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今天开始当圣斗士

第114章 呃?????标题名是什么?

    太阳将西方的地平线染上了金黄色的彩边,慢慢地落到山后去了。

    原本呈高透明度的天空每一瞬间都加深其蓝色深度,鸟群划着弧线掠过天际,回到自己的巢穴去。

    平原则因小麦色的稻穗和橘色的果实而呈现一片金褐色,东方和北方连绵不断的山岭上的万年积雪反映着落日的余辉,把彩色的光波投射在往来的行人的视线当中。

    一队旅人或骑马或徒步来到被榆树、丝杉和白杨所围绕的路上。他们为了能在王都叶克巴达那关城门前到达目的地而急急地赶着路。

    王都叶克巴达那不只是帕尔斯一国的首都而已,他还是贯穿广袤大陆东西的“大陆公路”中最重要的中继站。

    来自东西诸国的商队聚集此地,绢之国的绢和陶瓷器、纸、茶、法尔哈尔公国的翡翠和红玉、特兰王国的马、辛德拉的象牙、皮革制品和青铜器、马尔亚姆王国的橄榄油和葡萄酒、密斯鲁王国的绒毯等等,各种商品无奇不有,交易气氛极其热络。

    九个城门由双层的铁门守护着。去年被密斯鲁王国的大军包围时,此城也不见有任何动摇。

    除了大陆公路的公用语帕尔斯语外,还掺杂着数十种国语,人、马、骆驼、驴在石板道上来来往往。

    酒馆里面,金发的马尔亚姆女人、黑发的辛德拉女人、各国的美女争妍斗艳,来来往往在客人的洒杯中倒入来自各国的名酒。

    绢之国的幻术师、辛德拉的驯马师、密斯鲁的魔术师靠他们精彩的技艺吸引了大批的人群,法尔哈尔的乐师吹奏着手上的笛子。叶克巴达那的繁荣就这样延续了三百年之久。

    然而现在,不见旅人足迹,宝座上也看不到国王安德拉寇拉斯的英姿,不安的乌云笼罩着整个王都。

    虽然说城内有沙姆、加尔夏斯夫两个万骑长,但是,国王行踪不明,自王妃泰巴美奈以下,城内的人们越来越感到不安。

    突然,一辆无项马车往前驶来。除了车夫之外,还有两个人坐在上面。当好不容易看清那个在车上的高个子的身影时,帕尔斯军的内心受到剧烈的震撼。

    那个人是帕尔斯的万骑长夏普尔,脖子上被粗硬的皮绳绑绕了两圈,两只手臂也被捆绕在背后。全身沾满了血渍和污泥,尤其是额头和右下腹的伤更是严重,从绷带下渗出的血每分每秒都在往外扩散着。

    帕尔斯的士兵们屏住气息,定睛注视具有勇名的万骑长的模样。

    “听着!城里面那些不怕神的异教徒们!”

    有人以很不标准的帕尔斯语大声地叫喊着,城壁上的士兵们把注意力集中在站在夏普尔旁边瘦小的黑衣男人身上。

    “我是服侍唯一绝对的神——依亚尔达波特的圣职者。任大主教和异教审判官的波坦。我来这里是要把神的意旨转告给你们这些异教徒知道,透过这个异教徒的**让你们了解。”

    波坦用着的眼神看着已经受了重伤的帕尔斯勇将。

    “首先,我要砍下这家伙左脚的小指头。”他发出了舔舌头的声音。

    “接下来是无名指,再下来是中指;左脚砍完了,接下来砍右脚,然后是手。我要让城内的异教徒知道背叛神明的后果是怎样的。”

    站在城壁上的帕尔斯士兵都高声叱骂主教的残忍,但是让波坦感到生气的是从已方阵营中发出来的责难声音。音量虽小,但是却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天杀的家伙!”大主教恨恨地睨神过已方的家伙之后,仿佛要挡住责难似地挺起了胸,用鲁西达尼亚语大吼。

    “这家伙是异教徒。是不崇拜唯一绝对的真神依亚尔达波特的恶魔使徒,把脸背着光明,生存在黑暗中受诅咒的畜牲!对异教徒慈悲就是背叛神明!”

    “你们没有资格数落我的信仰!”这个时候,被血污和污泥弄脏的万骑长的两眼闪着光芒,张开了嘴。

    “立刻杀了我吧!如果你们的神会拯救人,那么,就让我到地狱或任何一个地方去吧!然后我会在那边看着你们的神和国家被自己的残忍所杀!”

    大主教闻言一跃而起,用拿在手上的手杖狠狠地往夏普尔嘴殴打。只听到一阵令人不舒服的声音,后者的嘴唇破裂了,前齿碎裂,血水飞溅。

    “异教徒!天杀的!”波坦一边谩骂,一边再度殴打夏普尔的脸,手杖被波坦打断了。

    颧骨大概也被打碎了吧·····

    然而,夏普尔又张开了满是血水的嘴巴大叫:“叶克巴达那的子民哪!如果你们为我着想,就用箭射杀我吧!反正我是活不了了。与其让鲁西达尼亚的蛮人折磨死,我宁愿死在同胞的箭下!”

    他无法把最后的话说完。大主教跳起来大叫,立刻就有两名鲁西达尼亚士兵跑过来,一个人把剑刺向夏普尔的腿,另一个人挥着皮鞭殴打着他的胸。愤怒和同情的叫声从叶克巴达那的城壁上响起,但是,这都无法救助那个不幸的勇者。

    咻————————

    咚!噗嗤!!!

    一根箭矢射中了夏普尔的额头,而另外的两个并不是箭矢,而是不知道从哪出现的长剑,直直穿过那两个鲁西达尼亚士兵的胸膛,并深深的插在了马车上。

    “咿咿咿!!!”看到两位惨死的鲁西达尼亚士兵,大主教顿时吓了一跳。

    “是谁?!到底是谁?!”

    城墙之上的帕尔斯士兵也在疑惑,那根箭矢射出的地方站着的是一个年轻人,不是穿着甲胄的士兵。他虽然手上拿着弓,腰上佩着剑,却戴着有刺绣图案的帽子,穿着一样有刺绣图案的上衣,一看就像个四处旅行的年轻人。

    但那两把长剑就不知道是从哪里射出了。

    “我讨厌狂热的宗教。”伪装成平民的亚丝娜从城墙内部的角落走出,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

    “我也是。”西莉卡在一旁点了点头。

    “那个人身上满满的**之气,根本就不像什么大主教,倒不如说是一个疯子。”艾丽娅依旧是那副贵族的打扮,不过因为这个世界并没有哥特式的贵族服饰,因此艾丽娅走在大街上非常的引人注目(毕竟她也是一个不亚于帕尔斯王妃的美女)。

    “小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一位有着赤色双眸的白发老者缓缓走到艾丽娅面前。

    “他是········”众少女有些意外的看着那个老者。

    “我好歹也要发展自身的势力啊!雷古鲁斯让我在圣域中找了个地方创造了一个血族族群,以方便以后的行动。”艾丽娅开口解释道,“露卡也是,不过因为雷古鲁斯信仰的是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所以她一直不好意思开口。”

    “·········”一旁的露卡沉默不语。

    “那么我们现在的身份·······”

    “来自遥远西方的贵族!”艾丽娅咧嘴一笑。

    ————————————————————————————————————————————————————————————

    啊~久违的更新!

    不过这本书会不会继续写还是看我的心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