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我的世界物语

完结 : 真完结 药丸了啦

    俗话说的好,如果想要改变一个男人,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感觉到自身肩膀上的责任。

    这句俗语对于长生种也是有些许效果的。

    时间:二十年前。

    某世界守护者,单身超过三十年的装嫩膜法师终于在其顶级的死皮赖脸技能下成功脱团了,当然这也离不开众多友人的明暗相助。

    与晓美焰结婚的当天,红魔馆的后院处可谓是众星云集,不仅仅是幻想乡内部各方大佬,甚至连其他世界的各种boss级人物都受邀前来了。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我和阿凯的工作性质了。

    世界守护者虽然是常驻于自身世界内的存在,但是相对的也可以去执行一些其他世界的救援任务,当然时间是有期限的,最短三天,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

    虽然这点时间很短,但是对于喜好广泛交友的法师而言却是足够了。

    (谜之声:虽然这些朋友都不是人类。)

    在和其他世界反派boss们的‘和平’交流后,双方也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

    虽然经常被挚友阿凯吐槽说自己除了一身旷古烁今的魔法之外就没什么其他的优点,但是意外的对于思想方面确实十分投那些boss们的意。

    所以当天,在红魔馆的宴会上,我们能囧然的看见以下几种情况。

    库巴老乌龟一脸心酸的擦了擦眼角,“呜呜呜,想当年我和碧池······呸,和碧琪公主是如何相爱,她说一定要让我扮演一个大魔王的角色来迎接她,但是每次温存了一段时间之后总有两个水管工出来把我的城堡砸了,然后把公主抢了回去!”

    一旁,自来也拍了拍库巴老乌龟,难兄难弟的说道:“你还算好,我可是连个盼头都没啊。”

    萨菲罗斯看了看酒杯,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一个女朋友了,不过以他那两米以上的身高,似乎有点困难啊······难不成要找个巨人族的妹子?

    然后萨菲罗斯就感到脖子被一股难以抗拒的巨力拉扯了过去。“诶?”

    “哦哦~~感觉这位老兄很不错嘛,我叫勇仪,来一起喝酒不~”

    “啊哈哈,老萨还是那么受欢迎啊。”绯村剑心如是说道。

    如是这般关公秦琼的场面比比皆是,甚至连六界的各路天神也来了,神绮、阎罗王等。

    神社婚礼的进程十分的顺利,按部就班。

    待到接受了众大佬的祝福过后,一行人来到了红魔馆举办宴会。

    “为了吾等明媚的未来,诸君,不醉不归!”蕾米莉亚高举着酒杯,幼小的身躯中散发着从之后一年内透支的威严。

    “哦!”*n

    “吼姆拉酱~恭喜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在魔界之主神绮那里学习了很多,小圆已然是一个合格成熟的神明了。

    “小圆······今天穿的很漂亮呢。”看着友人,身着纯白素服的晓美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今天的小圆十分的漂亮,来之前神绮光是打扮小圆就花了几个小时。

    环顾了一下四周的觥筹交错,仿佛身在梦里一般,“我,就算是这样的我,也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么?”直到今天,晓美焰依旧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不远处,身为今日结婚主角的我正被一群大佬拉着灌酒。

    这里是死神剧情结束后的蓝染:“恭喜你了少年。”一脸爽朗的笑容仿佛要得道成佛似的,不过听说蓝染和命莲寺走的很近。

    我:“多谢多谢。”

    螺旋王:“切,我还想介绍一下我女儿呢。”

    我:“口胡,你女儿不是有某个钻头突破天际的家伙了么!”

    武藤游戏:“有空我们再决斗吧,决斗带来快乐。”

    黑:“虽然契约者不会喝酒,但是今天似乎不醉不行呢。”

    众人:“你昨天还说不会做梦的来着······”

    ······

    晓美焰这边,在小圆之后,也是被一堆形形色色的少女围着。

    从舰娘世界赶过来的如月:“虽然有些不甘心,不过还是要恭喜你了,焰酱。”

    晓美焰略带微笑的点了点头,她与法师的爱情,没有所谓的轰轰烈烈,在时间的过度下连一丝水花都没有溅出多少,就仿佛从东街走到西街一般水到渠成。有时候自己也会感觉到不可思议。

