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

414章 全场最佳:并不存在的诚哥

    当以武藤游戏和海马濑人为首的众人联合起来的同时,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多玛的后院现在正在疯狂地失火着。

    在多玛的一间实验室旁,“天使”和帕秋莉的决斗也已经进入了尾声:

    帕秋莉诺蕾姬:l1200

    “天使”:lp8000

    就在上个回合,好几个回合的拉锯战并没有让帕秋莉和“天使”当中任何一个伤筋动骨,但终于在前几个回合,“天使”做出了她的必杀一击:她召唤出了有着2800点强力攻击力的天使族怪兽“守护天使贞德”,她不光有着2800点的高攻击力,还能在战斗破坏对方怪兽之后恢复对生命值数量的lp,她凭借“守护天使贞德”击破了帕秋莉的“魔导法士朱诺”和“魔导战士法尔丝”两只怪兽,恢复了4000点lp。

    现在我的lp比她的六倍还多接近七倍,场上也有着攻击力3300点的“守护天使贞德”照理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才对。但她为什么还能这么冷静呢?“天使”看着丝毫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的帕秋莉,同时她还看了看场上那好久都没有用过的“奥利哈刚的结界”她和藤本秋千一样,不喜欢使用这张卡,认为这张卡会带来的只有不幸,但和偏执狂一般不使用“奥利哈刚的结界”的藤本秋千不同,天使如果发现对方强大到不用这张卡不能战胜的话,还是会使用“奥利哈刚的结界”的。

    唯一奇怪的就是:为什么上个回合她会把珍贵的“恶灵之魔导书”留给“大天使克里斯提亚”而不是贞德呢?能够回复lp的明明是贞德才对啊这也是“天使”疑惑的地方,在多玛内部的决斗中,大家比起虽然战斗力很强但让双方都不能特殊召唤的“大天使克里斯提亚”,明显更加惧怕能打能奶的“守护天使贞德”然而在和这位使用魔法师族入侵者的战斗中,一向表现得算无遗策的她唯独在这个地方让“天使”感到奇怪。

    “我的回合,抽卡。”帕秋莉面无表情地抽卡,她就跟完全没有看到对方那自己五倍之多的lp一般,“差不多,也该结束了。”

    “嗯?”

    “装备魔法卡发动:死灵之魔导书:根据效果将墓地里的魔导皇士安普尔从游戏除外,然后给你观看我手牌里的奥义之魔导书,然后让墓地里的魔导法士朱诺等级上升5星再特殊召唤。”七曜元素使的水晶决斗盘上七色光茫泛起,睿智的魔法使从墓地中再度站了起来,她虽然仍旧用优雅的微笑看着对面的“守护天使贞德”,但那写着“”字的额头已经告诉了所有人现在这只魔法学院的年轻教授并不高兴,而看着这一切的帕秋莉则悄悄说了声:“朱诺,认真点。”

    “哼”仿佛听得到的声音从朱诺手中传出,而她对面的“天使”则将这只魔法使当作了帕秋莉的决斗精灵为此,她在好几个回合之前帕秋莉刚刚召唤出拥有灵性的朱诺时就向她抛出过橄榄枝,但对方压根就没有听进去。

    “接着,我发动装备魔法:异次元复活,丢弃手牌中的魔导书库科瑞森,将刚刚被除外的怪兽魔导皇士安普尔特殊召唤,再将这张卡装备。”帕秋莉的面前这回闪耀的是幻术一般的魔光,一名略带邪气但满面威仪的魔导师闪亮登场。

    帕秋莉的说书并没有停下好不容易处理掉了大天使,憋了一手卡的帕秋莉自然是要好好地说一回合书:“我通常召唤手牌里的魔导书士巴特尔,根据效果检索卡组里的水卜之魔导书发动魔法卡奥义之魔导书,我从卡组里检索蜡板之魔导书然后我分别发动水卜之魔导书和蜡板之魔导书,上升魔导法士朱诺1000点攻击力,并将上个回合被恶灵之魔导书除外的奥义之魔导书加入手牌!”

    “检索这些卡但你的魔导书你自己说过,都是一回合只能发动一次的!”帕秋莉的一大串的操作让“天使”头大的同时也极为不解,“而且我的lp有8000点,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一回合就”

    “发动魔导皇士安普尔的效果。”七曜元素使有条不紊的说书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除外这张卡以外的自己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1只魔法师族怪兽,以及自己墓地1张名字带有魔导书的卡,然后选择对方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1只怪兽直到结束阶段时得到控制权。”帕琪面前的魔导皇士手中幻术光芒亮起,“我选择我场上的魔导书士巴特和墓地里的奥义之魔导书除外,获得你场上守护天使贞德的控制权!”

    “纳尼”“天使”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怪兽在幻术的诱导下投了敌,“居然把我的怪兽这样对方场上的攻击力总和就是8900!”

    “发动这个效果的回合,魔导皇士安普尔不能够攻击。”帕秋莉的这句话刚刚给“天使”吃了一记定心丸就被下一句话给打破了,“那么我发动墓地里魔导鬼士迪亚勒的效果,除外墓地里的魔导书库科瑞森、蜡板之魔导书以及水卜之魔导书,魔导鬼士迪亚勒从墓地特殊召唤!”

    如魔似鬼的魔导师从冥土被魔法的力量重新唤醒,他的攻击力有2500!

    “战斗。”即使是绝杀处刑,帕秋莉的战斗阶段来的也是如此的淡雅,在魔法光芒与圣剑的威势之下,“天使”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就扑街了。

    黑暗游戏的惩罚加诸而来天使看着渐渐逼近的“奥利哈刚的结界”,意识渐渐沉入模糊的同时,他有些不甘心地问帕秋莉:“为什么一定要选择用我的怪兽来终结我?”

    “嘛,某个人给我说的吧。”帕秋莉收好卡组,也终于对“天使”说出了第一句和本场决斗没什么关系的话:“不要随便去打光属性,会被坑一脸血的。”

    然而“天使”对这个解释却只有一脸懵逼结果很不幸的是这个意大利御姐直到被“奥利哈刚的结界”吸进去都没能搞懂对方的意思。

    毕竟,现在还是一个没多少手坑的年代,只有少数人知道某个外号“诚哥”的存在是多么地让人感到血流满面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