠绵,带着万分诱惑。

    “说!”

    “娘子!”又是一声,却带着笑意

    “砰!”忍无可忍,一拳打了上去,精准地打中了他的右眼!她满意地点点头,凶狠地说:“你到底要说什么?”

    “娘子,我只是想说,你嘴角有饭粒。”安月君一脸单纯无辜,眼底却满是煽情的邪意,伸手将她还紧握的拳头紧紧地包裹住,轻轻地说。他一直在笑,仿若,他得到了全世界般,开心!

    轰!叶溪倩的脸变得通红,慌乱中,想要用手拂去,却是动弹不得,他握住了她。

    安月君绝美的脸,渐渐地靠近她,带笑邪魅的眼越来越近,终于,近了,他慢慢地舔去她嘴角边的饭粒,继而吻住了她的唇。

    安月君放开了她,却只是离开分毫,抵住她的额头,亲昵地说:“娘子,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言语里的满足,言语里的开心,很明显,她看着满心满眼都透着幸福的他,绝世出尘的容颜更是惑人,心,一阵窒息得说不出话来。

    “娘子,感觉好像做梦,每晚,都会梦到这一天,娘子好美。”安月君轻轻地说,粉嫩双颊贴住她的,不断地摩挲,亲昵,温柔。

    说着说着,又要吻上去,她急忙推开他,跳下床,走到桌边,倒了两杯酒,走到他面前,紧张地说:“喝酒,喝酒”眼底闪过一丝期待。

    安月君看着她,笑了,这样的娘子好可爱,接过酒杯,交叉,一饮而尽,突然,眼一眯,眼底闪过一丝诡异,说:“娘子,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说完,扑通,跌倒在床上,她得意地笑了笑,说:“千日醉,喝一口即醉,别说你喝一杯了,相公,我为了今天特意调制的。”

    她将安月君好好地放正后,看到他醉酒后的模样,吞咽了口水,这家伙好有色可餐,粉嫩的面容白净无暇,长长的睫毛微卷,可爱至极,樱桃小嘴儿微张,或许因为刚喝完酒,在烛光照耀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果然,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将他醉倒,吃了他!

    平静之后,已经过了大半夜,临近清晨,她喘着气,蜷缩在他的怀中,清秀容颜微红,长长的秀发散乱,显得分外妖娆。

    安月君轻轻地摩挲着背,粉嫩细致的脸颊因为满足开心而漾出红艳艳的韵泽,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满是慵懒以及喜悦,小嘴儿微微向上扬起,整个人,都洋溢着幸福。

    “娘子。。。“轻轻地叫了一声,仿若叫不腻一般,又叫了一声:“娘子。。。”

    叶溪倩微闭着眼,一言不发,然,脸上却透着喜悦。

    突然,安月君,双手摊开,平躺在床上,贼溜溜地说:“娘子,不用千日醉,我也给你吃。”

    叶溪倩猛地一抬腿,狠狠地踢了上去,“砰!”,他掉到了床下面。

    可怜兮兮地爬到床边,无辜单纯的大眼,吧嗒吧嗒地看着她,盈满了委屈,轻声说:“娘子,欺负我,明明是你刚刚要吃我的。”

    用着最无辜单纯的表情,说着煽情的话,果然,让人哭笑不得。

    叶溪倩转过身,无奈地说:“你也忙活了大半夜了,够了没?你不累,我都累了,快睡觉去!”

    说完,闭上眼,准备睡去。

    安月君偷偷地看了她一眼,亮晶晶的大眼闪熠著诡异光芒,眸色加深,猛地将她身上的锦被扯开,扑到她身上,邪邪地说:“怎么会够?一辈子也要不够!”

    说完,又开始拼命吃了起来!

    结果,叶溪倩,一夜无眠。

    清晨,因为叶溪倩的求饶,安月君才放过她,这才让她睡去。

    安月君静静地看着怀中的她,眸光贪恋地细细凝视着她,忽然,她动了动,将脸更靠近他的胸膛,他笑了,随即揽住她,将她紧紧地抱着。

    终于,她是他的了,终于,他可以这样一晚抱着她,明明要了她一晚上,可是还是好想将她吃进肚,如果,这样,他们就不会分开了。那几日的疯狂,绝望,心伤,已过去,但,却一直在他胸口回绕,每每想起,心都会很疼很疼。

    她不会离开他了吧,不,她一定不会离开他的!

    想着,抱着,就睡过去了。

    醒来却已过了晌午,低头,刻入心股的容颜正甜甜地睡着,心,涨的满满地幸福,蔓延至全身,暖暖的,是她给的,他的娘子,他的!

    “唔”

    叶溪倩幽幽醒来,撞入了一双充满诱惑的魅眼,流转着醉人的波光,如漩涡般,就这么看着,仿若能看一辈子。

    她抚上他的脸,捏了捏红润有余的细腻面容,喜滋滋地说:“相公,你长得真漂亮,捡了个大便宜!”

    安月君侧卧,长长的乌丝,散落,陪着绝色的面容,致命的诱惑,此刻,可怜兮兮地瞅着她,委屈地说:“娘子是因为我漂亮才嫁给我的么?”手却是轻柔地摩挲着她光滑细腻的背,这一刻,温馨,甜蜜,能永远!

    “答对了!”笑眯眯地答道。

    “如果为夫哪天不漂亮了,娘子还要我么?”继续泫然欲泣的语气,可怜地哭诉。

    “那我立即找漂亮的去!”叶溪倩脱口而出道。

    成亲第二天,不应该是互诉衷肠,情意绵绵么?为何,她和他确是这般情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