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一百二十三章 尾声

    第一百二十三章 尾声

    安月君双眼赤红,苍白的脸蛋上尽是渴求,黑幽的眸瞳里再也不见了其他,脑中只回想了一句话,双手在颤抖,娘子,真的回来了吗?

    杨和眼神乱瞟,不敢看他,嘴里说了半天,但是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夫人夫人听说”

    “在紫月和若启的交界处,那里有座山,她就在那。”齐天放无奈地说,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她怎么会在”安月君突然闭上了嘴巴,眼神看向远处,唇畔的笑意越来越浓,傻傻的笑声一声越过一声,那是他和娘子初遇的地方,对,娘肯定在那等他,眼里的痴然,以及全然的欣喜。

    眼睛雪亮有神,灿烂耀眼,闪着动人的光辉,如碧潭幽深,澄澈清明,此刻,似乎整个房内都亮堂了起来,他,活了过来。

    娘子,终于,不要在梦中找寻你的身影了么?娘子,终于,可以触碰你了么?娘子,终于,我们能在一起了么?娘子,终于,能抱你了么?

    没了你,就没了全世界,就,什么都没了。

    说着,就掀起了被子,站起身,就要离开,却被杨和一把拉住了,犹豫地说:“堡堡主,这”

    妖魅邪然的大眼里满是森然,如利剑般,面无表情,淡漠如冰,冷冷地说:“谁敢阻挡,死。”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骇人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杨和浑身一颤,不由地松开了手。

    安月君转身离去了,一瞬间就不见了人影。

    “夫人真的在那?”杨和看着远处,叹口气,问道。

    “不在。”齐天放摇摇头,转头看向他,说:“难道你让他在这等死吗?”

    一阵紧密之后,杨和点点头,说:“也是。”

    “与其让他在这等死,还不如让他怀着一份希望去寻找。”齐天放言语里有着对他的钦佩,这样一个痴情的男子,上天一定会眷顾他的吧,突然神秘一笑,“况且,那不是有个世外高人吗?以安月君那样的执着,如果找不到,肯定会将这座山搅得天翻地覆,到时候还怕那个人不出面?”

    原来,他打的是这样的如意算盘!杨和好几日未舒的眉头,终于松开了,露出了笑意,轻轻地说:“齐少爷说的很对。”

    看来,一切还有希望。

    叶溪倩慢慢地醒过来,触目即是一幅山水画,几乎占了整面墙,清秀灵韵中多了分磅礴气势,一笔一画都恰到好处,看着看着,心便会沉静下来。

    这边一张木桌,上面简单地摆放着茶几,四张木椅,左边的墙上挂着斗笠,蓑衣,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东西。但,隐隐飘来的空气,很清新,有种青草混着花香的淡雅之气,沁人心脾,顿时,让人心旷神怡。

    是哪?

    “你醒了。”平板的声音,带着分柔和,让人感觉很舒服。

    叶溪倩转过头看过去,只见门口站立一个穿青绿色长衫的中年男子,饱满的额头,矍铄的眼神,削瘦的脸蛋,长长的胡须,头发简单的扎着,看起来很有仙风道骨的味道。

    他缓缓地走了进来,步伐轻盈,走到她面前,开口:“女施主,感觉怎么样?”

    “你是”叶溪倩疑惑地说,女施主?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样称呼的人都应该是修行之人,看了看他,正有这种味道,忙说:“谢谢道长的救命之恩。”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无需道谢。”道长摇摇头,说道。

    “请问这是哪?”叶溪倩疑惑地问道,这,离月家堡有多远?

    “清风山,贫道去河边取水时,才发现了你。”道长慢慢地说,眼神里有着和蔼却又圣洁的光芒。

    叶溪倩心一惊,他什么意思?莫非发现了什么?于是,晃晃头,站起身,说:“再次谢过道长,我也该走了。”

    “女施主,你想多了,贫道已不问世事,所以,女施主不必惊慌。”道长似乎发现了她心中所想,不大却聚光的眼睛里带着睿智的光芒。

    叶溪倩呆住了,随即尴尬地笑了笑,说:“不怕道长笑话,我已经多日未见我的夫君,很想早点见他。”

    “女施主无需着急,你只需静静养伤,他自会来寻你。”道长仿若洞悉一切的说。

    “可是”叶溪倩犹豫,下不定决心。

    “如果女施主好好休息,脚伤自会好大半。”

    “什么意思?”叶溪倩心一颤,涌起一股害怕,轻轻地问:“什什么叫好大半”脚不能好了吗?

