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魔禁之万物冻结

第六百九十二章 带走阎萝

    短暂的沉默之后,阎罗王冷冷地看着白井月,那段恐怖的景象被迫想起,真是一件不爽的事情。

    “阁下,你的问题,我已经全部回答了。那么,我的问题呢?地府规矩森严,不可轻易更改,任务失败的映姬,她怎么样才能成为阎罗?还是说,你只是打算糊弄我?”

    话语间,阎罗王瞪大了眼睛,力量开始凝聚。只要白井月接下来说的方法不能让他满意,他即便是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在白井月身上剜一个洞出来。

    “别激动。”

    白井月安抚道。

    说实话,如果事情可以平稳解决,那是最好的。

    白井月可没有忘记刚刚阎罗王所说的,后天娘娘的事情。对于这位从洪荒年代存活到今天的大佬,白井月还是有些发虚的。

    至于对面现在是否存在,白井月毫不怀疑,想必就是因为这位后土娘娘的存在,【天】才无法监视地府吧。

    和【天】这位因信仰而强大的神明不同,后土娘娘可是真正的十二祖巫之一。从巫妖大战中活下来的大佬。

    如非必要,还是躲远点比较好。

    上古大能的实力,白井月可不想切身体会一下。

    “之前你回答我的问题时,提到徐福带着三千童男童女前往极东之地,没错吧?”

    “嗯。怎么?我女儿成为阎罗的方法和徐福有什么关系吗?”

    白井月摇摇头:“可以说没有,但还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的。”

    看着阎罗王疑惑的眼睛,白井月说道:“当年徐福东行,应该是遇上了什么变故,身死魂消,但是那三千童男童女却是顽强地活了下来。”

    “数千年过去,极东之地已经繁衍生息,如今,已经是不逊色青州多少了。你刚刚说,极东之地,还没有地府,对吧?”

    闻言,阎罗王眼睛开始冒光。

    如果极东之地繁衍不逊色现今汉朝的青州,那么也算是一个需要构建轮回之所的地方了。

    若是四季映姬从无到有构筑了极东之地的轮回之所,那么谁敢对四季映姬成为阎罗、甚至成为阎罗王一职的事情说三道四?

    这可是和当年后土娘娘性质类似的功绩啊!

    虽然不是后土娘娘的开荒只是范围的拓展,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极东之地,但是这功绩依旧无可限量!

    “你,没骗我吧?”

    好事来得太突然,阎罗王有些不敢相信,他怕这是白井月刚刚听到极东之地的消息后现场编出来的。

    “我骗你干什么?我需要的信息都已经知道了,我又干嘛把你得罪到死呢?”

    看着依旧有些不信的阎罗王,白井月只好甩出点重磅消息。

    “我就是从极东之地过来的。”

    “怎么可能?”

    阎罗王吃惊地大喊。

    也难怪如此。

    白井月的实力,完全不像是从极东之地那种荒凉地方出来的人,即便是极东之地已经有所发展,但是秦朝徐福东进到现在才多久?有三千年吗?对神明来说,三千年一点也不长!

    “【天】成长到现在,用的时间也没多久啊。别小瞧人类了。”

    阎罗王沉默。人类,确实是能够创造奇迹的种族。不仅仅是繁衍能力,创造能力,还有,那只属于人类才能够凝聚的信仰之力!

    “好吧···那么你能告诉我,现在极东之地是个什么情况?而你,这么高的实力,没有成为神明,又是什么情况?难道是那边规则缺失,诞生不了神明?”

    阎罗王有些焦急。如果说四季映姬过去,因为规则的原因无法成为神明,掌握不了审判的神职,那么又怎么建立轮回?

    “极东之地,现在被神国【高天原】一统,改名为【日·本】。你不用担心规则的问题,那边的成神规则和你们这边差不多。至于我···”

    白井月耸了耸肩:“只是特殊原因将神位暂且留存了而已。”

    闻言,阎罗王嘴角抽搐。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将神位留存的。

    “怎么?当神明不好吗?”

    “当然不好啊。如果我是神明的话,或许根本到不了这里吧?”

