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妻宝

章节目录 第270章 齐聚

    沈南竹身子一晃,脚下一软显着站不住。

    他看这院子里安静的一如往常,还以为……以为能隐瞒一时。

    可原来,她早已经知道了吗?

    知道了,却仍旧像上次那般,不哭不闹,只是安静的坐着……坐着……

    沈南竹不知自己是如何走入房中的,只知道他心中那人的确是安静的坐在床边,低垂着头,沉默无声。

    “宝儿……”

    他低声轻唤。

    床边的人听到动静抬起了头,不知是不是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了,动作有些僵硬。

    梦宝看向一脸惶然无助的沈南竹,下意识的伸手想要轻抚他的面颊。

    这个一直以来给自己遮风挡雨的男人,原来也会有这样无助的时候。

    是了,他也不过才二十岁而已,放在她那个年代不过是个大学生罢了。说的再年轻一点儿,就是个大男孩儿。

    沈南竹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紧张的看着那只缓缓向自己靠近的素白手掌。

    她已经很久没有主动碰触过他了,久到他几乎要忘了她掌心的温度了。

    沈南竹满心期待的看着那纤长的手指离自己越来越近,却终究在一纸之隔的地方停了下来。

    “宝儿!宝儿……”他一把抓住了她即将垂落的手,紧紧贴在自己的面颊上,生怕她又将手抽回去。

    实际上梦宝确实往回抽了抽,见他不肯松开,便也罢了。

    “我想去做一件事。”梦宝说道,声音因为许久没有开口说话而有些干涩。

    “好,好!”

    沈南竹赶忙点头。上刀山下火海,只要她说,他什么都愿意陪她去做。

    “除了和离!”沈南竹又想到什么,急忙补了一句。

    梦宝微怔,旋即淡淡一笑:“让红笺来帮我找身衣裳,我腿有些麻了。”

    “我帮你找!”

    沈南竹说着就去箱笼里翻找起来。

    他之前在京城时让人将梦宝所有的衣裳都绣上了竹叶,这样就好像在她身上打下了印记一样。但那件事之后她就再没穿过这样的衣裳。而是穿起了从前留在北安的没有竹叶的旧衣。

    沈南竹貌似不知的找了一件绣有竹叶的衣裳出来。有些忐忑的递给了梦宝。

    梦宝只看了一眼,没说什么,接过就穿了起来。

    更衣。挽发,挑选首饰,每一样沈南竹都亲自动手,没有一件假以他人。

    梦宝并没有推拒。就这样任由他给自己梳妆打扮,待收拾停当后才叫了赵妈妈进来。

    赵妈妈应声而入。站在两人面前:“小姐。”

    “人都请来了吗?”梦宝问道。

    赵妈妈点了点头:“请来了,就在院子里候着呢。”

    梦宝点头,站起了身。

    沈南竹刚刚就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却并没有多问。即便现在赵妈妈说请了什么人过来。他也没有多一句嘴。

    反倒是赵妈妈犹豫着看了看他,又看向梦宝:“小姐,不然……不然还是私底下请人来看吧。不然动静闹大了……无论结果如何。传出去都不好听。”

    梦宝摇头:“我不想再管那么多了,顾忌的越多。反倒越容易给别人可趁之机。既然如此,那大家索性就都敞开点窗说亮话吧,省的遮遮掩掩不清不楚,冤枉了别人也委屈了我自己。”

    沈南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仅仅是听她愿意说话,就已经觉得很开心了。她刚刚说的这些,加起来比这一个月说的都多。

    赵妈妈无奈,只得跟在梦宝身旁,与她一起走了出去。

    院子中,几个大夫背着药箱站在这里,或低声交谈,或垂首不语,见到他们走了出来,纷纷躬身施礼。

    这些大夫在北安都算是叫得上名号的,虽然不见得每一个都那么出名,但也都时常出入各个府邸。

    梦宝之前派人去请他们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来意,此时也不多话,只点了点头,就带着众人一起向李素嫣的院子走去。

    沈南竹看了一眼就大致明白了她要做什么,仍旧没有插嘴,只是不顾旁人的眼光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

    “你这孩子也真是,本来身子就不大好,还不吃不喝思前想后!若是伤到了腹中的孩子,那可怎么办是好!”

    李氏嘴上说着责怪的话,眉眼间却满是笑意。

    想那苏梦宝嫁进府里两年都不见动静,她这好侄女不过一次就有了身孕。

    可见是同人不同命,她这侄女就是比苏梦宝福气好!

    李素嫣羞怯的笑了笑,低头轻抚自己的小腹。

    “嫣儿也不知腹中竟然已经有了骨肉,不然即便再怎么食欲不佳精神不振,也会勉强让自己吃几口的。”

    李氏闻言拍了拍她的手,笑道:“那现在知道了,可得好好的养着了!旁的那些事情都不要想,只要想着腹中的孩子就好!无论如何有姑母给你做主呢!你有什么放不下心的”

    李素嫣低垂着头没有说话,掩去了眼中的那抹不屑。

    “确实是有身孕了无疑?”