    “言尽于此,女施主也该好好休息了。”道长笑了笑,笑得雾霭,祥和,定人心神。

    说完,就转身离去了。

    叶溪倩呆呆地坐在床板上,面无表情,但,眼底却是深沉的悲哀以及害怕,眼泪一滴滴地滑落,身子不停地颤抖,一直想着要见他,那种想要见到他的渴望快要将她逼疯了,可是,这一刻她犹豫了,这样的她,还配得上他吗?这样的她,他还要吗?不,肯定会要,可是,她会在意,会介意。脸上已经破了相,难道连走路都不能正常吗?她好害怕,怕见到如天神般的他,她会自卑,好自卑。

    如果回首,却从未后悔,当初的疯狂。

    怎么办?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突然,想起了道长说的一句话,他会来找她,不,现在不要让她看到,现在的她好丑陋,一点也配不上,她要逃走,君,对不起。

    掀起被子,下床,看到自己仍包扎着的左脚,眼泪又落了下来,心被硬生生地扒开了,疼得撕心裂肺,疼得痛彻心扉,君

    夜深沉,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每一步走地都很艰难,每一步走的都很坚定,亦,每一步走得很绝望。

    木屋左边,道长摸着胡须,看着她离去,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去了。

    这,都是命!命由人,不由天!

    从月家堡出来的安月君往西边奔去,明明病才刚要好转不适宜使用内力,明明身子不舒服,快没了力气,可是,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娘子了,身体,就再也没了不适,心激烈地跳动,仿若要炸开了般,依旧好疼,可是,这次疼得好幸福,幸福地让人想落泪。

    本合身的长衫此刻已经显得过于宽大,轻功飞跃,衣袂飘飘,未束着发丝的轻扬飞舞。脚上的步子越来越快,喉咙一甜,却强忍地抑制住了。

    眉尖的喜悦,明亮妖魅的眼眸深处,是深深的开心,以及期盼,唇畔扬起甜甜的笑容,很傻,很痴,只为他快要见到娘子了!

    拼了命的赶路,终于到了,已是深夜了,脸蛋更憔悴的不像样,灰暗暗,舔了舔干裂出血的唇瓣,感觉,很疲惫,可是眼睛却出奇地亮,因为,有一种信念在支撑着。

    一路上山,眼不断地看着周围,就怕看漏掉了,眼里,心里,念念不忘的不过是那一个名字,一抹倩影。

    山路很崎岖,很危险,如果是平常,他肯定轻而易举,但,现在他的体力已到了极限,好几次,摔倒差点滚落掉下去,但,千钧一发之际紧紧地握住一旁的树木。

    欲走欲艰难,却欲走欲兴奋,欲走欲开心,嫣红的唇瓣扬起纯真的笑容,如孩子般,无邪单纯的喜悦,就快要到了呢,就要,见到娘子了。

    终于,到了两人初遇的地方,却失望了,甚至绝望了。

    娘子,在哪?

    娘子,我好想你。

    娘子,为何不见你的人影?

    娘子,全身好疼,快要撑不下去了

    月光下,涓涓流水的湖中,波光粼粼,斑驳的树影,沙沙作响,一个如仙般绝色的男子痴痴地站着,呆滞的眼神无了声息,惨白的唇瓣微微颤抖,一股绝望的死寂渐渐地蔓延开,周围,似乎很静,再也听不到了其他。

    娘子呢?

    妖魅的眸子里闪着深深的绝望,痴痴地大笑了起来,像是不要命了般,手狠狠地一挥,疯狂而又痴狂,一旁的树木如被砍断了,倒下,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却感觉,依旧很静。

    “噗!”