    眼睛朝半空瞥了一眼,白井月解释道。

    看到白井月刚刚的小动作,阎罗王也点了点头。

    “确实,这是信仰成神的缺点,一般情况下,不同神明之间很容易敌对,除非遇到一个能够统御所有神明的绝强的神明。”

    现在汉朝内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虽然神明不少,但是全部都归属于【天】的麾下。只要民众不大规模改信,【天】的地位可谓是无可动摇。

    “既然存在神国,那么自然会有神国之主。你以为我的神位,是怎么留存的?”

    越听白井月叙说,阎罗王就越对极东之地,哦···现在应该说日·本了。

    他越对在日·本建立地府的前景感兴趣。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对我女儿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不过最后,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哦?问吧。”

    “究竟是因为什么,让你宁愿将神位暂且放下,也要跨越这么长的距离,到我这里问我这些问题?”

    看着白井月的眼睛,阎罗王期待着他的回答。

    “原因啊···”

    看着阎罗王,白井月眼瞳中透出危险的光芒。

    “你···真的想知道吗?”

    一股冻彻心扉的寒意从阎罗王脊椎处径直朝上,窜到了他的脑海中。在那一刹那,阎罗王都以为白井月对他动手了。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那个寒意并非来自白井月,而是来自白井月那短短的一句话。

    在那短短的一句提问中,仿佛要将一切都碾碎的危机,涌动。

    “不了···还是算了吧。”

    阎罗王选择了退却,对方想要这些上古大佬的消息,那么原因肯定也和这些大佬有牵扯,他是不想参与进去。有的时候,知道得多,不是一件好事情。

    “话说回来,你打算让我女儿在那边建立地府?那边,会同意吗?”

    让一个外来神明建立本神系的地府,大部分神系都不会这样干。轮回之地意味着人类的多寡,人类的多寡直接决定了信仰之力的多少。将轮回之所交给其他神系,简直就是把自己的根交给别人。

    “没问题,我和那边的神明统治者关系很好。”

    “就算关系再好,事关整个神系的利益······”

    由不得阎罗王担心,在地府这些年,他审判了各种各样的灵魂,什么样的灵魂没见过?

    “哦,放心吧,我说的话,管用。她是我内人。”

    阎罗王足足愣了一刻钟才反应过来白井月说了什么。他对着白井月重重一揖。

    “还请大人教我,如何才能够······”

    话还没说完,一声怒喝就从阎罗殿外传来:“你个死没良心的,女儿被打了居然还不拼命!?老娘当初怎么就跟了你这个怂货!给我把门打开!”

    “咳咳······”

    听到自己婆娘的声音,阎罗王有些不好意思。刚刚的请教现在也说不出口了,直接是坐回自己的座位。

    “那么,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等她醒来,带上【悔悟棒】和【净琉璃之境】就行了。”

    “哦?直接让我带她到日·本吗?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阎罗王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白井月。

    “有一个神国之主当妻子,你有胆子乱来?就算你有胆子乱来,你还看的上一个小女孩?”

    阎罗王不屑地挥挥手。

    “你现在门口等一回吧,等映姬这边的手续处理完毕,我就让她跟你走。”

    被阎罗王赶了出去,白井月感觉自己在某方面遭到了侮辱。

    什么叫做没胆子乱来?他后宫超过二十了你怕不怕!不比你一个妻管严厉害?

    什么叫做看不上小女孩?要知道当年佐天泪子和食蜂操祈都是才······

    等等···这个不能谈,再谈要出问题了。河蟹大神可是无处不在的。

    白井月心虚的眼神晃了晃。

    走到门外,白井月看到一个早就等在这里的夜叉直接是冲了进去,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噼噼啪啪的殴打声,还有某人的求饶声音。

    许久之后,伴随着一个女孩的一声“母亲”的呼喊,里面才停息。

    又等了片刻,一个身着正装的小女孩,一手拿着一根悔悟棒,一手捧着一面镜子,从阎罗殿中走了出来。

    “您···您好,我是四季映姬,奉命和您前往极东之地构筑地府。”

    “我的名字是白井月,喊我月哥哥就好。”

    白井月拍了拍四季映姬的头,笑着说道。

    被白井月动作吓了一跳的四季映姬脸色通红,后退了一大步,就在这个时候,阎罗王带着他的妻子走了出来。

    “怎么了?”