    旁边的一张酒桌上,一莲二幽三大八正在一脸感叹着时间过的真快,没有吃到小鲜肉真是遗憾芸芸。

    这时,帕秋莉缓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欣慰的表情和一丝不可察觉的失落,其实当初她收法师当嫡传的时候也抱着养成的目的来着。

    “帕琪老师······”

    “恩,难得的喜庆日子,我们好好聊聊吧。”

    (除了以上那群人以外,还有来自永恒之地的一堆各世界主角)

    ······

    ————————————————吃枣药丸的分割线————————————————

    ······

    是夜。

    作为主角的我和晓美焰在婚礼进行到一半过后,就将空间留给了诸多大佬狂欢,而我和晓美焰则来到了红魔馆后院安静的天台。

    群星闪烁着,幻想乡的星空格外的美丽,听说为了这次酒宴,永远亭的neet公主甚至动用了月之公主的权利,让夜空的景色更为的耀眼。

    柔和的月光撒向大地,我和少女依偎在天台的摇椅上。

    不远处还能够听见宴会上的欢闹氛围,我和晓美焰轻轻一笑。

    轻扶着怀中的少女(谜之音:真实年龄二十七岁的少女?),“时间永远是最快和最慢的呢。”

    晓美焰微微转了个舒服的角度,仰望着星空:“是么······你当初为何不选择小圆?”

    这还真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呢。

    “恩······我可是考虑过很久的呢,怎么说呢,我觉得还是小焰最适合我。嘛,这些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当初我向着世界发过誓言的,所以就算你想让我到处拈花惹草三心二意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了半神级以上的层次,誓言和诺言已经涉及到了因果、法则的层次,如果做不到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这就和真名不能告诉其他人一样。

    “哼哼。”似乎是答案还算满意的样子,虽然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是晓美焰内心还是非常的满意。

    “自从事件结束之后,小圆的笑容每天都挂在脸上呢。”

    “时崎。”

    “?”

    “前段时间,我向世界意识确定的真名。”

    “真名?”

    我点头说道:“所谓的真名,就如同西方上帝有七个名字,随便向哪个名字祈祷都能传入上帝的耳中一般,真名对于半神和神级以上的强者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你的意思是······”晓美焰成为魔神的时日尚短,虽然有魔界创世神神绮的教导,但是很多事情还不清楚,毕竟是从小圆那里分到的权柄。

    “呵,就像这样。”

    说着,我低下头,在少女面红耳赤下向少女的耳边轻声细语。

    “原来是这样么······唔!”

    “唔······呜!!!!!恩······”

    包含着温馨和法师全部心境的轻吻,少女在初始的慌乱之后,神奇的静下了心来,细细体会着这份爱和轻吻。

    作为由极致的感情而升华的神魔,没有谁能比晓美焰更能确切的体会到感情的细腻了。

    半响。

    “······”略带红晕的俏脸上,少女难得的发出了一丝娇嗔:“真是······太甜了拉。”

    这是少女的初吻,以及决心回应的证明。

    娇首倚靠在少年的胸膛,与她定下永恒契约的伴侣并没有那种伟岸结实的身材,比起法师的那位猎人挚友,法师的身材只能算是瘦弱,但晓美焰却感受到了无比的温馨。

    “呵······”我轻笑道,“嘛,最后也只剩下一件事情了呢。”

    “什么事?”

    在晓美焰不解的神情中,我站起身来,单膝跪地,白色的光华浮现于手上,是两枚纯白的戒指。

    “这是······”

    无数的符文在戒指上流淌着,纯白的钻戒上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辉,这枚戒指是我寻遍诸界友人所打造的。

    戒指的主体并非如同普通的钻戒一般材料,是魔界神绮用了一种名字听起来就十分玄幻的宇宙最硬物质打造的,之后,由我带回了minecraft世界进行符文的铭刻与,虽然是一对戒指,但是minecraft世界的符文附魔可不会在乎物质的大小,一律八种。

    在附魔结束之后,我将其带到了幻想乡,由幻想乡的神明和小圆进行了二度的,之后由世界意识进行了,最后·······

    “直到灵魂的消逝,吾与吾所爱之人同在。”

