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飘絮的雪花

第五十一章 入世(一)

    很快,他们便重新来到以前的修炼场,与以前相比,到时大了许多,看到底下的一排从未始解的斩魄刀,雪儿便知道这是为自己准备的。她随手拿起一把刀,直接指向蓝染的脖子,看着他不动神色的样子,她冷笑道:“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呢,毫无趣味。”

    “趣味,其实你想说的是阴谋吧,我的雪公主,”蓝染温柔的解释道。

    “收起你温柔的假面吧,在我的面前,你的任何伪装都是无效的,”说完,雪儿便将手中的刀直接扔进对面的墙壁中。

    看到墙上直插的斩魄刀,蓝染才发现自己再次小瞧了这位公主,本以为她幽禁多年,又加上刚刚复明,连一成功力都没有;可看着刚才挥刀的架势,其功力恐已恢复大半,那么她究竟是何时恢复的呢?

    见他沉思,雪儿便明白,他对自己的功力已经产生了怀疑,其实早在自己复明的瞬间,她的灵力就恢复的差不多了,为了防止其他人发现,她不得不动用禁术,将自己的灵压隐藏了起来,毕竟她现在的灵压不亚于队长级别的,甚至比队长级别的还高。想到这里,她随即解除了自己对灵压的控制。

    感觉到喷涌而出的高纯度高强度的灵压,蓝染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这位小公主的实力真是不容小觑,不知道接下来她又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

    很快,房间便传来斩魄刀碰撞的声音。

    为了让雪儿尽快掌握沉寂的斩魄刀力量,蓝染亲自携带镜花水月与雪儿交战,至于若夜阁的‘雪儿’,则被一个完美的物品代替。至于这个物品的由来,蓝染需要感谢那位尸魂界有名的发明家—浦原喜助了。为此,他不得不在副队长就职典礼上,完美催眠了这位看似懒散实则睿智的第三席。

    傍晚时分在用过简单晚餐后,雪儿便由蓝染瞬步带回碧荷殿,虽说她的灵力已恢复,但是将近二十年的封印,也让她忘却了很多死神的基础技能,例如瞬步。

    回到殿内,只见那名替身‘雪儿’正在轻酌香茶,见他们来了,‘她’微微一笑,转眼间变成了一粒红色药丸躺在雪儿手中。雪儿握着那颗药丸,冷笑道:“没想到你的本领蛮大的,这比那把折扇有趣多了。”

    “这可不是我的手段,要感谢你应该感谢那位尸魂界有名的发明家吧,”蓝染解释道。

    “你是说‘浦原喜助’,那个家伙很有趣,我院子里的樱花树也是他的手笔呢,镜花水月真是一把完美的斩魄刀,”雪儿说道。

    听到她口气里的嘲讽,蓝染不怒反笑道:“可是与你的斩魄刀相比,它的能力也只是跳梁小丑的小把戏罢了。”

    “是吗,”雪儿挑起眉毛,将手中的‘浅打’指向蓝染的心口,轻蔑地说道:“这应该感谢您,蓝染惣右介,没有您的帮助,我怎会掌握‘月红樱’的力量,成为泽田夫人,甚至登上贵族之首的位置呢?”

    此时的蓝染清楚地感受到雪儿灵压的力量,与山本总队长那充满窒息的灵压想比,她的灵压阴寒、冰冷,就像是掉入无尽的冰寒地狱。那上翘的弯眉,抽动的嘴角,飘动的长发,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诡异;他肯定自己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但至于谁将是下一个被重新关在盒子里的恶魔,又有谁知道呢?

    想到这里,他轻抚雪儿的额头说道:“我的公主,您再这样释放灵压的话,整个房间的结界可是撑不住了,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想必您比我更清楚。”

    “你以为我会在乎吗,”雪儿漫不经心的说道。

    “您当然不会再乎,可是加郎藤崎和山本队长就不一样了,想必他们的眼睛就在碧荷殿的四周,正肆意窥探呢,”蓝染说道。

    听到他话语里的警告,雪儿冷笑道:“想必他们更想得知你的存在,假如我告诉他们你的真面目的话,你想想你会怎么死呢?”

    “我怎么死我不知道,但是…”说道这里,他将胸口的‘浅打’握在手里,低下头来朝她的耳朵轻声喃昵道:“那你今生今世也不知道,你的母亲是谁,你的父母到底是被灭却师杀的,还是死神杀的呢?”

    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震,蓝染得意地弯起嘴角,继续耳语道:“更何况你的灵压为什么包含着虚的力量呢,这一切一切的谜题需要我的存在才能破解,因此,你舍不得我死,对吗?”

    听到蓝染这样说,雪儿忽然大笑道:“你呀,可真够狠的,斩断我所有的退路,却又为我准备看似平坦的大道,真不知你是爱我呢,还是恨我呢?”说完,雪儿收拢四处乱转的灵压。

    蓝染刚刚站直身子,却听见雪儿狠狠地说道:“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带着你的斩魄刀滚出碧荷殿。”

    五番队副队长室内,蓝染将遮掩的黑色眼镜放在桌角的一处,轻轻擦拭翡翠茶杯。一旁等待的‘镜花水月’见他慢条斯理的烹茶步骤,哭着一张脸说道:“真不知道喝茶这么麻烦,早知道我就该多睡一会。”

    “‘磨刀不误砍柴工’,只有这样,才能烹制出最完美的香茶,”蓝染边倒热水边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你才为那位公主花了那么长时间,只是这样值得吗,那位公主可不一般,她根本不被我的力量所左右,甚至有可能控制我的力量,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痴迷于她,”说着‘镜花水月’急忙将第一杯热茶抢入手中,喝完之后,它一脸满足的说道:“你的手艺又增进了不少呢!”

    “只是你喝茶的样子还是如以往一样粗鲁不堪,”说完,蓝染两指轻捏茶杯,在嘴前轻轻摇晃几下,才送入口中。

    听他这样说,‘镜花水月’轻哼一声嘟囔道:“喝个茶还这么讲究,不跟你耗着了,我的回去补个眠,连续使用精神侵入,还真是累人呢!”说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那你先回去吧,最近这段日子我不会使用这种力量了,”蓝染说道。

    “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吧,”说完镜花水月便消失在他手边的斩魄刀中。喝完茶后,他便将茶具放入矮柜内,开始处理积压多天的公务。等最后一张公文批复完后,东仙要进来了。

    看着东仙要手中的死神虚化实验报告,他轻歪嘴角笑道:“干的很好,要,你退下吧。”

    细细浏览完整篇实验报告,蓝染惊叹浦原喜助的才华,却又鄙视他胆小怕事的性格。看来这个计划只有在自己的手中才能发挥它真正的威力,才能打破死神与虚固有的界限,想到这里,他开始期待下一次的会面,不知这位公主又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轻轻抚摸盒中闪耀着黑蓝色光芒的宝石,他笑了,就像是地狱的恶魔审视手中的猎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