    四季映姬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完全看不出来以后话痨的样子。

    看着四季映姬不说话,阎罗王也纠结刚刚的事情。现在时间紧急,他需要抓紧将这件事情办成。

    讲道理,开荒这种大事情,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刚刚执行任务失败的连阎罗都不是的女孩去办。

    终究,身为阎罗的他,为了自己的女儿,还是动用私权了。

    “我的女儿就麻烦你了。她一个人,很艰难的。”

    既然是善用私权,自然也就不能派人协助。只有事情已经不可逆转的时候,地府的后续支援才会抵达。

    “放心,我肯定好好照顾她。那边可有不少闲的没事干的家伙。”

    高天原号称八百万神明,虽然肯定没这么多,但是找出一些属性和黄泉搭边的,还是可以的。

    想了想,在离开前,白井月对着阎罗王严肃承诺:“我会让她成为一个真正的阎萝的。”

    心中,白井月则是暗暗笑着。

    白井月那承诺的话语让阎罗王有些奇怪,但是终究他还是没有发现白井月话语中的不妥。

    “那么,以后有缘再见了。不知真名的神明。”

    “放心,一定会有再见面的一天的。”

    对于地府是否能够在时代的大潮中存活,白井月一点都不担心。

    那可是后土娘娘。

    甚至,白井月有一个猜测,那就是后土娘娘在久远的未来,是否是幻想乡中的一份子呢?

    那几个,论外之一。

    带着未来的话痨阎罗王,白井月走出了地府。

    因为离开了地府的遮蔽,白井月也不能动用能力,二人只好以普通人的速度,一路走走停停。

    又是半个多月过去,白井月终于是带着四季映姬来到了长安城。

    刚刚走入城中,白井月便听到了新皇已经确定,即将在下月初登基,准备晋谒高祖庙的消息。

    “这个时候了啊······”

    白井月叹息一声,朝着王莽的府上走去。

    信息已经从阎罗王那里得到,他要离开了,在回去之前,他打算来给王莽留下一点忠告。

    终究,王莽还是帮了他不少忙的,这一两句忠告,就算是这么多年的房租吧。

    片刻后,白井月和四季映姬在王莽府邸见到了满脸喜悦的王莽。

    “啊,这不是李诗仙吗?这两个多月,你到哪里去了?可让我们好找。”

    说着,王莽看到了在白井月身边的四季映姬。

    “不知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妹妹,映姬。”

    叹了口气,白井月看着王莽:“两个月前,天下大变,我担心舍妹的安全,便去接她了。”

    王莽身后的众人一时都有些语塞,甚至有些不快。两个月前,天下大变,那不就是汉哀帝死的时候吗?

    白井月说觉得不安全,是看不起王莽还有一直为王莽出谋划策的他们吗?

    王莽倒是和他身后的人不一样,他深深看了白井月一眼,然后问道:“那么,阁下是否找到了安全的地方呢?”

    “并没有,这大汉偌大国土,竟无一安全之处。”

    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白井月没有理会气氛的变化,继续说道:“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肯定会成功的,你身后的人也明白。但是你要做的第二件事情,绝对会失败。这,是时代的错。你,好自为之。”

    说完,白井月拉着四季映姬,就朝着长安城的东门走。

    “大人,要不要······”

    一个身着铠甲的部下走上前来,悄声询问。

    对于手下的提议,王莽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随后竟是哈哈大笑起来。

    “没有想到,居然是你最懂我。既如此,死又何妨!哈哈哈哈······”

    就这样,在王莽的狂笑声中,他和他身后的众人,看着白井月和四季映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元寿二十年九月初一,刘衎登上帝位,是为汉平帝,晋谒高祖庙,大赦天下。定来年年号,元始。

    而白井月和四季映姬两人也踏上了前往日·本的道路。

    (未完待续。)

    AA2705221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