    血喷涌而出,落到地上,开出一朵妖娆美艳的花朵,血从嘴角一滴滴地逸出,韵红了苍白的唇瓣,变得娇艳欲滴,却,如鬼魅般骇人。

    身子仿若承受不住了,血不断地喷出,撒落在长衫,才一会儿,白色长衫竟变成了血衣,绝丽的脸蛋上亦是鲜血淋漓,从指尖滴落的是血,从口中喷出的是血,此刻,已是浑身浴血。

    但,血像是止不住,依旧在滴,依旧在落。

    如索命厉鬼,如妖孽霍乱,恐怖,骇人。

    终于,承受不住了。

    “砰!”

    跌倒在地上了,闭眼的瞬间,渴望看到的依旧是那抹倩影。

    好静,好静,风仿若静止了,不再吹了,湖水好似冻结了,不再流了。

    叶溪倩一步一步走出去,斑驳的树影在月光下,如鬼魅般作乱,很骇人,身子不断地哆嗦了,心里很害怕,却只能蹒跚着前行。

    走到一半,突然想起前几天疯狂的杀掉了司徒谦,此刻是不是还在。于是,不放心地回头,往那走去,路上留下的是她深深浅浅的脚印。

    像是过了很久,终于,到了,可是,她看到了什么?

    天地之中,树林之间,河岸旁边,躺着一个祸国倾城的男子,全身浴血,被染红了,眼睛紧紧地闭上了,好诡异,却又好美!

    全身不停地颤抖,绝望,害怕,再也抑制不住了,不顾疼痛不堪的左脚,跑到他面前,抱起他的头,恐惧地叫着:“君,君,你醒醒,醒醒,君,醒来啊”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痛到了极点,泪如雨下。

    “君,醒来,好不好?君,不要睡了,不要再睡了,我回来了,我们一辈子再一起,不,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醒来”叶溪倩颤巍巍的手就要抚上他的脸,可是,却又退缩了,她不敢触碰,怕,怕不再醒来了。

    “君,夫君,相公,醒来啊!”

    一直哭喊,可是却越来越小的声音,如哀求,更绝望了,眼神空洞了,心被挖了一个大洞,没了感觉,低头看着睡着的安月君,轻轻地笑了起来,泪却依旧如雨下,痴痴地说:“君,你又不乖了,又不听我的话了,看我追上你,不打你,你要等我,要让我欺负。”

    呆呆地看着他,许久,笑了,笑得很开心,笑得很温柔,笑得很刻骨铭心,像是誓言:“君,下辈子,我们一定要在一起!下辈子,换我去找你,下辈子,换我来爱你。”

    说完,紧紧地抱着他,就要奋力地咬舌,即使死,也要在一起!

    这时,

    “娘娘子,不不要”微弱的声音响起。

    叶溪倩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呆住了,缓缓地低头看着他,是幻觉吗?

    像是过了很久,紧闭的双眼才费力地睁开,轻轻地叫着:“娘子”

    这一声,唤醒了她,叶溪倩不置信地抚上他的脸,颤抖地说:“君,你终于醒了,你没死,终于醒来了。”

    她,等了好久!

    安月君呆住了,像是不相信般,眨了眨眼,脆弱表情,唇瓣在颤抖,如梦幻地说:“娘娘子,是你吗?真真的是你吗?我,我不是在梦中?”轻微的声音充满了渴求,支离破碎。

    是梦吗?是梦也好

    说着,染血的手紧紧地握住她的,不放开,轻叹了一声,甜甜地笑了起来,脸上的小酒窝若隐若现,却让人心酸,痴痴地说:“娘子,终于碰到你了,这个梦,真好,不像以前娘子都不给我碰,娘子好坏。”

    眼神紧紧地缠住她,贪婪的眼神如火般,吞噬着她,眼不眨,想要就这样子一辈子。

    “笨蛋!”叶溪倩哭着骂了一声,说:“这不是梦,我真的回来了,君,我真的回来了。”

    可是,安月君却笑了,笑得好开心,笑得好幸福,突然眸光暗了下去,说:“娘子,你又说了,虽然是梦,但,每次听到好幸福。”

    可是,梦醒了,却好疼,好疼!

