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嫡女重生之绝宠小妻

第三百六十七章 曲终人未散

    白母惊愕地望着眼前的搜查,几乎时想拦都没来得及,她见状,从炕上爬了下来,上前便是给冷意晴一个耳光,谁知冷意晴有所准备,抬脚踢在了她的小腹之上。

    “哎呦,哎呦,作孽啊,我的老天爷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的呢,你这个毒妇,我要去官府告你虐待婆婆,我非要你这个死女得到报应不可。”

    白母闭着眼睛,双手拍着大腿,坐在地上,又和唱戏似的哭了起来。

    如花第一次看到冷意晴发飙,更是不会相信皇帝的表妹,长公主的妹妹,甚至是郡主的人会动手动脚,她低估了冷意晴的性子,看到白母哭得不能自已,她立刻走上去,坐在地上一起哭个不停了。

    “公子,小姐,你们看……”萧枫从床底下找了一个黑瓮,用布包好之后往地上摔去,免得碎瓷片会伤到冷意晴。

    嘭地一声响之后,白花花的银子就躺在了的地上,大大小小的不下五百两的样子,而且每一锭上面都有同福钱庄的刻字,也就是说这些银子都是白母从百里修这里拿的。

    “你们这群挨千刀的畜生,我和你拼了……”白母气得要起身要找冷意晴出气,可是如花紧紧地抱着,刚刚站起来给有拽在了地上。

    “姑母啊,侄女先走了,您若是有空就去乡下找侄女儿啊,”如花哭得不能自已,说完,起身摸了摸眼睛,越过百里修就朝外走了。

    白母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如花会弃自己而去,可是她想留人却只是张了张嘴巴,什么都没说出来。

    冷意晴朝阿萨使了个颜色,阿萨便是一个箭步把人给提溜了回来,如花不从,倒在不起,结果却是像条死鱼一样被拖回来了。

    “公子,小姐,这里有红花,”萧枫从白母枕头下面的暗格里找到了一个小瓶子,而且确定就是红花。

    百里修的脸色骤冷,把冷意晴交给了阿萨之后,来到白母的眼前,阴恻恻地问道,“娘,你能解释一下吗?”

    “解……解释什么,这是我买来给自己吃的……”白母唰地白了脸色,支支吾吾地为自己辩解,可是,证据在前,所有的话都变得那么的苍白,“不行你问你表姐。”

    “是么?”百里修的声音已经是难掩愤怒了,“没事你吃红花干什么?”

    “红……红花,我……我……”白母难以自圆其说,话锋一转,指向了如花,“是你表姐要吃的,她前些天有了身子,就用这红花堕胎的。”

    很好,白母居然是知道这红花的作用。

    冷意晴冷哼了一声,朝百里修说道,“阿修,问那么多干什么,红花少量则是可以堕胎的,可是量多了足以致命,既然婆婆不肯说实话,那我们就让她把整瓶红花吃进去。”

    “什……什么,红花会吃死人?不可能的,我就是用它堕胎来着,怎么会……”白母说完,朝如花看了过去,如花眼睛一勾,扭过了头,没有去看白母。

    阿萨已经倒了两碗水过来,拿着瓶子使劲往里面到红花,搅拌之后,问道,“小姐,先喂谁喝呢?”

    “表小姐吧,她年纪轻,身子扛得住一点,到时候老太太上路的时候,也有个伴儿,”冷意晴的冷笑是那么得寒彻人心,不仅是为了夏至,更是为了自己。

    “是,”阿萨应下之后,先是点了如花的穴道,然后端着茶盏一点点地朝她走过去……

    “不要,不要,”如花哭嚎着拒绝,惊恐地仿佛死神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阿萨半蹲着身子,晃动着手中的茶盏,慢悠悠地道,“表小姐,不要害怕么,其实也就一碗红花而已,喝下去之后很快就会好,你看看夏至,说走就走,连声招呼都没有,多快啊。”

    “我不要喝,我不要啊,”如花哭得嗓子都哑了。

    白母被吓得顿时尿了裤子,这一次,她看到了百里修和冷意晴的强硬,心防被击碎得片甲不留,“狗蛋啊,你放过娘吧,娘没其他得意思,就是想让你媳妇没了孩子而已啊。”

    冷意晴闻言,双眸猛然抬了起来,就算是心里早已有了猜测,可是亲耳听到之后,还是觉得犹如被人挖了心似得疼。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是你的孙子,试问你如何下得了手啊,”冷意晴气得伸手一挥,将桌上的茶盏给挥到白母的头上,摔得她的额头立刻破了。

    白母像是被抽走了精气神一样,有气无力地哼道,“孙子?他们是我的孙子吗?他们姓白吗,到最后又不知道会姓什么狗杂种的姓呢。”

    “啪”地一声,百里修一个巴掌甩了过去,打得白母眼冒金星,可是她还不死心,一抹嘴角的血迹之后,继续说道,“是我生了他,而他却姓了别人的姓,以后这家业都留给了别人,他这样对得起我吗?留着你的孩子何用啊?”