    轻声呤诵着戒指内壁铭刻的字。

    少女深呼吸一口气,十分庄重的,由法师牵起了白皙的手指。

    “那么,做好觉悟吧,直到世界末日的终结,你也别想将我甩开哦。”

    “自然,我的公主殿下。”

    ·······

    ————————————————我是一个分割线————————————————

    真·无双完结后记。

    五年后的某一天。

    阿凯一脸蛋疼的看着东奔西跑的挚友,无奈的捂脸说道:“我说,你这么紧张,也没用啊。”

    我挑了挑眉间,“靠,能不紧张么,不行,我要在附近确定一下安全,唔,最好还是把周围清空算了。”

    说完,白光稍纵即逝,人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minecraft世界内,因为晓美焰临产在即,这几个月,法师的神经高度的紧张,草木皆兵了起来。

    由于神魔的怀孕方式和其他种族不一样,就算有了孩子,但是从外表上是看不出什么来的,至于怎么解释,解释权全在魔界神绮那里,毕竟那个笨蛋太太是过来人。

    “所以说,都三年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阿凯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

    小圆这几年一直守护着晓美焰,不过后者的状态十分的奇怪,少女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不停的祝福和守候着。

    而法师这边,在幻想乡一众大佬的安抚下,也沉下了心来,用她们的话说就是:“难得遇见神魔级别的子嗣,虽然时间漫长了点,不过这份过程是必须要经历的,诞生度过的时间越长,后代的天赋也就越高,所以你小子就给我安分点吧。”

    “不会到时候生个球吧?”

    阿凯扶着下巴,眨了眨眼睛。

    啪!

    纸扇敲了敲阿凯的后脑勺,如今人妻风范十足的巴麻美不满的嘟着嘴:“旦那,不要乱说,有这种时间,你还不如去给我教教水门那孩子。”

    波风凯,阿凯后来敲定的真名,这个令法师吐槽了好久的名字。

    “······那臭小子不是说忍术更加炫酷于是去学忍术了么,虽然还只是半吊子的飞雷神,不过在火影世界也足够用了。放心吧麻美,我和六道那个糟老头子很熟的,有他罩着不会有事。”

    “呼!”

    这时,将方圆千里统统包括天空地下统统清场的我终于回来了。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八意永琳和神绮她们还在里面。”

    此时的晓美焰可是被幻想乡一堆大佬围了起来护法呢。

    无奈,法师只能继续默默的等待着。

    ······

    “出来了出来了!”

    八意永琳扶着脚步有些虚浮的晓美焰走了出来。

    八云紫纸扇轻掩,神色有些微妙:“恭喜了少年。”

    这时,众人看见晓美焰的手中托着一枚散发着无数玄奥符文的白色光球,其内部,无比澎湃的生命气息从中传了出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新的生命,从气息上来判断,还未真正出生就已经拥有了并级的气息,天赋更是不可估量。

    阿凯:“······”

    巴麻美:“······”

    小圆:“·······”

    幻想乡众人:“······”

    来自永恒之地的众人:“······卧槽!”

    八云紫:“是个公主哦~”

    我:“所以说为啥是个球啊啊!!!!!!!!!”

    ————————————————我是一个分割线————————————————

    ————————————————我是一个分割线————————————————

    卷末物语:

    嘛,这本书都已经完结两次了,这次是真的完结了哦~诸位可不要说在下tj什么的,虽然不是风雨无阻,不过好歹这本书也是从在下的大学时光一路码到现在,完结的时候,心中有种莫名的轻松呢。

    想当初一开始的时候,似乎写mc的同人文屈指可数呢,一晃几年过去了,与在下同道中人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不少,虽然有些只是披着个mc的皮来着,不过这也是一个好兆头不是么。

    对于在下而言,心目中的mc,其实是一个冒险家和生存家的故事,天地为伴寂寞为眠,无尽的大地和数不尽的探险和怪物,以及最为重要的创造和毁灭,这就是mc玩家。

    在这个世界待的久了,所谓的雄性壮志和艰难危险都化为了生活的一部分呢,就如同本书而言,在时间的见证下,化为平凡。

    诸君,在各自的世界里加油吧!

    以上!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