    老夫人在旁询问一个年约四十的大夫。

    大夫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这种事怎么会有假!”

    李氏听到老夫人的问话,转过头笑呵呵的说道。

    老夫人瞥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让人装了封红,将大夫送了出去。

    这已经是第二个大夫了,先前那位是近来时常给李家那个丫鬟诊治手臂的,查出李素嫣有身孕的也是那个大夫。

    为了保险起见,也是为了避嫌,她又让下人去请了另一个大夫过来。

    现在两个大夫都说李素嫣是有了身孕,那必然就是没有问题了。

    时也。命也。

    阿竹与梦宝命中注定又这么一遭,她现在也没办法了。

    这李素嫣腹中的孩子毕竟是沈家的骨肉,总不能让他流落在外。

    “世子爷,少夫人。”

    院中传来下人的声音。

    “梦宝来了?”老夫人转身问道。

    坐在床边的李氏撇了撇嘴,床上的李素嫣则是下意识的捏紧了被角。

    帘子被人撩开,首先迈进来的却是一双女子的鹿皮软靴。

    沈南竹随后而至,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竟比梦宝错后了半个身子。大手却紧紧地拉着她,自始至终没有分开。

    李素嫣看到那鹿皮软靴,低垂的头下意识的稍稍抬了起来。想看看这软靴的主人。

    那软靴十分精美,无论是外出是穿着还是在府内行走都十分方便。

    但现在的天气已经有些回暖,不再像之前那般寒冷。

    这样的天气还穿着这样保暖的靴子,证明她的主人畏寒。

    畏寒的人很多。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鹿皮软靴可以穿。

    身子畏寒,又被这般妥帖的照顾保护着。可见这个人在府里是十分受宠的。

    李素嫣不过是瞬间想到了这些,在一抬头看到的就更加证明了她的所想。

    那个当初喊着闹着要来杀了她的男人,此时正深情而又忐忑的看着软靴的主人,也就是他身旁那明媚娇艳让人挪不开视线的女子。

    上次行事慌张。她最后那匆匆一瞥,并未看到这位世子夫人的全貌。如今得见真容,才知道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容貌竟是不值一提。

    难怪定南侯世子对他这位夫人极尽宠爱言听计从。她若是个男人,只怕也要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不过……不过她已经有了孩子了。有了定南侯府认定的世子的孩子!今后的路就算难走,也至少能混个平安康泰吧。

    李素嫣这么想着,紧张的心情就稍稍放松了下来,腼腆的对梦宝笑了笑,唤道:“姐姐。”

    梦宝直到此时才第一次正眼看了这女子一眼,却也只是一眼而已。

    李素嫣的笑容僵在唇角,旋即垂首,泪盈于睫泫然欲泣。

    李氏赶忙安抚:“嫣儿你现在可不能哭啊,大夫说了让你不要忧虑多思,你该多笑一笑才是。”

    说完又转头看向梦宝,皱眉轻斥:“梦宝你这是什么态度,嫣儿以后怎么说也是你的姐妹了,更何况她现在又怀着身孕,你就不能让着她一些吗。”

    沈南竹上前欲说什么,梦宝却先开了口:“母亲这话就奇怪了,且不说她现在还不是我定南侯府的妾室,却以一个闺阁女子的身份在我定南侯府有了子身孕,本就是有伤风化,容不得我对她有什么好态度。”

    “再者她就算来日真成了我们府里的妾室,那也是居于我之下,于我而言如奴仆一般。我身为定南侯府的世子夫人,又为何要对一个下人有什么好脸色?”

    “你……你狂妄!”

    李氏指着她的鼻子说道。

    “我狂妄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母亲又不是今日才知道,何必生这么大的气?”

    房中众人除了沈南竹,皆是一脸被雷劈了的神情。

    虽然大家都知道世子夫人性子桀骜,与夫人多有不合,却也未曾见过她这般**裸的打脸行径啊!

    就算是老夫人,也从来没有当着众人的面,对夫人说过这般难听的话。

    这……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你……我要让世子休了你!我要让世子休了你!”李氏气急败坏的吼道。

    “休不休了她,不是你说了算的。”站在梦宝身旁的沈南竹沉声说道。

    “你们……你们一个个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

    李氏羞恼交加,委屈无比的看向老夫人:“娘,您要为儿媳……”

    “哈哈哈……”

    座上的老夫人忽然爆发出一阵笑声,让房中众人再次惊呆。

    老夫人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半晌才直起腰说道:“想不到老了老了,还能看到自己年轻时的样子,有趣,真是有趣。”

    众人不明所以,唯有跟了老夫人几十年的许妈妈了然的点了点头,看向梦宝的目光更多了几分柔和。(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