    叶溪倩摇着头,泣不成声,这个笨蛋!看着他苍白的唇瓣,猛地亲了上去,他吃痛地叫了一声,“好疼”

    叶溪倩这才松开,看着他,说:“这下相信不是梦了吧,如果是梦,就不会疼了。”

    可是,他依旧呆愣着,没动作,像是过了很久,傻傻地笑了起来,像是渴求,小心翼翼地说:“娘子,你这次出现的时间,好长,也好不一样,我好喜欢,好开心,好幸福,娘子,一直不要走,好不好?”话语里满是乞求。他要一辈子活在梦中!

    这笨蛋,还认为是梦!算了,就当是梦吧。

    叶溪倩笑了起来,轻轻地说:“笨蛋,我们该回家了。”

    “好。”安月君甜甜地笑了起来,乖乖地说道。

    说着,叶溪倩就要搀扶着他起来,可是却停住了,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左脚,她不会走路了,左脚已经废了,这样子的她,她不要让君看到。

    似乎,很快,她立刻放下安月君,爬了起来,就要逃开,现在,不要让他看到。

    “不,娘子,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安月君立即挣扎着要站起身,可是,却又跌倒在地上了,似乎使不上力气了,站不起来了,害怕地叫了起来。

    可是,脚步停了停,又继续前行,不,不要回头。

    “娘子,不要离开我,不要走,不要走啊,求你了”

    叫的好惨,乞求,脆弱,叶溪倩忍不住回过了头,却完全呆住了,无法言语了。

    他,竟在爬,弯弯扭扭地爬着前行,一步一步,手上已经破了皮,出血了,可是,却不理会,嘴里不停地念着的依旧是那两句话:“娘子,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充满了乞求,充满了绝望。

    爬过的路,竟成了一条血路,红的好可怜!

    安月君,如此骄傲的一个人,天之骄子,没给一个人低头,没给一个人下跪,没对一个人笑,可是,此刻,他竟在爬,而这,只为了追他认为是梦中的那抹倩影!

    眼泪一滴滴地落下,晶莹剔透,令人心疼,不是为他全身在疼,只是为了他的娘子离他越来越远,他快要追不到了。

    叶溪倩突然跌坐在了地上,说不出一句话来,许久,才大声地哭了出来,她,都做了什么?她怎么会这么残忍!

    这时,这种疯狂的执着硬撑着他爬到了她的身边,用着鲜血淋漓的手紧紧地抱住她,紧的不留一丝缝隙,紧的像是要嵌入骨血中,喘着气,痴狂地说着:“娘子,不准准你离开,你是我的,是我的,不准离开!”

    好疼,好累,可是,不能放手,好不容易才能碰触到她,放手了,娘子就会离开了,不放开!

    叶溪倩依旧哭着,她到底做了什么?他这样都是她害得,她真的好残忍!好厌恶自己,好讨厌自己!

    许久,感觉到他开始颤抖的身体,立即回抱住他,在他耳边誓言:“我是你的,一直都是你的,不离开,一直都不离开,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紧抱着的手未松开,小心翼翼地问:“真的?”

    “恩,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叶溪倩点点头,看着他的眼睛,郑重地说。眼泪依旧流,却是笑着流泪,幸福着流泪。

    “好。”腻人的声音,很甜,很好听,小脸蛋儿扬起了开心的笑容,脸上有着干涸的血迹,一块一块,削瘦得厉害已省得皮包骨,合该笑起来如鬼魅,骇人至极!