    “婆婆,”冷意晴哽咽着几乎叫不出着两个字了,她好恨自己当时为何要心软,直接把人赶走了就行了,可是现在已经追悔莫及了,“可是你的量能让人一尸三命啊,就算是有多大的仇恨,你也不能这么做啊。”

    “我没想要你的命,只是一开始我不知道如花已经往里面加过了,直到出了人命我才知道的……”

    “姑母!”

    “算了,如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这都是命啊,”白母一抹眼角的眼泪,笑道,“狗蛋,你看着办吧,娘无话可说。”

    如花听了白母的话,却是发了疯似地狂叫起来。

    阿萨见她嘴巴争得那么大,就把一碗水都往她嘴里倒了下去。

    如花咽下去下去之后,满眼绝望,身子一撑,整个人歪在了地上。

    “狗蛋啊,你就放了你表姐吧,说到底都是我的缘故,她啊只不过是气愤不过而已,”白母为如花求情,可是得来的却是冷意晴的一声嘲笑。

    “小姐,你看,”阿萨抬起如花的手腕,发现了一条珍珠手链,“这不是萧枫送的嘛,怎么会在她的手上?”

    “哼,”冷意晴终于明白了,“原来她就是砸伤了如花,又把她推下水井的凶手。”

    冷意晴说完,心痛不已,就算是夏至误食了过量的红花,可是有冰蝉在是绝对不会有事的,然后,这个如花为了和夏至争一个西瓜,竟然拿石头砸她的头,然后把人推到水井里去,这才最令人难以饶恕的。

    “阿修,你看着处理吧,我要去看看夏至,我要告诉她我们找到了杀害她的凶手了,”冷意晴扶着阿萨的走回到了夏至的身边,在她的面前哭得昏厥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冷意晴已经在自己的屋里了。

    “修,”双眼只看到一抹黑的冷意晴有些害怕地叫唤了百里修,直到手被一阵暖意包围的时候,才安心下来。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我睡不着,梦里全是夏至的样子,她好像很舍不得离开一样,一个劲儿地叫我,”冷意晴蜷缩在百里修的怀里,任由眼泪一滴滴地掉落,“阿修,我和你商量个事情……”

    冷意晴絮絮叨叨地说着,一直到了天亮。

    冷氏得知夏至为了冷意晴丧命,唏嘘之余认了夏至为干女儿,葬在了冷家的祖坟,等天亮之后,一行人陪着冷意晴去坟前祭拜。

    冷意晴身子不便,可还是双膝着地,磕了三个响头,低泣道,“夏至,你安心地走吧,我孩子生下之后,我让他们其中一个过继到你和萧枫的名下,以后清明冬至,让他给你扫墓上香,好吗?”

    “晴儿!”冷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冷意晴的决定居然会是这样的。

    “娘,您别劝女儿了,唯有这样女儿才会安心,否则的话,恐怕这一辈子都要活在内疚当中。”

    冷意晴说完,便看到萧枫跪了下去,“多谢姑娘恩德,属下已经对夏至发誓,这一辈子不再娶妻,若是有了孩子,属下一定会好好教导他的。”

    冷意晴欣慰地点了点头。

    回到百里府,白父和春香正带着儿子翘首企盼,看到他们回来了,便是朝地上一跪,求饶道,“狗蛋啊,你就放了你娘吧,她也不是故意为之的,就算是给爹给白家一个面子,只要你放过她们,以后我们再也不会来找你了,我求求你了。”

    冷意晴越过白父,直径回了屋子,这事就交给百里修了,无论他做什么决定她都能理解,她只要他无愧于心罢了。

    百里修的确是放了白母和如花,她俩这一辈子背着一条人命也够她们受得了。

    后来听说如花疯了,再后来,白母病倒了,一病不起……

    四个月之后,冷意晴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她连一眼都没瞧儿子,取名‘萧念夏’之后就让早就准备好的奶娘送去给萧枫,以慰夏至的亡灵。

    萧枫把孩子带去了无音谷,每年清明冬至回来一趟,而每次他都会带孩子给冷意晴看,让他喊她‘娘’,割不断的血脉相连,兴许,这样才不会让冷意晴觉得疏远。

    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每年四季里冷意晴都会抽半个月时间赠粥施药,给寺庙捐香火钱,久而久之,百里府的英明便散播了出去,而百里修的融贯东西的学堂名声也大了起来。

    之后的某一天夜里,冷意晴和百里修仰卧屋顶,对着满眼的星星,她问道,“阿修,你身上的学识真的是路叔叔教的?”

    “嗯。”

    “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说他来自一个很神秘的国家,那里的人崇尚一夫一妻,男女平等,他说如果有一天可以回去,他会带上我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