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爱上了一具女尸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又和夜魔据理力争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最后用我很是出色的口才,迫使夜魔硬生生的给我打赏了五百个黄金大盟之后,才将这件事情给翻了页,毕竟怎么说呢,虽然说现在的我,就像夜魔说的那样已经不缺那些钱了,但是那种赚钱的感觉,是不足以与外人道也的,这就好比你在玩网游,但是你是一个人民币玩家,当你真真正正的赚到自己的第一桶金的时候,心里的感觉绝对不是你砸钱的快感能够比拟的。

    正待我还准备和夜魔聊会天吃点东西,顺便进行一些娱乐活动的时候,燕若飞突然打了一个电话给我,本来我都想几句话就将她给打发了的,但是一听到她说的话,我整个人的脸色顿时一正,差点就忘记自己这次来鬼市的时候,和燕若飞商量的大事了!

    我挂掉电话之后,给夜魔说了些话,嘱咐他在我没有带着九幽火种到他的领地之前,不能像以前那般的完全的爆发自己的实力了,因为虽然经过了我医治,夜魔的体内那至毒云母会帮助夜魔吸附火毒,但是如果夜魔不随时随地的用魔气将那至毒云母包裹着的话,那火毒的爆发,再加上那至毒云母本身的毒性,夜魔离死翘翘那就真的不远了,而且若是这次在爆发了的话,我是真的救不了夜魔了。

    经过我初步的估计,夜魔此刻虽然实力大为精进,离彻底的变为魔尊也不远了,但是最多也是只能使用不到一半的实力,也够悲催了,得到了夜魔的回应之后,我赶紧就朝着和燕若飞约定好的地方赶去,那里就是我们之前遇到夜魔的摊位区。

    燕若飞其实已经等得有些急了,看到我到来,朝我点了点头,就将找我讨要了要拿来卖的东西就布置了一下之后,冲我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我看着眼前这个摆满了散发着很是纯正的阳气的各类物件,心里甚是有一种真正的化身为街头小贩的感觉,当然我在这里摆摊的话,是不用担心城管的,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还怕买不到什么摊位许可之类的东西?

    不一会,有一个很是臃肿的女人,就走了进来,乍一看是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其实仔细一筹,那傻里傻气的慕言,我一看就是燕若飞,我强忍住笑,看着她假装自己乔装打扮的功夫很是高超的走了进来,然后和我随便胡扯了几句之后,燕若飞便很是愤怒的站了起来,而且直接就站在了我的摊位上,直接就破口大骂:“哎哟喂……大家快来看看,这里面有一个人,又至阳之物,摆着摊又不卖,是不是有问题啊,大家来评评理啊!”

    这么一嗓子,还真的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这一瞬间各类妖魔鬼怪都跑了出来,还有一些实力高超的人类也围拢了过来,很是好奇的注意到了我的摊位。

    燕若飞就像泼妇骂街那般,人越多越来劲,继续着自己的表演,在那边大喊大叫,很是愤怒,愤怒的我都有些不明白,这家伙是怎么来的那么大的怨气,就跟一个怨妇一样:“不就是想要买一个至阳之物嘛,嫌少不卖啊,你一个摆摊位的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还是怎么得啊,我说只要价格合适,我就买了,你怎么就是不肯卖,那你不卖又摆在这里干嘛啊,不卖就不卖嘛,说句话又怎么的啊,大不了到别的地方去买吧,鬼市里怎么有你这样的人,真的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我很是无语的看着燕若飞,也不管演不演戏了,站起来就和她对骂:“老子又不缺钱……哈哈哈,你如果要买至阳之物的话,还就得在我这里买,因为我把这个鬼市里面的所有至阳之物都收集了起来,我看你离开我我这家,究竟到哪里去买,老子就问问你买至阳之物干嘛,你还装神秘,要装你就继续装吧,老子还不伺候了。”

    我很是高调的动作,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但是没有引发什么怀疑,毕竟我再次经过了易容也不怕别人认出来,更何况我说的话是真的,为了这次的行动,我还真的是下了血本,将这个鬼市的至阳之物给买完了,如果他们不信自己去看看,那时候就知道锅儿是铁打的了。

    “你……你……你还蹬鼻子上脸了!”燕若飞一听我这话,身子颤抖,整个人显得格外愤怒,不过,最后还是一副无奈的样子,狠狠在地上跺了跺脚,然后发狠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凡是不要得寸进尺,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

    说完,燕若飞跺着脚就走了。

    我啐了她一口,就直接盘腿坐了下去,这毕竟是我和燕若飞自导自演的一出大戏,目的就是要把我有至阳之物,而且全鬼市只有我有至阳之物我的事情给宣扬出去,我相信,这么一来没能够夺得阴阳祖石的洁儿一行人,八成为了洁儿的生命安全就要找上门来。

    想必他们一开始还不会相信只有我有这至阳之物的事情,等到他们去查看了之后,我相信他们会乖乖的来找我,毕竟我这次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什么鬼市,有极大的原因是因为想要将洁儿救下来,这一出闹剧结束了之后,我端坐在地上玩玩手机,打打道士荣耀,当起了姜太公,等着人上门。

    还真别说,这至阳之物挺吸引人的,很快,我这个小摊子,就陆续来人了,这些人有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去查探了至阳之物的消息之后,被逼无奈才找上我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是奔着我这至阳之物来的,无论他们说什么,只要我觉得不是洁儿那一行人,我就仰着鼻孔推说不卖,就是这么的傲娇。

    我看着摊位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心里不知为何隐隐约约有些发慌,暗暗祈祷洁儿快来吧,我带你回家!(未完待续。)
Back to Top