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我的火影忍者果然有问题

第227章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三代土影

    因为纲手回来得晚的关系,与漩涡有希赶到火影大楼的时候,已是日跌时分。

    纲手风风火火地踏进火影办公室,却是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纲手径自走到猿飞日斩的办公桌前,侧目瞄了一眼,果然是自己前几天撞到的那个女子,没想到竟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猿飞日斩多年前遗留下来的情债找上门?

    纲手瞅着猿飞日斩,小心问道:“我现在进来没问题吧?需要出去重新敲门吗?”

    “”

    虽然不会读心术,但可以确定纲手准没想什么好事,猿飞日斩轻咳一下,严肃道:“你们来得正好,接下来的任务正是需要你们三人合作完成,提前认识一下也好。”

    漩涡有希走到了纲手的身边,朝猿飞日斩微微鞠躬,完全不像是初次见面那般轻浮。

    猿飞日斩点了点头,介绍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清姬,你们或许不太清楚,但她可是你们的前辈,要好好相处。”向纲手和漩涡有希介绍晚,猿飞日斩又看向清姬,“这是千手纲手和漩涡有希,前者你应该也知道了吧,后者则是新加入木叶的上忍。”

    清姬朝纲手和漩涡有希微微躬身,报以微笑,那闭着眼睛的模样,别有一番风味。

    纲手与漩涡有希也是回应了清姬,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思索着清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猿飞日斩所言,在接下来的任务当中,清姬还将会是她们的队友。

    而能安排为纲手这两个上忍的队友,即便实力不强,也必然有其特殊之处。

    猿飞日斩拿起一份资料,看了一眼,缓缓道:“想来你们也知道,前段时间云忍差点就攻破了岩忍的的防线,最终却因为三代目土影力挽狂澜而功亏一篑,归根到底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三代目雷影没能及时出现在战场上拖住三代目土影。根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三代目土影透露,三代目雷影之所以没出现在战场,是因为八尾暴走了。”

    尾兽暴走的可怕,像纲手这些年轻的一辈或许不清楚,但猿飞日斩可是清楚得很,因此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便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派人去调查了一下。

    结果也的确喜人。

    “事后我派人去根据调查,三代雷影没出现,的确是因为要镇压暴走的八尾,并且还在那场战斗当中身受重伤,而你们需要完成的任务,正是与这件事情有关。”

    “我们这是要发挥趁他病,要他命的优良传统趁此机会除掉三代雷影吗?”

    纲手同学举手问道。

    漩涡有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的确,要是解决了三代雷影,云忍村恐怕会落入一片混乱当中,到时候木叶自然不需要花太多精力去戒备云忍,岩忍那边估计也是缩起来舔伤口。

    这样,木叶的压力骤然大减。

    “呸!我们木叶传承的是火之意志,才没那种奇怪的传统!”猿飞日斩没好气地瞪了一眼纲手一眼这纲手什么都好,就是从小到大都喜欢传播一些奇怪的知识和思想。不过当下正事要紧,猿飞日斩也不与其计较,解释道:“三代雷影可是在云忍的重重保护之中,而且本身实力强劲,身受重伤也不见得会好对付,所以这次把你们唤来,其实是有关八尾的事情。”

    漩涡有希不解地问道:“八尾的事情?”

    猿飞日斩点了点头,道:“八尾的人柱力在八尾暴走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尽管暴走被三代雷影镇压了起来,但现在不过是暂时把八尾封印了起来,下一任八尾人柱力仍未确定下来,我要交给你们的任务,正是趁此机会夺走八尾,八尾现在正被封印在龟岛上面,处于严密的保护之中,所以我们没法派出大规模的部队前去捕捉,因此我最终决定把这项任务交给你们三个,就情报来看,你们的机会很可能只有一次,一旦失手,就得立刻撤离。”

    这任务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尾兽这种存在,说可怕也可怕,说鸡肋也鸡肋,最起码第二次忍界大战持续至今,尚未有国家把尾兽这份力量投入战争当中。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捕捉八尾的任务才会令人格外的意外。

    接着,猿飞日斩又跟三人详谈任务的具体安排,最终才让清姬和漩涡有希离开,并把纲手单独留了下来。

    没等纲手发话,猿飞日斩便突然说道:“纲手,你最近觉得压力很大吗?”

    纲手顿时就是一愣,不解猿飞日斩何出此言。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最近好像有点奇怪,所以问一下而已,老师关心学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猿飞日斩语重心长地说道,“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来找我商量,在木叶这一隅之地,我还是能说得上话的。”

    纲手顿时就被感动了,立刻说出了自己忧虑的事情,“还是猿飞老师你对我好,这事我跟自来也和大蛇丸说,他们都不理我,我都快要绝望了猿飞老师,前些日子你不是喜得男娃,并取名阿斯玛么?”

    “呃,嗯,没错,是这个名字。”

    猿飞日斩觉得这算是近两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唯一一件好事了。

    纲手皱眉道:“所以说啊,为什么旗木佐云还没生孩子?”

    “这个,我倒是觉得让一个男人生孩子并不现实,毕竟那是女人的责任。”

    “”

    纲手一时语塞,所以说这才t操蛋啊,旗木卡卡西应该和猿飞阿斯玛是同一代人吧?

    猿飞日斩却是不知纲手的想法,说道:“说回正题吧,这次让你留下来,其实是想跟你说一下有关清姬的问题,你还记得曾经和你执行任务的狐蝠吗?”

    “不记得。”

    “”

    纲手嘟囔道:“讲道理,我为什么要记得一些阿猫阿狗?”

    猿飞日斩轻咳一声,无奈道:“好吧,我就直接跟你说了,曾经和你执行雨忍村的那个女人,也就是代号为狐蝠的暗部,她的真实身份正是清姬。”

    闻言,纲手倒是有了点印象,“然后呢?”

    “她是志村团藏的人。”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