    可是,叶溪倩却觉得好美,美得令人心悸。

    “娘子,我”刚要说话,却断了声音,昏迷了。

    叶溪倩心一颤,一股骇异袭上身,紧紧地抱住他,恐惧地大喊:“君,怎么了,君,不要吓我”

    在感知他胸口仍在跳动时,高悬地心稍微放了一半,看着周围,又害怕了起来,这里很久都不见一个人,如果君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肯定会

    再也不敢想下去了,眼中突然有了一股决心,将他靠着自己,抓住他,小心翼翼地转身,蹲了下来,背着他,身子的重量都靠到她的身上,咬着牙站起来,却失败了,再站起来,又失败了,试了不知道多少次,终于,成功地将他背了起来。

    此刻,额头上已经出汗了,她艰难地走着,一步一步,左脚已经出血,疼得厉害,可是,强忍着,每一步都踩地重重的,就怕不稳将安月君摔了下来。

    可是依旧摔倒了,害怕地爬起来,慌张地看安月君有没有受伤,可是,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想到自己的双膝已经快没用了,整只脚都快没用了,甚至整个人都要快废了。

    一次又一次地摔倒,一次又一次地摔倒。

    叶溪倩全身没了知觉,眼前越来越模糊,却死死地咬着下唇,知道出血了,才清醒了,此刻,只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她,君,她要君没事,她要君好好的。

    她的左脚恐怕早就没用了,可是,她不在乎了,一命换一命,她心甘情愿,更何况,只是一只脚换君的命。

    不知不觉,已是黎明了,叶溪倩还在走着,在死命支撑着,已经晃晃悠悠的了,双腿已在不停地打颤,像是过了很久,终于,到了,在看到木屋就在不远处时,松了一口气,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已经过了五天,叶溪倩仍在这个才躺过的床板上,想要抬左脚,却怎么也抬不起,没知觉,苦笑了,终究还是废了。

    “女施主,贫道曾一再告诫,但,终究还是这样的结果。”道长走了进来,平板地说,没有责怪,没有生气,因为,这些都是命!

    “呵呵,道长,如果以我一条腿换君的一条命,有何不可,我还很开心呢。”叶溪倩看着远处,笑着说,这笑好温柔,好美,突然,眼神里出现了慌张,害怕地问:“道长,君,他怎么样了?”

    “女施主放心,他此刻正在隔壁睡着,也快醒了,身上的伤只需好好调理就行了。”道长轻声安抚道,叹了口气,情字伤人啊!睿智平和的眼里满是钦佩,“贫道平生很少有钦佩的人,可是,这一次,真的很佩服你,女施主全身都受伤着,竟然将一个大男人从半山腰背到山顶,这连一个男人都无法做到。”

    “一点都不重,他都瘦了好多。”叶溪倩眼底满是心疼,不停地喃喃自语:“看来回去要给他好好补补了。”

    说完,又抬头说:“道长,我要去看他。”

    “女施主无需跟贫道说,一切都是女施主决定。”

    叶溪倩点点头,立即下床,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急急地走到隔壁房间,却见安月君睁着双眼,空洞地看向半空中,喃喃自语:“娘子又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果然是梦,是梦”

    声音里好绝望,说着,就要爬起来,却被叶溪倩制止了,大声地叫:“君,不准动,好好躺着!”

    安月君动作停住了,愣愣地转过头,空洞迷茫的大眼看到她时,渐渐地,瞳孔放大,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已被人紧紧地抱在怀里,身子不停地颤抖,一遍又一遍地叫唤着:“娘子,娘子,娘子”

    “在,在,在”叶溪倩一遍又一遍地应着,很温柔。

    “娘子,你真的回来了,我是不是在做梦?”他始终不相信,他娘子已经在他眼前了,在他怀里了,在他的生命中了。

    “你说呢?”

    “感觉好真。”安月君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恐惧,怕她再次离开的恐惧,可怜兮兮地说,好呆。

    果然,还是认为在做梦!

    一直抱着,一直不松开,许久,叶溪倩无奈地说:“可以放开了吧,去好好休息。”

    “不要。”

    “放开!”

    “不!”

    “”

    叶溪倩突然脑中念头一闪,转身就要离去,却被紧紧地抱住,慌张地说:“不要离开,不准离开,不可以离开”

    眼看到角落的绳子后,吃力地拖着他走到那,拿起来,将自己和他的手绑起来,随后问:“这样行了吧,我肯定不会离开。”

    “不要。”

    无奈之下,只能脱了鞋子,爬上床,两人紧紧地抱着睡觉。

    “君,如果我的脚废了,不能走了,你会怎么样?”

