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凡尘判官

第六百三十章 心甘情愿

    刀只有在砍下去以后,才能发挥出自己的威力。这会张芸生的刀还举在手里,没有开始下劈。所以现在他还是处于蓄势待发的阶段,正是最为脆弱的时候。

    清尘子不愧是老江湖,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早就找准了最佳时机。张芸生这会收刀回防也没有用处,因为清尘子的灵力已经扑面而来。如果这会撤刀,只会让自己败落的更快而已。

    狭路相逢勇者胜,既然已经被逼到不得不战的地步,也就没有必要再去考虑许多了。张芸生继续挥刀下劈:“双龙来战。”

    龙在九天虽然能令天地为之变色,却明显不是清尘子的对手。张芸生这会用上游龙刀法的第二招,想着就算不能挽回颓势,起码也能抵消掉清尘子浮尘之力。只是可惜双方灵力上层级相差实在太大,所以即使张芸生竭尽全力,还是被这股灵力给打落尘埃。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可以随意的拿捏你。”

    听到清尘子的话,张芸生很不服气:“你的确有几分本事,可是说要随意拿捏我,这就有些妄自尊大了。现在鬼王印不在我的手上,否则哪怕是其中的一块残片也足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年轻人,话不要说得太满。鬼王印的确是厉害,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你只是凡人,并不是崔判官,根本就不可能将它得力量完全发挥出来。老朽虽然已经年迈,倒是想来还是能够承受鬼王印残片力量的。”

    张芸生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吐出一口刚刚从肚子里面涌出来的鲜血。现在的他还不肯服输,还想再说几句狠话。不过清尘子已经没了说话的兴致,开始教育不断的进攻了。

    清尘子得浮尘拨动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下。他每一次拨动的时候,看起来都是那样平平无奇,甚至每一次拨动的频率和浮尘波动的距离都一模一样。可是张芸生却感受到这些灵力越来越强,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抵御的。

    开始的时候张芸生还能劈出一刀龙在九天,然后就只能用闪电刀护身。最后连闪电刀都没法正常使用。只能一刀接着一刀的胡乱挥舞,好减缓一下这些灵力对自己的侵袭。

    龙在九天这种能令天地为之变色的大招,都无法抵御浮尘的攻击更别说这些胡乱挥舞的刀招了。张芸生再一次被打倒在地,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了爬起来的力气。

    “唉,真是可惜了。”清尘子摇头叹息,然后挥手打出了手里的浮尘。不过这一次浮尘没有发出灵力,而是陡然变长,朝着张芸生席卷而去。

    如果被浮尘扫中,肯定会跟秦小蕾一样被困住的。张芸生本能的举刀迎战,却发现自己连刀都拿不起来了。

    “这些灵力不只是能够攻击你,而且还能在潜移默化之中侵入你的气海。现在你的气海之中混入了不属于你的灵力,怎么可能还会再次释放灵力呢?”

    “好狠毒的手段。”张芸生有些无奈,可是事实上他的确已经无能为力了。

    看来只能跟秦小蕾作伴了,不过她有一个能够值得清尘子高看一眼的老爹,张芸生却只有自己可以依靠。

    尽管张芸生想要反抗,可是最终还是被清尘子用浮尘拉了过去:“小家伙,不用气恼。你命该如此,气恼也没有用。其实这也不是你的命,而是崔判官的命,他胆大包天,敢跟阎王老爷作对,自然会受到上天的惩罚。你这一世跟他牵扯在一起,就只能跟着倒霉了。如果你有下一世,可千万不要再牵扯进这种事情,还是乖乖的做个俗人吧。”

    听到这话,张芸生很是无奈,因为这一世他也没打算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清尘子看到他已经无力反抗,就一甩浮尘,看样子是想把他跟秦小蕾甩到一起。不过他用上力气,却发现张芸生纹丝不动,甚至连浮尘本身都动弹不得了。

    清尘子是老江湖,刹那间就明白过来问题出在哪里了。他朝着四周拱拱手:“贫道乃全一道戒律院首座清尘子,在这处理一些杂事。如果有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既然已经做足了礼数,接下来对方肯不肯接受,可就是人家的事了。清尘子其实有些奇怪,因为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不该出现别的人。不过他是艺高人胆大,所以也没将这事放在心上。他继续甩动浮尘,可是浮尘竟然还是动弹不得。

    “朋友,现身谈谈吧。”清尘子很是诚恳的邀请道,“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谈不拢的,只要你肯谈,咱们自然能够找出双方满意的条件。”

    “清尘子,你的道号倒是满不错的。不过你做的这些事情,差不多是全一道最脏的,难道还能心安理得的叫着清尘子这个道号吗?”

    听到对方讥讽自己的道号,清尘子将闲着的左手在道袍上拍到几下,然后才继续了对方的话题:“尘埃在衣,我心依净。虽然我做的事情,的确是有些肮脏。可是我是为了全一道甚至是整个修行界的未来,我心甘情愿。”

    “好一个心甘情愿,说的我都无可辩驳了。全一道的掌教很会用人,把你派出来恐怕是他最好的选择了。不知道多少门派掌门会被你的这双巧嘴给说服了。整个江湖之中最会说话的人,除了戒言法师,恐怕就是你了。”

    “你知道戒言法师善辩?”清尘子这会有些吃惊,“原本我以为你是跟这个小子熟识的那个女鬼于倩丽,她可是夺走全一道云雷剑的恶鬼。不过她虽然厉害,可是只是一个死了未久的新鬼。你既然知道戒言法师的事情,就不可能是他。戒言法师闭口不言已有五十载,知道这事的人肯定是江湖上的老人。既然是前辈,为何不现身一见。”

    “见或不见,有何区别?”

    “见了我或许会退避三舍,不见我可要动手杀人了。”(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