    “我做你的脚,天天抱着你,娘子想去哪就去哪。”

    没了声音,因为她已经满足了。

    突然,担心地问道,“君,辰儿和晏儿怎么样了?”

    “不知道,娘子放心,应该没死。”

    没了声音,因为她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什么叫应该?

    两天过后,终于,费劲心思,才让他明白,这不是在做梦,终于,整天露着傻兮兮的笑容,天天说着傻乎乎的话,笑容甜腻得让人心里亦是甜甜的,但,紧紧地被抱着,到哪都拖着一个拖油瓶,变得更为粘人。

    “君,放开了吧。”叶溪倩无奈地看着这个都抱了她好几天的人儿。

    “不要。”依旧回答的很坚决,安月君可怜兮兮地说:“我要把以前没抱的都抱回来,回家把以前没做的都最回来。”

    “”没了声音。

    许久,叹息了一声,不确定地说道:“娘子,你终于回来了。”终于,终于回来了,他,终于等到她了!等了好久,可是,好幸福!

    “恩。”眼眶微微湿润了,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娘子,我只在乎你。”

    “恩。”她明白,他在告诉她,他不在乎世俗的目光,她无论变成怎么样,他都会爱她。

    “娘子,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了。是不是?”

    “恩。”

    “娘子,我好幸福。”

    “我也是。”

    “娘子,我们回家吧。”

    “等你病好了。”

    “娘子”

    好久未听到的撒娇声,终于又响起了。

    啊,这一刻,好温暖,好让人感动。

    半个月后,两人病好后,告别了道长,离开了,本来可以一路游玩着回来,叶溪倩也挂念着辰儿和晏儿,急急地赶回去了。

    到了月家堡,走进去,越来越心惊,这怎么变成这样了?好荒凉,子明湖似乎有一股恶臭传来,花草树木几乎都凋谢了,假山没了,凉亭踏了,到处是残垣断壁。偌大的月家堡,好冷清,好空!

    走着走着,就要到沁雪阁,突然,迎面走来一个人,他抬头看到他们,呆住了,可是,脚上的步子未停,还没等叶溪倩喊,他就“砰!”的一声,撞上前面的一棵枯树。

    “杨伯伯,怎么好久没见,变傻了?”叶溪倩轻笑着说,眼却红红地,终于,又回来了。

    杨和依旧呆愣着,显然回不过神来,旁边传来一道声音,“倩倩,欢迎回来。”

    转头,看去,齐天放正缓缓地走过来,嘴角噙笑,依旧俊美如厮,还没等叶溪倩反应过来,另一道身影跑了过来,到她跟前,将怀里的东西往她身上一塞,开心地说着:“啊,倩倩,你终于回来了,我要解脱了。”

    显然是杨若儿。

    叶溪倩低头一看,是辰儿和晏儿,没想到,都这么大了,粉嫩圆嘟嘟的脸蛋儿,光滑细腻,乌溜溜的大眼不停地转动着,甜甜地笑着,小酒窝若隐若现,显然,是某人的缩小版,胖嘟嘟的手和脚不停地乱舞着。

    叶溪倩逗弄了一番,看着他们可爱的样儿,笑了起来,将他们紧紧地抱在胸前,没想到,他们却不给面子的大哭了起来,哭得好厉害,声音响亮而大声。

    “宝宝,不哭,乖,不哭”

    叶溪倩手忙脚乱地轻抚哄骗着,因而,忽视了一旁不高兴的人儿,紧紧地抱住她,撒娇:“娘子,不要不理我,随他们去,还是”

    这边,杨和突然清醒了过来,开心地大叫:“夫人终于回来了,夫人终于回来了”眼眶红了,高兴地手舞足蹈。

    而还有一对情侣正在吵闹中,“若儿,回去吧,成亲的日子快到了。”低声下气的讨好声音。

    “不要,倩倩才回来,我很想她,再等一个月。”很是任性的声音。

    “若儿”

    此刻,好不热闹!

    微风拂过,吹散了月家堡的冷清,荒凉,变得热闹了起来,而以后会更热闹,不是吗?期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